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资本能否再造李子柒

“第三方公司”的字眼还明晃晃地勾着人心,也印证了李子柒确实与其MCN公司微念科技确实存在一定矛盾。
2021-09-28 20:21 AI蓝媒汇 闫烨

距离李子柒上一次发布视频已经过去了76天。

在这76天里,papi酱参加综艺节目之余发布了8条短视频,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每晚都未间断,“田一名”们经历了灵光一现,“天元邓刚”们又冉冉升起……

但主播网红圈的一切纷纷扰扰,似乎都与这位拥有2764万微博粉丝、5493.5万抖音粉丝、1610万YouTube粉丝的头部超级网红无关。

她好像伴随着她的田园牧歌一起归隐山林了。

直到9月23日,线上消失多日的李子柒来到了2021年中国那农民丰收节活动现场,被聘请为四川农耕文化形象大使。她的助理发布了几张她在活动现场的照片,算是再次“报平安”。

只是,关于她断更与消失的各种传闻却并未因她的再度现身而消失于市井。

蝴蝶效应开始产生反应,围绕李子柒消失的原因也从“恶意拖更”、“有人借李子柒之名实施诈骗”,演变成了“李子柒团队被李亚鹏挖走”、“李子柒与其MCN公司微念科技决裂”。

传闻愈演愈烈,李子柒的助理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辟谣,她发文称“七姐只是正在整理公司和第三方公司的问题,请大家不要牵扯无辜艺人”。

OK,这波算是撇清了和李亚鹏之间的关系。

但显然,“第三方公司”的字眼还明晃晃地勾着人心,也印证了李子柒确实与其MCN公司微念科技确实存在一定矛盾,双方早已不如当年牵手时那般的岁月静好。

即便如此,双方却依然是一衣带水,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就像遍布在互联网各个角落里,那些因为合约、分成等问题缘分走到尽头的网红与MCN公司一样。

有关李子柒与微念科技之间的罗生门,还在继续……

当“田园牧歌”走向商业化

#柴米油盐酱醋茶#系列视频完结的那一天,李子柒在这条视频的评论区抽奖送了554包酸辣粉,同时,还没忘与粉丝互动交流。

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然而,当她再次出现就已经是8月30日。这一天,她发文称自己报了警,随后又删除了这条微博。据传言称,是有人冒充李子柒的名义实施诈骗。人们这才注意到,这位粉丝千万级别、两年内收入高达22.31亿的超级网红已经断更47天了。

一时间,媒体纷纷报道、众说纷纭,有人称演员李亚鹏当下的种田视频风格简直就是“男版李子柒”,猜测是他将李子柒的视频团队挖走。

这才有了开头李子柒助理的辟谣声明,而李子柒本人直到9月20日才点赞了一条“团建玩碰碰车”的微博,终于再次在网络上留下了自己存在的痕迹。

但截至发稿前,李子柒的视频断更仍在继续。

2016年,一支《兰州牛肉面》的视频让李子柒成功破圈,她本人也顺势成为了美食类博主中的翘楚。在她的视频中,几乎看不到一点浮躁,哪怕渺小如一棵青菜也会从其还是幼苗时开始种植,直至摘下变为食材。

当下的人们太羡慕这种“归园田居”式的生活了。

也正是在这一年,微念科技创始人刘明同找到了李子柒,在一顿丰盛的火锅之后,双方签订了合同,微念提供微博资源推广服务,李子柒继续负责内容创作。

也就是说,当初的微念为李子柒提供的只是一个“渠道”。

到了2017年,微念与李子柒之间的合作模式转变为合资公司,双方共同成立了“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微念持股51%,为实际控制人,李佳佳(李子柒真名)持股49%,为最终受益人。

而也就是这2%的差距,为今天李子柒与微念之间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但当时的李子柒并不会预料到这些,她依然在挖空心思钻研着内容创作。到目前为止,她在五年内制作了155支视频,平均每支视频的全网播放量基本都在千万级别。

