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北上广的年轻人,份子都随不起了

对于年轻人来说,当社交攀比重于情谊,当纠结取代了祝福,随份子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2021-09-26 13:00 燃财经 张琳 冯晓亭 曹杨 孔月昕

国庆即将到来,有小伙伴直叹:“不是在婚礼现场,就是在去婚礼的路上。整个‘十一’黄金周简直就是处处结婚的‘婚礼周’。”

去年“十一”,贵州毕节的雷先生就因“整个国庆期间要参加23场婚礼”而登上热搜。今年“十一”还未到,坐标在北京的90后苗苗就告诉燃财经,七天假期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朋友婚礼、同学婚礼,还有同事婚礼……像赶通告一样。

参加婚礼本该是喜事,但“随份子”的礼节却让人对参加婚礼产生恐惧。“一是现在红包金额越来越高,以前我们那里200元、300元就行,现在基本都得500元起步,关系好的话还得加到800元、1000元。二是有些人确实不熟,远在家乡的老友、相隔几座城的同事,根本就不想去,但既然通知了就还是得给红包。三是一两个还好,现在国庆扎堆,一次性几千块给出去,9月工资全上缴。这谁受得了?”苗苗说道。

中国是人情和关系社会,随份子也是集中力量办事和维系感情的一种方式。结婚是大事,花费大,以前大家很难凭一人之力或一家之力举办一场婚礼,于是采取随份子的方式,集合亲朋邻里的帮助完成一场婚礼。这也是我国农耕文明,亲朋邻里互帮互助的体现。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份子钱的含义却有些变味。从力所能及、集中力量,变成了衡量感情厚薄的工具,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人情消费也让很多年轻人不堪其扰。

在微博和知乎等平台上,“发小国庆结婚该随多少钱”、“同学结婚,份子钱随多少合适”、“90后随多少”、“如何巧妙的躲避随份子”等相关话题都有很高的浏览量和点赞数,直击年轻人痛点。

2018年,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 45.4%的受访者最近两个月随了3-5次份子钱,84.8%的受访者坦言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47.5%的受访者将“随份子”看成维持人际关系的方式,43.6%的受访者认为不能凭礼金多少定关系亲疏。

过去,亲朋好友婚丧嫁娶,送上几十元钱或其他礼物就可聊表心意。现如今,100元已经不好意思出手,200元才勉强过及格线,300-500元很平常,上千元礼金也已经司空见惯。2017年,有机构制作了一张“全国婚礼红包地图”,长三角(浙江、上海、江苏)自不必说,山东、北京也不低,就连新疆的份子钱,也是高达600元,份子钱低于500元的地区屈指可数。

时移世易,物价在涨,礼金随之水涨船高也是情理之中。而如果是至亲好友,即使礼金逐年上涨,人们也乐于接受。但随着当下年轻人社交范围的扩大,关系网遍布五湖四海,一些“关系不深”、“巧立名目”的宴请也越来越多。让“打工人”越来越不甘愿掏出996挣来的份子钱。

“我的老家在四川,大学在广州上的,之后在广州、深圳都工作过,目前生活在北京。经常会有老家的同学、广州和深圳的同事通知我要结婚。虽然无法赶去婚礼,但份子钱还是要给的。这种‘云随礼’我已经给出去了四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回来。”苗苗告诉燃财经。

当代人最为恐惧的事情之一,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友突然找到了你。10年没联系的同学突然添加好友,十有八九是要结婚了。还有没见过几面的远房亲戚、没打过几次交道的前同事、老同学的弟弟,很多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也要随份子钱。而在知乎上,一条“你见过最奇葩的摆酒请客理由是什么?”的帖子下,母猪下崽、喜提车库等都成了随份子的理由。

老一代传下来的人情世故,让很多年轻人叫苦不迭。北上广的年轻人生存压力大,份子钱随得多,自己就要“吃土”;不随或随得少,又担心伤面子。越来越多的人情往来,到最后成了大家的“尴尬仪式”。

