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蔚来危机,李斌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到三次吗

估计只有李斌心里明白:下一次再遇到危机,民众还会不会给蔚来“涅槃重生”的机会!
牛刀财经

牛刀财经

2021-10-22 13:36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 吴大郎

2021年被视为中国电动汽车爆发的元年,这一年李斌和他的蔚来也书写了精彩的篇章。

蔚来9月交付10628辆,同比增长125.7%,实现了连续6个季度正增长。这使得蔚来结束了先前被理想、小鹏等反超的尴尬局面,重新回到造车新势力的宝座上。

好事成双,当月蔚来的三元铁锂标准续航电池包(75kWh)正式发布,马上配置到整车,相比旧款,充电速度直接提升四成;蔚来的配套设施布局也迅速展开,9月新增换电站近百座,提前完成目标。

不过就是这个新能源汽车的“领头羊”,自成立伊始就不乏“炒概念”“圈钱”的质疑,一度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

2014年李斌创办蔚来,他以一手“大开大合”的打法全面铺开业务、压缩成长时间,花去230亿的同时,也埋下了资金链断裂的隐患。

2017年,李斌顶住各方压力,成功实现蔚来ES8的首批量产。

一年后,蔚来在美国纽交所敲钟上市。市场对蔚来寄予厚望,尽管彼时已有诸如“续航里程短、充电耗时长”的不和谐声音伴随左右。

然而暴风雨降临得毫无预兆,李斌的水逆说来就来。

2019年,如同约定好了似的,所有状况内、状况外的事件共同引爆:新能源赛道的竞争、资本市场的变脸,内部则是人员管理的不善,而压垮李斌的那一根稻草是蔚来电池燃烧事故。

2019年4月至6月,蔚来ES8每个月都爆发一宗起火事故,直接引发市场监管总局的召回通知。消息传来,各方耸动,首先是股市,蔚来股价跳崖般跌破4美元,不及上市价的 1/3;接着是人事变动,眼看手握的财富大幅缩水,包括CFO在内的蔚来中高层纷纷出走;而多数投资方也狠心地清空了蔚来股票。

现金流顿时吃紧,拥有百亿资本的李斌,甚至要通过变卖生产设备来度过这一至暗时刻。

对于他来说,这次事故毫无疑问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却也使他变得清醒,他意识到资本如潮水,来得快去得也快,技术和管理才是企业立足之本。

醒过来的李斌第一件事就是进行人员调整,以提高运作效率;另一方面,李斌也在调整渠道建设思路——与合作方共同建设NIO Space的力度明显加大,截至2019年12月,蔚来空间数量达48家。

研发方向的改进是重中之重——过去蔚来可谓全面开花,覆盖三电系统、车身轻量化、自动驾驶等,在经历电池燃烧的黑天鹅事件后,蔚来缩减了自主研发的程度,转向共同合作。2019年11月,蔚来宣布与英特尔旗下的Mobileye达成合作,将使用后者的旗下技术用于自动驾驶市场。

这一系列举措成效显著。2019年12月30日,蔚来三季报发布,亏损低于预期,公司股价当天一路上扬,上涨超53.72%,收于3.72美元,市值达到39.09亿美元。

外界可能会觉得李斌有如神助,一顿操作将蔚来从阎王手里救了回来,但是在李斌眼里,不是他救了蔚来,而是用户救了蔚来。

李斌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当时我想,我应该回到用户里去,我发现用户买我们的车真的有很大的社交压力。有用户的发小跟他绝交,就因为买了蔚来。为什么?大家底层相信的东西不一样。见完用户,我真的觉得,我们这点事真的不算什么。”

“最惨的时候,我们的财务部门、供应链团队,当时少1000台我们都完蛋了,所以我说真的是用户救了蔚来。”

假如故事到此为止,应该是一个蔚来和车主相亲相爱的童话,可惜故事还将进行下去,李斌和他的蔚来注定还有第二劫。

就在大家以为蔚来早已摆脱困境的时候,今年8月14日,31岁的美一好品牌管理公司创始人林文钦,驾驶蔚来ES8并启动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系统)后发生事故不幸身亡。

这已是半个月来第二起蔚来汽车的事故。7月底,一辆蔚来EC6在上海浦东的高速上撞击石墩后起火燃烧,驾驶员未能及时逃脱不幸遇难。

人们不禁联想起2年前的电池燃烧事故——蔚来再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而蔚来与车主的关系也从童话变成了前苏联的一则笑话:

勃利日涅夫勃列日涅夫在路上看到一个人扛着西瓜回家。他停下车,招呼那人,要那人把西瓜卖给他。

“好吧,勃列日涅夫同志。”那人说,“您选一个吧。”

“可只有一个西瓜啊。”

“我们选您的时候就是这样。”

这一次对蔚来鼎力支持的车主远没有讨伐者多。

8月18日,500位车主联合发表声明,说蔚来在宣传NOP领航系统时,没有误导司机,还叫媒体别瞎起哄,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我们相信蔚来。

但是,另外7000名蔚来司机看不下去了,在蔚来APP上创建了#反对车主联合声明#的话题,进行反击:你们这500个人凭什么代表我?

他们认为这是蔚来官方牵头的“伪声明”,那500个人就像苏联笑话里的西瓜一样,只有替蔚来说话这一个选项。

车主的质疑不无道理,林文钦作为蔚来“自动驾驶”技术缺陷的牺牲品,销售环节蔚来却没有尽到告知风险的责任。

“不能盲目相信自动驾驶的重要原因就是L2级辅助驾驶视觉加毫米雷达(蔚来采用的技术)对静态物体的识别能力有限。”一位技术研发人员说道。而林文钦追尾的货车当时正是处于施工作业的“静止状态”中。

人们认为蔚来在销售宣传中从来都是打着“解放双手”的旗号,几乎不提自动驾驶的技术缺陷,而且车主也没有专业能力去翻看10万字的说明书。

就连李斌他自己都这样向公众打包票:“量产的ES8可以解放驾驶员50%的时间,五成时间以上车的安全性比你自己开不差”。

实际上,李斌一直以一种暧昧的态度来回应外界对研发能力的关注。

在电话会议中被问及关于固态电池的的生产和测试进展时,李斌仅仅用一句“都还是比较顺利的,按照我们计划在进展”作答。至于自动驾驶领域以及芯片领域也没有得到更多的答案。

而且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路途上,其实还有很多挑战要面对,除了研发端,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也是蔚来的心头大患。

当然了,从蔚来9月三元铁锂标准续航电池包上线,以及换电站的建设加速挺进来看,这些问题正在被这家公司一一解决。

与此同时,蔚来的市场成绩在8月事故发生波动后迅速调整回来,以10628辆的交付成绩创下月度交付记录。

似乎在人们眼里,两年前蔚来起死回生的励志故事已经很完满,李斌从2019年“最惨的人”蜕变为今天的样子,这碗成功企业家的鸡汤十分美味,不想再看到蔚来形象的破损。

如果老是提蔚来一直未能解决的自动驾驶问题,就是挑刺,根本浇不灭公众高涨的购买情绪。毕竟现在“蔚来”的大名如雷贯耳,连续6个季度的高增长下,除了发不出声的受害者,还有谁有资格向这家造车新势力发起挑战呢?

估计只有李斌心里明白:下一次再遇到危机,民众还会不会给蔚来“涅槃重生”的机会!

【本文作者吴大郎,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