与此同时,“李子柒”三个字也成为了别人的流量密码。一批国内外的模仿者前赴后继地以“种田”、“耕作”、“原生态”等李子柒式镜头语言和风格创作视频,其中,最有名的“越南版李子柒”甚至每条视频的播放量均能超过百万;另一方面,李子柒的视频在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同样爆火,让更多外国人认识到了中国的美食文化。

这些无疑都展现了李子柒巨大的商业价值

而这份商业价值在2018年终于被具体化,微念在这一年推出了“李子柒”品牌,旗下先后推出了藕粉、柳州螺蛳粉、鲜花饼、绵阳米粉等产品。据淘宝旗舰店显示,“李子柒螺蛳粉”的月销售量已达到40万+,销售额在1596万/月。

而这家淘宝店,注册主体依然不是李子柒。

一纸“卖身契”

靠着打造“李子柒”这一个IP,微念科技近乎于躺赢了4年。

虽然这家MCN公司还拥有林小宅、香喷喷的小烤鸡等稍有名气的网红,但明眼人都知道,她们的体量远远无法与李子柒相比,更无法养活全公司500多位员工。

但李子柒不一样,她的海内外粉丝累计近上亿,商业价值被业内人士估算为超过10亿,入行五年依然坐稳美食类网红的头把交椅。

试问,这样的李子柒,资本哪里会轻易放过?

据天眼查显示,就在李子柒停更的前几天,7月3日,字节跳动、华兴新经济基金、琮碧秋实、华映资本四家资本方入资了微念科技,这无疑体现了资本市场对李子柒价值的高度看好。

但令人诧异的是,在以一己之力撑起微念四年后,微念的股权分配中并没有看到李子柒的身影,也就是说,李子柒一无法对自己的公司子柒文化拥有决定权,二无法从微念科技的经营中获得利益。

李子柒更像是签订了一个“卖身契”。

而其他网红的状况如何呢?

同样独自撑起美one的李佳琦早早便从“签约主播”变为了“合伙人”;papi酱也在接受了泰洋川禾的投资后,成立了MCN公司papitube并持股30%。

或许,是一顿火锅的美食诱惑,让李子柒成了不幸落入合约圈套中的羔羊,这也难怪李子柒与微念的矛盾终于在此刻爆发。

“李子柒”们,是偶然还是必然?

一个讽刺的事实是,签订“卖身契”已经成为MCN公司最普遍的盈利手段。

在短视频风头和红人经济造访互联网之后,以“孵化网红”、“培育主播”为主要营业方向的MCN公司应运而生,他们全网遍寻好苗子,试图打造自己的“papi酱”、“张大奕”。

不过,要想复制后者们的成功,还得先了解其发家史。

毕竟,每一个超级网红都是时代的产物。

2016年,短视频刚刚入侵互联网,当粗制滥造的视频内容倾泻到网络时,李子柒以电影、纪录片级别的拍摄运镜手法,以及近乎专业级别的剪辑技巧实现了降维打击,创作出的内容同样不浮躁,又贴近生活。

她的脱颖而出,并不意外。

可以说,头部网红的出现可遇不可求,而在更多的MCN公司无缘孵化或牵手头部网红时,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广撒网,优先培养更多中腰部的小网红,再从中他们的收益中抽成并签订高昂的违约金。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位MCN公司经纪人的手中经常会有四五十名小主播,在签订合同时公司的抽成占据了主播收入中相当高的比例。而主播日后一旦想要解约,高额的违约金便会让他们望而生畏。

而在这种类似卖身契的高压合约中,真正能脱颖而出,成为“李子柒”的只能是极少数的幸运儿,在他们的身上,不仅需要符合时代标准的内容创作,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产生的化学反应。

如此看来,与其说是资本难以复制网红,倒不如说网红的孵化本身就是一件“撞大运”的事。

那么,回到刚刚的问题:资本能否复制超级网红?

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

不然,一直以“复制张大奕”为主要经营方向的如涵不会在纳斯达克黯然退市,网红电商经济也不会频频在资本市场暴雷了。

【本文作者闫烨,由投资界合作伙伴AI蓝媒汇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