本期小酒馆,我们找到了几位在人情链条中痛苦煎熬的年轻人,他们中有借钱随份子的学生党;有攒钱给领导随份子的职场新人;有以“哭穷”为法宝,七年没随过一次礼的北漂……

对于年轻人来说,当社交攀比重于情谊,当纠结取代了祝福,随份子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随心的份子钱数额,真心实意的祝福,年轻人想要拿回自由的权限,让份子钱的意义回归,需要时间,更需要勇气。

不想给领导送份子,

我决定提前离职

怡心 | 24岁 打工人

我本来就有离开这家公司的打算,因为动不动就加班,工资低不说,经常出了问题还会让员工背锅。但没想到会因为一场婚礼而加快离职的进程。

准备结婚的是我们的直属领导。我们原本和他关系就不佳,因为经常让我们加班,出了问题还让我们背锅。得知他结婚消息的时候,我们只是公司内部八卦,说女方貌似是北京人,还有他可能能进入公司管理层之类的,并没有往参加婚礼方面想。

但没想到,他还真拿我们“当朋友”,竟然主动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在得知他即将结婚的那个下午,临近六点,大家都准备下班了,领导突然在群里神神秘秘地跟我们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大家想先听哪个?”

我和同事面面相觑,很熟吗还玩这种选择题?但还是默契地选择了先听坏消息。然后他告诉我们:今晚要加班。好吧,这很正常,我们也放下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手,准备加班。但没想象到他随后说出的好消息是他的结婚请柬。

我和同事在工位上对视了一眼,面目表情地打出几个字:“哇,恭喜领导,新婚快乐,有时间我们一定去参加。”默契地都没有提到份子钱的事请。但是老板提醒到,参加的同事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实际上他的画外音我们都懂。

本想着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不久后会辞职,但这毕竟是个喜庆的事请,即使不到场,份子钱也会直接转账给上司。万万没想到一个项目合作失败,问题并不在我,他却把所有责任推给我了,让我背了锅。一想到在这家公司受的委屈,而且要是现在不走过几天还要给领导随份子,于是我火速提了离职,并且把离职日选在了他的新婚之日。

在线24小时赚来的血汗钱,可不想再送给老板了。到现在,我领导的微信还停留在:“已经批复离职申请,婚礼还来吗?”而我:已读,未回。

哭穷、忙、加班,

是躲份子钱的最好法宝

明明丨30岁公务员

自己生活水平降低,把钱都花在了别人身上,特别是关系一般的人身上,不符合我的价值观。我知道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把随份子当作一种赚钱的机会,这是一种特别不好的风气。大家因此变得斤斤计较,想把投出去的钱,挣回来,没有必要。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工作六七年了,我从来没有随过一次份子钱。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敢于拒绝得斩钉截铁。

第一次遭遇随份子是在我毕业时。当时有一个同宿舍相处得比较好的室友,刚毕业就要结婚了,并且发出了婚礼邀请。而我当时已经离开上学的地方,“北漂”工作了。从北到南参加婚礼的可能性太低,何况我还刚参加工作,税前工资两三千,到手还不足以支付房租。

于是我就直截了当地跟我这位同学说明了我的情况,跟她说我在地下室跟人合租,住了将近一年半时间。我的工资刨除350元的房租费,剩余的钱也就仅仅够我的生活伙食费,连一件好衣服我都买不起。好在我的同学还比较善解人意,说我“北漂”不容易,并告诉我份子钱也不用给了,让我留下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

随后两三年,还有两三位大学同学结婚,我都以这种方式拒绝了,也没遇见强迫参加婚礼的,基本上都以表示理解告终。还有一些关系比较浅的,就直接说有事、不去。记得去年,有一位不熟的前同事邀请我参加婚礼,我以“忙”、“天天加班”为由,直接拒绝了。

中国人其实是不太擅长说“不”的,担心这一次拒绝会没朋友,或者影响之后的关系。但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朋友。每个人仔细回想,联系的朋友也就那么几个。而且,即使担心日后可能需要帮忙,这个必要也不大。因为一个人会帮你是看中你对他的价值,而不仅仅这一次的人情往来,而如果他不帮忙,自然还有其他渠道。

为了不随份子,

我拒绝了同事婚后请吃饭

苗苗 | 25岁 新媒体

原来同事婚礼后请吃饭也要随份子的吗?

