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英雄联盟》崛起背后的资本玩家

有人说古典VC投资已死,平台投资当道,但归根结底,VC投资也是个周期性的活,有潮起必然有潮落,繁荣催生的泡沫也必然会被戳破。各个投资机构应该关注研究的是如何在周期中寻找一条长期增长的均衡线,其他的就交给时间吧。
泡腾VCer

泡腾VCer

2021-10-18 10:39微信公众号:泡腾VCer Gordon

01、背水一战:三个人的游戏冒险

2008年的那个夏天,马克·梅里尔(Marc Merrill)和布兰登·贝克(Brandon Beck)难免有点焦头烂额。加州圣莫妮卡燥热的天气已让人烦闷,而从天使投资人和家人那凑来的150万美元也已消耗殆尽,仅能支撑公司继续运转一个多月,随时都有关门大吉的可能。为了找到新的资金,他们几乎跑遍了硅谷的所有投资机构,但每一场邀约都了无音讯,无一例外。

怀揣着最后的希望,二人前往一座名为Warfield Building的建筑,叩开了米奇·莱斯基(Mitch Lasky)的办公室大门。纵使梅里尔和贝克是商科出身,没有任何游戏开发的技术和经历加成,但一场交谈过后,他们对游戏的热爱及对游戏产业的趋势洞察还是令莱斯基刮目相看。

“游戏即服务,我们免费提供游戏,通过附加增值服务来收费”,两人非常笃定的说道。

“虽然(这)和我以往投过的游戏公司商业模式不同,和我既有的认知也不同,但我愿意冒险试试,给你们开出支票。"莱斯基笑了笑说道。

最终,莱斯基还找来了另一家投资机构,共同为这家游戏公司投资了700万美元。

后来的故事无需赘述——这家名为拳头游戏(Riot Games)的公司开发了一款风靡全球的游戏《英雄联盟:命运之战》(《League of Legends: Clash of Fates》),这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游戏之一。目前腾讯100%控股了拳头游戏,并在《英雄联盟》问世6年后开发出了全球最赚钱的手游《王者荣耀》

这位独具慧眼、慷慨解囊的投资人米奇·莱斯基正是硅谷顶级VC—Benchmark Capital 的合伙人之一,他曾投资了Snapchat,用1350万美元赚取了32亿美金,回报近250倍。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被问及自己最成功的的投资时,他说道:“本来我想说的是Snapchat,毕竟它被人广泛熟知。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最成功的投资冒险是Riot Games,因为当时我所能预见的很少,而且投资它和我本身投资游戏的很多原则相悖,但幸运的是,我见证它成为了世界上最成功的游戏公司,这的确令人激动不已。”

02、崛起时代: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

1993年,年仅47岁的克林顿当选美国第42任总统,为了解决里根时代和老布什时代由于激进的财政政策和海湾战争造成的巨大财政赤字,他把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发展经济,促进预算平衡上。其中最主要的举措之一就是发展“新经济”,建设“信息高速公路”,重塑美国经济发展模式。

当时,发展新经济的重要推手是副总统戈尔(后面戈尔还成为了老牌风投KPCB的合伙人),他大力推进“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计划”(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NII),使得海量信息能够在网络通道中快速传播,提高人们的工作效率和生活质量。

新的时代暗流涌动,波涛汹涌,一群卓有远见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正在蠢蠢欲动,期待着勇立潮头。

回头看,1994-1995年是群星闪耀的好年份,网景、亚马逊、雅虎和Ebay均诞生于这两年,互联网热潮也给萧条的美国经济打了一剂强心针。1995年8月,成立仅1年,尚未盈利但浏览器市占率80%的网景公司IPO,在短短5个月时间内,网景的股票从每股28美元攀升至每股174美元,其他科技公司亦是一派繁荣景象。硅谷和沙丘路一扫被日本半导体压制多年的阴霾,重新引领了世界的发展潮流。

