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我的巴比伦恋人》成黑马,我们看到了沙雕剧在年轻市场的可能性

《我的巴比伦恋人》能够赢得市场认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剧集在玛丽苏偶像剧这一分支下做出了全新的尝试,而这种尝试可能也会给行业带来新的启示。
读娱

读娱

2021-10-21 10:27微信公众号:读娱 林不二子

“我,慕容杰伦,你的王子。我给你的爱无人可比,足以点亮你的生命,我们将铸造新的历史。”这句出自《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台词,无疑能把观众雷的外焦里嫩。

不过到这部剧收官,在豆瓣上的评分也保持在了7.5分,并且还是2.5万人打出的分数,这确实是偶像剧中难得的成绩了。

没有大肆的推广、多是靠自来水安利的情况下,《我的巴比伦恋人》能够赢得市场认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剧集在玛丽苏偶像剧这一分支下做出了全新的尝试,而这种尝试可能也会给行业带来新的启示。

1

玛丽苏外衣下的现实关怀

12岁时写在日记里的以自己为主角的玛丽苏故事在24岁时成真会怎样?《我的巴比伦恋人》(以下简称《巴比伦恋人》)就是把这个情况展示出来的偶像剧。

在生日party上突然出现的古装王子对女主深情表白,一张嘴就是“有我在,陈美如的一根头发都不会落在地上”“别人是我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女人,我这辈子,只爱陈美如一个”,这样的情节如果出现在玛丽苏小说里还勉强能看,但出现在现实生活中,面对这一情况的陈美如只有脚趾抓地能抠出整个别墅般的尴尬。

幼时幻想的情节在长大后成真,这个故事的角度一亮出来就能想到多让人“社死”,但《巴比伦恋人》坚持讲出这样的故事并不是为了让观众因他人“社死”而欢笑,而是从另外的角度来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可以接受曾经的自己。

12岁的陈美如在日记里写下对爱情的向往、对性的好奇,却因为被身为老师的二舅妈在班级里教育而有了个人的“污点”,成为全校嘲笑的对象,并导致矫枉过正使陈美如在长大后走上“鉴黄师”的职业道路,这样的故事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

很多人不管幼时对世界带着怎样的想法,随着年纪的增长,发现有些事是不能做的,有些梦想只能想想,待人处事更加圆滑了但其实也限制住了天性,对生活的热情被消磨光,只剩下日复一日的重复自我。陈美如在剧里说只想一个人呆着,不想社交不想假笑,跟世界处不好,无疑说出了当下很多年轻男女的心声。

尽管《巴比伦恋人》披着玛丽苏的外皮,有着沙雕雷人的角色设定与故事设定,但其中所讲的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会否定幼时不懂事的自己,会为了生存改变自己,包括性教育的不足,老师的矫枉过正等等,这部剧涉及的内容很多,但又没超出现实生活的边界,反而给了观众和剧中角色产生同理心、认同感的机会,这也是故事浮夸的《巴比伦恋人》能被认可的原因。

剧集结尾,虽然男主角慕容杰伦离开了陈美如,但最终还是一个温情的故事。24岁的陈美如因为慕容杰伦的爱与12岁的自己和解,接受了被视为耻辱的日记只不过是少女情怀,而慕容杰伦也为这段经历学会了爱,不再执着于战场上的胜利,并在回到古国后颁布了《汉谟拉比法典》,仅是男女主角这一对的互相救赎,就足够让观众感受到温暖。

而这个结局也是《巴比伦恋人》想要说的,我们其实可以接受不那么好的自己,这也是这个故事足够温情的另一层底色。

从过分沙雕的玛丽苏设定到给与现实关怀的转变,让《巴比伦恋人》和其他偶像剧产生了足够大的差异性,没有用现实主义题材招揽观众,但却在因雷人玛丽苏吸引观众后做到用现实温度留住观众,这也是《巴比伦恋人》这部剧值得关注的一点。

2

沙雕属性剧为什么会出现市场空缺?

很多人都在分析《巴比伦恋人》这部剧的现实主义性,而读娱君则更想探讨这部剧一开始抓人的钩子——雷性极强的玛丽苏化剧情,或者换个词剧集的“沙雕”性,因为在不少网友安利《巴比伦恋人》的时候“沙雕”都是没有绕过的词。

近两年随着偶像甜宠赛道的激烈竞争之下,“甜宠+”“偶像+”正在成为新的手段,甜宠+悬疑、偶像+消防等各式各样的元素组合成了新生甜宠偶像剧们的必备动作,沙雕性的喜剧元素无疑也在其中,在百度搜索“沙雕剧”关键词,《我就是这般女子》《狼殿下》等偶像剧都被贴上过“沙雕”的标签。

可见让人发笑的“沙雕”标签还是能够吸引观众的,然而现实情况是,在当下的国内电视剧市场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优质的纯粹沙雕剧,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情况也是读娱君好奇的一点。

所谓沙雕剧其实是带有无厘头式的搞笑剧集,尽管每部沙雕剧都有其主要的故事线,但无厘头、神经质的搞笑和夸张脑洞才是其中的重点。前两年火到国内的日剧《我是大哥大》,就凭借着两个怂怂的男生称霸高中的故事赢得了国内观众的喜爱,更早之前以周星驰为代表的的无厘头喜剧也风靡一时,那么为什么到现在我们却看不到这样的剧集内容了?