我是四川人,我们那边结婚的规矩是:婚礼当天给的红包都可以收,但是过了时间之后就不能收了。而且即使同事婚礼后请大家吃饭,也只是吃顿饭乐一乐、聚一聚就算了,没有给份子的习惯。

但今年有个同事结婚,婚礼在外地举行,说是回来请我们吃饭。我以为就吃顿饭聚一聚就行了,没太往心里去。当同事们聊起来到时候给多少份子钱的时候,我彻底懵了。“这边的规矩是这样,婚礼后请吃饭也是要随份子的,500元起步,1000元、2000元的也有。或者要不我们一起凑一份礼物送给她?”本地的同事给我答疑道。

但我还是不甘心,因为四川从来没有这个礼节。而且虽然我们平常关系挺好的,一起吃过饭,逛过街,吐槽过领导,互相打过掩护。但朋友归朋友,祝福归祝福,我衷心祝福她,却因为自己的窘境我真不想上份子钱。

所以当她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内心非常纠结,吃饭邀请发出后,我思考了10分钟然后决定不打肿脸充胖子。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我的想法,以及我的情况和计划。

我觉得吃饭随礼都正常,中国的人情讲究有其内在道理。但是风俗背后,人应该有选择权。我要根据情况不同,时间不同,选择是否要用钱的方式维系这份人情。十月份我有自己的计划,不想要支出太多,我觉得送上真心的祝福已经足够了。

幸运的是我的同事非常理解我,也非常豁达。告诉我,她此前也经常为份子钱苦恼,不希望自己的婚礼成为别人的负担。

现在的年轻人确实对这些人情世故已经不感冒了,真正的健康的关系绝对不是上个份子钱就能加深或者维系的,甚至有时候捉摸不定的潜规则还会使得关系恶化。

为了让我随份子,

前同事来北京“度蜜月”

一墨丨26岁 公司职员

今年五一前,我接到了一条微信,是前同事的婚礼邀请函。我们在上一家公司只是泛泛之交,而且已经有两年多没联系了,我琢磨着她应该是群发的消息,抱着隐身不回也许能躲过随礼的心思,我甚至没送上祝福。

“在吗?你最近怎么样啊?好久没见,想你了。”当天下午,问候虽迟必到,“隐身”无效,我只能尴尬地解释上午忙着工作没看信息,并送上结婚祝福。接下来,我们就像两个陌生人初次见面一样交谈,从“你离职后去哪了?”到“现在在做什么?”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早已离开了原来的城市,目前在北京工作,但这依然没能阻挡她对我发出婚礼的邀请。最后我以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跨城市去参加她的婚礼为由,婉拒了她,她也表示理解,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还偷偷庆幸终于躲过了“没必要”的份子。

然而仅仅过了两天,她再次给我发信息,说要来北京玩几天,把北京的行程当作蜜月旅行的一部分,还问了我的居住地,说要在我附近找宾馆。我问了他们想去游玩的景点,建议他们在出行相对方便的地方选宾馆,但前同事还是坚持,说是为了方便跟我聚聚。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知道自己躲是躲不过了,每天工作忙成狗,还要在下班后帮他们预定好宾馆。

他们之前没来过北京,因为恰好是周末,为了尽地主之谊,我还特意去火车站接了他们,等把他们安顿到宾馆,已经大半夜了。第二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期间,我把准备好的份子钱给了他们,他们也给了我从当地带来的特产,因为真的没什么可聊的,我只想赶紧吃完走人。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结账的时候,看两个人都没有结账的意思,我只好起身买了单。我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逻辑,去参加婚礼,随个份子钱还能吃顿席,我是随礼又搭饭,或许他们把这顿饭当作我尽地主之谊的一部分吧,而我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

来北京的第三天,前同事跟我说他们准备离京了。我很意外,实际上他们只在北京玩了一天,去天安门看了升旗,逛了趟故宫就回去了。我忍不住跟朋友吐槽,朋友说感觉他们是特意来北京收我份子钱的,实际上,我的感受跟朋友差不多。