同年,丹勒维(Bruce Dunlevie)、芮立夫(Andy Rachleff)、卡格勒(Bob Kagle)三位在顶级投资机构美丕卡基金(Merrill Pickard)、TVI基金(微软IPO前唯一参与的风投机构)工作的投资人,以及创业家哈威(Kevin Harvey)共同成立了一支新基金。他们对老牌投资机构的投资风格和策略有所不满,又敏锐觉察到了互联网的崛起,期望为VC行业树立新的标杆,于是野心勃勃的将新基金取名为Benchmark Capital(标杆资本)。

至此,作为美国VC 2.0时代的杰出代表,Benchmark Capital正式向VC 1.0时代的霸主红杉和KPCB发起挑战,开启了自己的传奇序幕。(Benchmark 和国内的高榕资本源码资本有相似之处,均由在老牌投资机构的新生代投资人创建,源码曹毅来自红杉, 高榕张震来自IDG)

03、Benchmark之道:精简、平权、主动、迭代

Benchmark Capital坐落于旧金山田德隆社区Warfield Building,门口仅有一个门牌号做引导提示,未见任何显眼硕大的LOGO。但走进内部,极具艺术美感的装修风格则让人眼前一亮,仿佛这是一家设计公司,而非投资公司。

这一极致简约的风格在Benchmark的官网上同样有所体现,公司利用One Page Website, 在没有任何冗余介绍的前提下,用蓝黑白灰四个色调凸显出总部及分部的地址(旧金山和伍德赛德),Woodside Road让人隐约能够感觉到其和硅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团队每周会与硅谷顶尖创业者、企业家、科学家在一张极具艺术风格的会议桌上召开半秘密餐会及合伙人项目讨论,该公司资历最老的合伙人比尔·格利(Bill Gurley)就认为这张桌子的尺寸非常适合七个人坐在一起讨论。

如果让笔者用四个词阐述Benchmark,笔者首先想到的是精简、平权、主动和迭代。

精简:Benchmark的精简体现在很多方面,如奉行精简投资,单只基金规模一般不超过5亿美金。这对投资人来说意味着极为严谨的自我要求,如猎豹般捕捉猎物,主动出击,又如极其克制的狙击手,不轻易浪费手中的任何子弹。同时,几位合伙人身边只有少数员工服务,每个合伙人都需要始终奋战在最前线,保持足够aggresive的市场嗅觉,自己deal sourcing并close deal。

团队扎根硅谷,不外设办公地或进行全球化扩张,只在能力圈内做价值最大化的投资。我们都知道规模对于任何一支基金来说都有着极强的诱惑力,对于Benchmark而言,想把规模做大做强也绝非难事,但投早投小的古典VC模式早已被Benchmark一以贯之。

平权:Benchmark另一大特色是追求合伙人间的平等平权,团队里没有所谓的创始合伙人或管理合伙人,也没有Iconic型人物。虽然每一个项目会有主导合伙人,但其他合伙人也会贡献自己的想法和观点,群策群力,最后获得的退出收益亦由全体合伙人平均分配。这种模式放在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硅谷,同样实属异类。

主动:Benchmark奉行主动投资策略,投资人不仅仅会在投前BD项目上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投后一般也会要求进入董事会,深度参与公司的关键性事务,担当公司的经营顾问,招聘关键人员、制定公司战略等,这一决策方式在Ebay和Uber等项目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迭代:Benchmark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几乎所有的合伙人都会在50岁左右退出基金的日常运营,在自己的巅峰期将权柄交给下一代投资人。就如公司的四位创始合伙人早已退出基金运作转而担任顾问的角色,目前任职时间最长的的合伙人比尔·格利也宣布不再参加新一期基金的募集运作。

团队在每周周会上不仅会讨论项目,还会执行另一个重要任务:评估合伙人候选名单,通过一次又一次迭代更新,达到吐故纳新的效果。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Benchmark能够一如既往的在硅谷保持竞争力,收获极强的品牌声誉。(这一点和其他老牌VC又很不同,比如提到红杉,首先想到的当然是第一代掌门人瓦伦丁和第二代掌门人莫里茨,提到KPCB,想到的是铂金斯和杜尔,国内的基金提到红杉想到沈南鹏,提到高瓴想到张磊

