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黄牛发展简史

在某二手平台上,迪士尼玩偶“中秋星黛露”二手价格普遍在700元上下,上千元的不在少数,最高可至2599元。其中,还有卖家是以年卡打折后的价格购买,实际到手价格仅为287.2元。
NBS新品略

NBS新品略

2021-10-18 11:37微信公众号:NBS新品略 吴文武

迪士尼“玲娜贝儿”火爆全网的背后,少不了代购和“黄牛”的推波助澜。

排队4小时或更久时间,只是为了买一个玩偶,相信很多人会对此表示不理解,然而这一幕近期发生在了上海迪士尼乐园。

01、迪士尼玩偶被热炒

新品略关注到,迪士尼的知名IP “达菲家族”在上个月底推出了一个叫“玲娜贝儿”的新成员,发布后销售火爆,很快就成为了网红玩偶。

这两天“玲娜贝儿”上了微博热搜,截至10月17日晚,“玲娜贝儿”话题的阅读数居然高达2.6亿。

有网友为了买到“玲娜贝儿”的周边商品,排队一次就要4小时,还有更久的,居然还有人排队7小时。

粉丝追捧一个玩偶可以理解,但上海迪士尼的“达菲家族”却被网友们戏称为“抢钱天团”,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是,面对粉丝对“达菲家族”玩偶高涨的购买热情,代购和“黄牛”很快嗅到了机会,闻风而动。

有网友问“黄牛”,迪士尼新出的“玲娜贝儿”的价格。得到的答案是,现在不是加价买的问题,而是要配货!

所谓的“配货”,是指消费者要买其中一个玩偶,要外加其他几只玩偶一起买,而且这些代购和“黄牛”已经玩出了大全套。

热门玩偶,不仅新的很难买,在二手平台上的价格也翻了几倍。

在某二手平台上,迪士尼玩偶“中秋星黛露”二手价格普遍在700元上下,上千元的不在少数,最高可至2599元。其中,还有卖家是以年卡打折后的价格购买,实际到手价格仅为287.2元。

也就是说,一只“中秋星黛露”的价格最高可以炒到8倍。有网友惊呼评论:这是在买“爱马仕”吗?

面对热门玩偶被“黄牛”热炒现象,上海迪士尼却回应称,配货非官方行为,没办法应对“黄牛”。

02、“黄牛”发展简史

“黄牛”有不同的称呼,在百度上叫票贩子,北京话叫拼缝儿,上海话叫“黄牛党”或打桩模子,更直接的称呼是:票虫儿。

许多人听过或与“黄牛”打交道是从火车票开始,但实际上 “黄牛”出现的时间却很早。

“黄牛”有着什么样的前世今生?新品略对其发展简史进行了简单梳理,大体可以分为以下五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前世,解放前,投机倒把的小商贩。

据说,在解放前,市场上一些投机倒把的小贩,靠着囤积货物,比如大量布匹、粮食等物资,但他们却没有大资本家那样有雄厚的实力,结果后来血本无归。

这些巨亏后的小商贩们以“案板上的黄牛”来自嘲和装可怜,而且还自称“黄牛党”。

第二阶段,特殊历史时期的“倒票”。

在上个世纪的特殊年代,买东西都需要票,不管是买粮食,还是缝纫机、自行车、电视机等商品都需要各类票证。

在当时的上海,有人用倒卖粮票来获利,“黄牛党”一词再次出现。

第三阶段,疯狂火车票阶段。

后来到了上世纪90年代开始,黄牛主要开始倒卖火车票,特别是节假日期间,因为火车票紧张,不少旅客通过黄牛买高价票,当时被称为“黄牛党”的“巅峰时期”。

后来很快进入互联网时代,“黄牛党”们也同样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比如曾有“黄牛”还推出了抢票软件。

第四阶段,明星演唱会阶段。

后来娱乐经济发展起来之后,各大明星演唱会十分受歌迷欢迎,“黄牛们”再次嗅到商机,开始倒卖演唱会门票。

比如周杰伦演唱会800元的门票变成7000元,刘德华演唱会票价哄抬至4万。2016年,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的“黄牛”事件曾引起热议,这场演唱会号称在32秒内万张门票售罄。随后,“黄牛”票瞬间被炒到超过1万元,第一排中心位置甚至有人要价百万元,而票面价格仅1000元。

时至今日,明星演唱会的“天价黄牛票”现象还时有发生。

第五阶段,“万物皆有黄牛身影”。

后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商业生态的丰富,“黄牛党”所瞄准的业务领域早已远不止票务,进入的行业领域及产品也越来越多。

最近几年,从炒茅台、炒鞋,到炒片仔癀、炒蟹卷,再到最近的炒鞋盒、炒玩偶,市场上每出现一个被热炒的商品,总少不了“黄牛党”的身影。

03、nbsp;“黄牛经济学”

“黄牛党”一直是一大社会热点,他们通过倒卖、囤积、抬高价格,最后转手卖出,从中赚取价差,牟取利润,归根到底就一个词:利益。

但在新品略看来,“黄牛党”背后也有着更深层次的经济学原理,本质上是因为市场供不应求,供需失衡的原因所致。

也就是说,当某一个商品在市场需求很旺盛,但市场供应却短缺,商品此时就变得很稀有,“黄牛党”就利用这种供需不平衡或信息不匹配来获利。

同时,“黄牛党”也是利用了消费者的购物狂热心理,比如有歌迷为了看偶像的演唱会,会不惜重金通过“黄牛”买高价票。

正如前文所说,上海迪士尼的新玩偶被追捧,会出现粉丝排队数小时的情况发生,而更重要的是,“黄牛”的加入,推高了玩偶的价格,更是通过配货的方式来牟利。

但从市场运营规范和监管角度来看, “黄牛党”的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进行市场炒作,打乱了市场价格,损害了多方的利益,也就成为了过街老鼠。

人们对“黄牛”可谓是又爱又恨,一方面憎恶他们哄抬票价,另一方面又怕“黄牛”消失,再也找不到购票渠道。

04、未来“黄牛”还会猖狂吗?

在如今的演出市场上,“黄牛”已经干扰到了正常的市场秩序,甚至还出现了某些不良平台勾结囤票,甚至是散布不实信息等有意哄抬票价。

现在为了抵制“黄牛票”,一些明星也开始出来抵制,比如有明星演唱会取消纸质票,实名认证,甚至还推出了人脸识别,这让不少“黄牛”叫苦不迭。

值得期待的是,近期,文化和旅游部颁布的国内首个演出票务领域行业标准《演出票务服务与技术规范》正式实施。该规范首次进行有关票务的编码规范,而且每张演出票都有全国统一编码,将会有效打击“黄牛”生存空间。

最后新品略想说的是,“黄牛”作为一种经济现象或者是社会现象存在,很难根治,但对于消费者而言,还是应该要理性消费。

【本文作者吴文武,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NBS新品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