没有收入的学生党,

借钱也得随份子

六六丨23岁 研二在读生

我是一名研二在读生。网络有这样一张图是描述本科后继续深造读书的,就是:别人在上学,我们在上学;别人结婚了,我们在上学;别人孩子都打酱油了,我们还在上学。

这就为我的尴尬处境铺好了底色。因为我还是学生,没有收入来源。每年就靠6000元的国家补贴和3000-6000元不等的导师补助,以及父母偶尔接济的一两千元生活费过日子。但我身边的朋友、同学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结婚就得办婚礼,婚礼就得随份子。那么矛盾就产生了。

我今年已经23岁了,虽然父母支持我上学,没有给我压力。但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独立,不再“啃老”。所以今年9月份回校前,我就和我父母郑重其事表示,这学期不用再给我生活费了,我这学期会有两笔国家级和校级奖学金发放,在校生活费是足够的。

但不料,比我奖学金放发来得更早的,是三位好友的“结婚喜讯”。

我是广东人,众所周知广东的红包都是“意思意思”,一两百元给出去甚至还能收回来,并且白嫖一顿晚宴和“礼饼”。所以接到“喜讯”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压力。但后来深入了解才发现,全国各地随份子的钱,就和全国各地的红包一样不统一。

准备在这个国庆结婚的三位好友包括我在广东的发小,一位大学室友,还有一位研究生师姐。发小的婚礼遵循广东风俗,宴席上主人家会将礼钱返回,无非是送一份称心小礼物的事,但是大学室友和同门师姐这俩人却着实让我感到心力交瘁。

我大学的6位室友都来自天南地北,新娘子是东北人,在她发出邀请后,我们剩下5个室友拉了一个小群,开始商讨份子钱的事。我原本想法是大家凑钱给新娘子买个一两千元价位的礼物,但我还没开始说话,一位室友就发话,“咱们这边起步都500元了,我们还都是四年室友,要不给个888元,也图个好意头。”

一开始我没领会到“888元”是单人份子钱的额度,还在想:5个人凑888元会不会少了点?随后另一位来自东北的室友的发言解决了我的疑问:“我们这边随份子800元都是起步价了,要不我们一人给个1314元。”看到这话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想着这也太多了吧!但无奈,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在群里回复说没问题,还开始商量怎么给最合适。我只能跟着回句“好的”。

前脚1314元转账给出后,后脚我就被拉近了一个有将近十个人的小群,群成员还都是同门。发起组织的师姐也毫不避讳,直言:“我们XX大师姐下个月结婚,我们商量一下随份子和礼物的事。”

说是“商量”,其实就是他们将商量好的结果“告知”我们。随份子每人出500元,礼物买了价格三千多元的高档四件套和四千多元的高档定制对杯,每个人均摊将近900元。都不用我们多想,组织者师姐就将群收款发出来了。长叹一口气后的我,准备依次完成付款时,才发现我没有钱付款,微信余额和绑定的所有银行卡都尝试过了,都给不了500元。

开学前对父母拍胸口保证“这学期不用给我转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无奈只好找上了我闺蜜,问她借了2000元。我闺蜜给我转完账后,临挂电话前还笑着说,“我有想过你还读书会因为手头紧问我借钱,但从没想过你会因为随份子‘随’到口袋空空向我求助。”

听到这个我也只能苦笑,谁能想到有一天会被份子钱压垮呢?好在奖学金在11月份就能发放了,也就有钱还我闺蜜。现在距离国庆还有4天,只希望国庆举行婚礼的好友就这3位了,再多我也承受不了了。

为了给领导随份子,

我攒了三个月钱

小郝丨24岁 公司职员

我毕业之后,为了省钱选择住在家里。因为衣食住行还是父母为我解决,我有些不好意思,就上交了工资卡(虽然工资也比不上父母给我花的多),然后每个月我爸妈会给我500元“零花钱”。