特立独行的投资风格和纪律造就了Benchmark的投资传奇。成立26年间,该基金虽然错过了Google和Facebook等公司, 但仍然捕获了Ebay、Twitter、Riot Games(英雄联盟LOL开发商)、Snapchat、Instagram、Dropbox、Nextdoor、Yelp以及Uber等在内的超级明星项目,用极度克制的方式(单只基金规模不超过5亿美金)为LP创造了惊人的投资回报。据统计,2015年之前,他们掌管的8支基金共给出资人带来226亿美金的现金回报。单从回报率来说,这样的投资业绩令其他一众硅谷老牌基金难以望其项背。

04、超凡投资:不仅仅是个HomeRun

Ebay和Uber无疑是Benchmark在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典型的投资杰作,虽然在中国,Ebay和Uber落败于淘宝和滴滴,但仍旧不影响企业自身的伟大。

Ebay:主动找上门的天才

Benchmark的合伙人们曾投资过一家名为eShop的公司(后来被微软收购),而法国移民工程师皮埃尔 ·奥米迪亚恰恰来自这个团队。他在业余时间做了一个个人拍卖商品网站AuctionWeb(Ebay 前身)赚取外快,没成想副业收入慢慢超过了主业。皮埃尔一边继续投入,一边思考着网站的未来——AuctionWeb将成为一个庞大的网上社区,有着无限的增长潜力。

辞职后,他找到老东家的投资人卡格勒,皮埃尔那时并不缺钱,但希望能有风投机构的背书以便自己能吸引优秀的CEO加入,结果演示时AuctionWeb却不争气,碰到了网络连接错误的问题。因此,卡格勒对这个项目的初始印象并不感冒,直到他后来在这个网站上发现了自己爱好的同款收藏品,这才引起了他的兴趣。

1997年,卡格勒为皮埃尔投资650万美元,其中150万美元是以股票抵押的贷款(据说Benchmark的支票一直放在皮埃尔的保险柜内,从未动用),占Ebay22%的股份。他还向皮埃尔推荐了CEO的最佳人选—梅格·惠特曼,在未来10年,这个女强人将Ebay打造成了全球性在线市场和世界头号消费者电子商务网站(Ebay和中国也有着极深的渊源,它也是淘宝和支付宝崛起的一个重要推手)。

一年后,Ebay于1998年成功IPO,市值一度涨至210亿美元,相较650万美元的投资涨了近1000倍。此时,距离Benchmark 成立仅仅过去三年,其第一支基金规模为8500万美金,而Ebay的股票价值就有50多亿美金,最后分配给LP投资人回报高达92倍。凭借Ebay一战成名的Benchmark,迅速跻身一线基金之列。

(1)作为投资人,不要忽视主动找上门的创业者,也许天才的创业者和创意就在其中,而这些人往往能和你彼此成就。

(2)共识投资有可能获得不错的收益,但只有非共识的投资才能获得超凡的收益。当时很多基金错过了Ebay,主要是认为网上个人拍卖是个微不足道的Flee Market(再看看国内大基金集体错过的POP MART)。非共识投资的试错成本不高,但是错过了的成本很高。

(3)给仍然在职有创业想法的人一些小建议,在主业之余发展点小副业可能带来意外之喜,像Ebay、Nike、Soul可都是从创始人的副业发展起来的。

Uber : 价值与价值观的碰撞

2019年,伴随着美国当年最大一笔IPO-Uber的上市,公司背后的早期投资人Benchmark Capital用1100万美元的初始投入获得了70亿美金的产出,回报超过600倍。但巨额回报的背后并不总是创业者与投资人的你侬我侬,相濡以沫,诚然,Benchmark 的合伙人比尔·格利和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有过一段蜜月期,但是价值与价值观间的碰撞依然让二人分道扬镳。

2008年冬天,卡兰尼克(Travis Klannick,TK)和Uber的另一个联合创始人坎普(Garrett Camp)在巴黎开了一场科技会议。但两人在寒冷的冬夜却打不到一辆车,这让他们萌生了打造一个叫车软件的想法,其核心理念就在于:不论是什么情况都能利用市场调度,帮用户快速叫到车辆。

