打开APP

排队5年终过会,毛戈平如何圆A股梦

尽管在IPO道路上一度“失意”,但近5年来毛戈平并没有真正沉寂。
资本邦

资本邦

2021-10-23 12:43微信公众号:资本邦 王燕鸽

“沉默”至今5个年头,毛戈平都做了什么?公司有了什么新变化?

近期,国货彩妆品牌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毛戈平)的A股IPO进程有了新动态。

10月15日,证监会公告称,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定于2021年10月21日召开2021年第113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目前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顺利通过审核,成功过会。

这是继2017年A股主板IPO中止审核后,毛戈平IPO进程的首次突破。据了解,2016年12月,毛戈平申报上交所主板IPO,2017年末,毛戈平接受了证监会的现场检查,随后主动中止了IPO,此后,公司IPO动态一直未更新,但并未撤回申报材料。

“沉默”至今5个年头,毛戈平都做了什么?公司有了什么新变化?

毛戈平成就毛戈平

提及“毛戈平”这三个字,比之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更多人想起的是被称为魔术化妆师的美妆圈大佬毛戈平。事实上,毛戈平即为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此外,其还与夫人汪立群共同担任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据公司于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申报稿),毛戈平直接持有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42.63%的股份,汪立群直接持有公司11.08%的股份;毛戈平、汪立群夫妇通过帝景投资、嘉驰投资间接持有公司1.74%股份。毛戈平、汪立群夫妇合计持有公司55.45%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作为美妆界著名化妆师,毛戈平的“出圈”由来已久。

毛戈平出生于1964年,1984年,20岁的他开始投身化妆领域,从事化妆师工作。1994年,一部电视剧《武则天》火遍国内,演员刘晓庆在剧中演绎了一代女皇的一生,从青葱少女到垂暮老人,刘晓庆惟妙惟肖的演技和随年龄变换的妆容一时受到多方追捧,此时,其背后的化妆师——而立之年的毛戈平开始走入公众视野。

2000年10月,毛戈平以自身命名的毛戈平形象设计艺术学校在杭州成立,同年创建“MGPIN”高端民族美妆品牌,其后几年间,多所分校陆续成立,以毛戈平为核心的化妆品牌帝国开始成形。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短视频兴起,网络红人层出不穷。借互联网东风,毛戈平凭借其化妆技术,知名度在原有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以视频网站B站为例,截至10月21日,毛戈平主页粉丝达82.5万,其发布的化妆视频中,最受欢迎的一条视频播放量高达201万。

毛戈平作为著名化妆师,对受众特别是女性受众来讲,其个人魅力自不必说。基于此,毛戈平衍生而出的品牌和培训学校也水涨船高。

据公司于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申报稿),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9亿元、3.21亿元、3.43亿元、2.0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4711.26万元,5462.47万元,5331.97万元,3561.97万元。

而据天眼查数据,毛戈平2017年-2020年分别实现净利润7005.54万元、8188.46万元和1.26亿元,业绩整体呈增长状态。

截至2017年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毛戈平形象在杭州、北京、上海、成都、重庆、武汉、郑州及深圳8地开办了8所学校,在北京、郑州、武汉三地以学校为主体开展培训业务。而据其官网最新显示,青岛目前也是其形象设计艺术学校开办地。上述学校毕业生累计达到15万+,堪称“桃李满天下”。

IPO排队5年,外协加工模式之过?

2016年12月,毛戈平申报上交所主板IPO,冲刺国内化妆师自创彩妆第一股。在招股书中,毛戈平称,公司主要从事MGPIN与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彩妆、护肤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化妆技能培训业务。

在证监会2017年9月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对毛戈平招股书中所涉及的多个问题提出问询。其中,公司委外加工模式被提及并受重点关注。

招股书披露,毛戈平自身并未自建生产设施,生产环节主要依靠委外加工的方式来完成。

公司外协加工商的合作分两种形式:其一,公司自主完成对彩妆料体、护肤料体、包装材料等原材料的采购,将原材料交付给外协加工商,由外协加工商根据公司的要求加工生产出成品;其二,根据公司的要求,由外协加工商完成对彩妆料体、护肤料体等原材料的采购。同时,公司自主采购包装材料等原材料,并将其销售给外协加工商。外协加工商完成对包装材料的采购后,完成生产,将产成品交付公司。

针对毛戈平委外加工的模式,证监会就公司全部生产环节依靠委托加工是否造成对主要外协加工方的依赖,是否具有完整的业务体系和面向市场独立经营的能力提出质疑。

而从研发方面来讲,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毛戈平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44.69万元、305.11万元、342.27万元和157.1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88%、0.95%、1%、0.78%。由此看来,毛戈平用于研发的费用并不高,这不得不使人怀疑其是否有足够的研发创新能力。

或是囿于上述原因,致使毛戈平在IPO的路上徘徊了5年之久。

路在何方:直播、国潮能否救场?

尽管在IPO道路上一度“失意”,但近5年来毛戈平并没有真正沉寂。

A股IPO中止后的5年,毛戈平的生产模式、研发能力是否较之前有所变化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其2017年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集约5.12亿元,其中7158.42万元将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这证明毛戈平自身也许早已意识到了其在研发方面的短板。

除了研发,更重要的还有销售。

近年来随着直播、短视频的兴起,毛戈平的化妆视频广受追捧。此外,毛戈平也没有错过直播带货的风口。在抖音短视频平台中,“带货一哥”李佳琦曾发布视频推荐毛戈平一款粉膏,点赞数量高达138.4万,而在其直播间里,款粉膏一晚上曾卖出4万多件。

国潮是近年来风靡大众的新概念。从服装、潮鞋、食品饮料再到化妆品,国潮元素无孔不入。就化妆品领域来讲,“故宫口红”、颐和园彩妆、花西子等多个化妆品品牌凭借国潮实现销量飞跃。

作为立足于东方美学理念的化妆品品牌,毛戈平的国潮元素并不少,且可称得上国潮化妆品牌的代表之一。

今年10月18日,毛戈平“气蕴东方”第四季新品发布会暨2022彩妆造型趋势发布在浙江美术馆内开幕,以“宋风雅韵”为主题的妆容演绎了毛戈平一贯的艺术风格。至今,毛戈平“气蕴东方”发布会已举办了四季。

从目前的来看,短视频、直播、国潮的风口,毛戈平都未错过,公司IPO此次成功过会似乎是一个好的信号,但公司经营数据上的具体表现如何、上述风口是否是毛戈平IPO的重要助力,还需等待公司相关材料的进一步披露。

【本文作者王燕鸽,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资本邦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