读娱君认为主要的原因是受众群体的不清晰,以及对这一类型的掌控力不足,导致行业内无人敢尝试。

首先是受众群方面,现在主要流行的类型如甜宠剧、悬疑剧、都市剧、古装剧等,都在市场验证后有了明确的受众群体,低领女性群体、直男群体、家庭主妇群体等,每一个类型都有相对应的受众群做支撑,这让影视公司在制作这些类型内容时有一个市场保底。

然而沙雕剧在行业认知中似乎不具备这样的优势,大部分人都不一定会拒绝喜剧元素,但真正会为了轻松搞笑而打开一部剧的人却不知道是谁,没有了明确的服务对象,再加上影视行业近些年的冰冷,无疑会降低行业对这一类型进行探索的欲望。

再就是针对沙雕剧这一类型来说,国内制作团队不一定能操作出优质的类型内容。

首先,沙雕剧的沙雕性就体现在不按常规出牌,《巴比伦恋人》里本以为是日记里的故事却变为了现实,但剧中人物却在这样夸张的背景里发生了正常的故事,这是这部剧沙雕性所在,也就是沙雕剧需要的是人物认真的、不自知的搞笑。完成这一点其实是对国内电视剧制作行业的挑战,就从当下许多喜剧内容还在用低俗梗、网络段子硬造笑点就知道了。

同时,在短视频成为新生娱乐手段后,更多段子式的搞笑内容高频率刷新用户视野,人们愈发爱看节奏快、包袱多的搞笑内容,在这个前提下再去生产一部有完整故事线的搞笑剧集内容,如果做好了也许不会引发关注,如果没做好观众可能会认为还不如刷短视频来的快乐。

所以在这两个因素下,我们如今看不到纯粹的沙雕剧内容了,顶多是需要不断创新的偶像甜宠赛道会尝试将沙雕元素融入其中,不过沙雕剧真的没希望了吗?

3

沙雕剧也许真的具备强大潜力

沙雕剧有没有希望的问题,还是得从用户市场角度来看。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据CNBData联合笑果文化发布的《2018中国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年轻态喜剧受众的爱好和二次元群体有所重叠,手办人偶是他们的心头好。尽管报告中的年轻态喜剧的定义更偏重于Stand up comedy(即当下国内多指的脱口秀),但二次元群体或者说泛二次元群体,确实对搞笑类、沙雕类内容有更强适应性。

比如在动漫侧,无论是海外还是国产动漫,都有众多受欢迎的沙雕搞笑类内容,前两年出圈的国产动画《刺客伍六七》就是前期沙雕后期热血温情的代表,整部动画全网播放量破5亿的《通灵妃》也以轻松沙雕著称,至于海外则是每年都有沙雕动漫上线,大IP如《银魂》《齐木楠雄的灾难》小IP如《后街女孩》《男子高中生日常》等比比皆是。

在网络小说侧,与沙雕剧有相近气质的轻小说类型正在快速发展。据2021阅文年度发布会公开数据,其平台上轻小说类型在近三年增长370%,涌现出如《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轮回乐园》等爆款作品,而这些爆款作都含有“沙雕”标签。

动漫、小说作为当下电视剧行业的IP源之一,这种市场动向应该是要引发行业关注的,毕竟当下甜宠剧的盛行,多多少少也是受到了甜宠小说风靡的启发。

在当下,女性用户仍然是电视剧的重要受众群,但从近年来长视频平台开始对悬疑内容的发力,就能看出行业并不满足于只服务好女性用户,而这时也就需要更多的类型内容来拓展用户市场,从这个角度而言,不局限于性别而是更从偏好出发的沙雕剧,应该算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沙雕内容已经在动漫、小说领域发展了一段时间,有了一定的IP积累和市场培育。

换一个角度来说,沙雕剧和二次元群体的关系也是让这一类型值得期待的一点。目前,各大平台对于二次元属性的内容都保持着比较开放的态度,原因在于现在的二次元不再是小众的代名词,随着新一代年轻人的成长,“二次元”与“Z世代”已经有了足够的重叠,如果能通过沙雕剧抓住新一代的年轻人,这也会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所以说回来,尽管这一次的《巴比伦恋人》是因反玛丽苏而获得好评,但其在内容中融入的沙雕元素成了剧集出圈的钩子也是不能否定的,与其说它是一部反玛丽苏偶像剧,不如说是一部有温度、有关爱情的沙雕剧。要知道优质的沙雕剧从来都是有内含、有价值的。

这样来看,现在还待开发的沙雕剧类型或许正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好标的,毕竟有时候受众群体就在那,不去主动发现就不会注意,但错过就可惜了。

【本文作者林不二子,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读娱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