2011年,Uber创始人TK与多家基金洽谈,希望能尽快敲定其A轮融资。TK在和Benchmark的比尔·格利见面前,先和在同一条马路上办公的另一家投资机构碰了面。然而,停在路边的Uber车引起了比尔的注意,比尔对Uber太了解了,他知道Uber当时还没在硅谷展开业务,停在竞争对手门前的必然是TK的车。于是比尔和TK开了一个小玩笑,偷偷地让这辆Uber开走了。开完会的TK果然没车可搭,不得不跑步到Benchmark的办公室,大汗淋漓的他迟到了二十分钟。后来,比尔还在晚上给他送去了一双跑鞋。

这个小恶作剧无疑加深了比尔和TK的私人感情,在Uber的经营中,TK一直非常重视比尔的建议。比尔会提醒TK,要关注潜在的最大竞争对手Lyft,也曾给TK招来不少关键性高管,包括Uber公司的CTO等,虽然比尔一度想把这位CTO拉进自己的投资机构里。此外,他也参与Uber公司的战略制定,包括帮助团队考虑采用自动驾驶技术等,甚至于滴滴和Uber中国的合并也有其背后的推进撮合。

不过,当股东利益、公司文化、价值观受到侵害时,比尔也毫不手软,他曾带头反对软银入主,也在Uber出现性别歧视、性骚扰、专利纠纷等一系列丑闻时联合其他机构投资人,永久将TK驱逐出了董事会。Uber上市当天,TK没有被允许参与敲钟仪式,只能站在远处观看。作为代价,Benchmark最终接受了软银的入股,并让出了自己第一大机构股东的位置,比尔也退出了Uber董事会,导致自己及所在的Benchmark遭受了一段时间的非议。

比尔·格利从未在公开场合对此事做出回应,而只在母校的一场演讲中,在谈及自身职场经历和人际关系时提到他特别想念的是——TK和Uber。

(1)价值与价值观:传统的金融通过PE/PS、DCF等模型去评估企业价值,在未来,投资人与被投资人间的价值观契合度,会在企业估值中占据一定的比例。好企业不一定是报表光鲜的公司,而是能为客户、员工、股东、上下游合作伙伴、政府以及整个社会创造最大化价值的企业。

(2)投资人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提供资本,还要担任企业的发展顾问,在关键战略、关键人物和关键时刻为企业提供帮助,甚至不惜与创始人发生强烈分歧或冲突。

05、尾声:古典VC投资的未来

曾将Benchmark视为标杆的五源资本合伙人刘芹,在自己投资的易到败给了滴滴后曾说“一个天才的想法败给了100亿美金”,这次失利可能给刘芹也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2021年4月,五源资本宣布完成了新一期基金的募集,规模超130亿;中国VC 2.0时代的典型代表源码资本近日也完成了第五期基金的募集,规模70亿;就连Benchmark新募基金也部分配置到二级市场。其合伙人比尔·格利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抨击crowded fund造成了当下初创企业估值高企,投资回报大幅下降的现象

因此种种,有人说古典VC投资已死,平台投资当道,但归根结底,VC投资也是个周期性的活,有潮起必然有潮落,繁荣催生的泡沫也必然会被戳破。各个投资机构应该关注研究的是如何在周期中寻找一条长期增长的均衡线,其他的就交给时间吧。

略微俗套的套用一句老话,“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Reference:

1.《10年前,《英雄联盟》是怎样诞生的?》

2.《古典VC终结,投Uber赚80亿美金的Benchmark也去炒股了》

3.《Uber如何变成了硅谷重量级投资人的大麻烦》

4.《与Uber CEO炮火不断的Benchmark 为什么能投出如此多世界级的公司》

5.《疯投4:只有5亿规模的标杆资本为何让VC界又敬又怕?》

6.《讲述者:eBay 不为人知的起源故事》

7.《美国创投70年》

8.《风险投资简史》

9.《复古格调 Benchmark Capital旧金山总部 设计欣赏》

10.《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热潮》

【本文作者Gordon,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泡腾VCer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