因为每个月只有500元,所以我特别害怕“大笔支出”,比如同事聚餐、结伴出去玩,尤其是最可怕的随份子等。平时遇到这些我都是能避则避,但是工作后不可避免这些人情往来,我经常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结婚的消息,只能暗暗庆幸自己跟他们不熟,没有把请帖发给我。

但“份子”不是不到,只是在来的路上。有一天跟领导出门谈事情,回来的路上他“无意中”跟我聊到,他买的新房装修完了,过几个月散完味道就要搬新家了,说到时候请我们这些同事去“暖房”。

我当时傻乎乎地什么也没意识到,还答应领导说“好的,一定去。”结果没几天,在公司茶水间跟同事们一起聊天时,大家开始商量起去领导家“暖房”随多少份子钱。最后商量出的钱数,让我感觉是一个“晴天霹雳”。毕竟我每个月只有500元零花钱。

当时大家定下来的份子钱是2000元。但我查了微信、支付宝所有的余额,从入职到现在,我只剩下200元不到的“积蓄”。我又不好意思跟父母要钱,只能自己想办法。当时觉得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领导通知得比较早,我还有时间可以攒攒份子钱。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过上了“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全面“节流”:下午茶不敢点了、朋友约着聚餐一次也不去了……还“美名其曰”我要减肥,搞得朋友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同时我还尽可能的“开源”:为了能早点到公司拿全勤奖,我每天骑半个小时共享单车去公司;还重操“旧业”,周末偷偷接了一些剪视频的私活挣“外快”。

3个月后,我终于攒够了份子钱,在去领导新家做客后,发了红包。正当我松了一口气,感到“无债一身轻”的时候,我的发小告诉我他跟女朋友领证了,但是还没定婚礼举办时间。我知道我的“攒钱之路”,又要开始了……

随不起红包,

跟朋友合买了项链

木木丨24岁 网站编辑

前段时间,我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结婚了。但我却只和另一个朋友合资买了一条项链,作为“份子”送给了她。

我和她是高中同桌,大学也是隔壁学校,经常一起吃饭、出去玩,保持着很好的感情。她结婚也早早告诉了我,并且邀请我做“姐妹”(伴娘团)。我是很想好好为她准备一份大礼的,但无奈我刚工作,月收入只有5000元左右,除去房租、日常开销,剩下的不多。

按照“行情”,如果是要随份子、给红包,至少需要800元起步,而我们关系亲密,可能还得往上加。而800元几乎是我半个多月的房租了。当时我们另一个共同好友也面临一样的情况,就找到我,跟我说:“要不我们俩合买一份礼物送给她?毕竟给红包给少了不好看,买礼物还体面一点。而且我们是‘姐妹’,婚礼出力了的,给礼物也说得过去。”

我一听在理,就同意了这位朋友的提议。两个人一起买了一款施华洛世奇的项链。我对奢侈品知之甚少,施华洛世奇也是我们略有耳闻、似乎还可以的品牌,于是就下单了一条价值约1000元的项链,商城活动还有折扣,最后只花了699元。

婚礼前一天,我们到达婚礼安排的酒店。因为怕第二天太忙,找不到合适的时间送出礼物,所以当时我们就把项链送给了她。当时她收到礼物是很开心的,而且那种开心看起来并不像是假装的。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伴娘团陪完整场婚礼后,男方给我们派了一堆红包,真的是一堆!然后我们就找了一间休息的房间,把红包拆了,发现人均下来,一个人获得500元!而我们买的项链平摊下来也不到400元,也就是说参加这场婚礼,我竟然还小赚。

婚礼随份子其实应该随的是心意。我很庆幸我的好友没有嫌弃我们送出去的小礼物,但如今我也只能随出这样的心意。而如果以后我有能力了,也自然愿意给出更有价值的礼物。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每逢国庆必随礼,轻轻松松3000起

可怡丨29岁室内设计师

这个国庆,又有三个婚礼要参加,粗略一计,6000元又得交出去。

我是本地人,从出生到工作就一直在本市。所以关系网也比较扎实,发小、同学、同事,全都在这儿,而且人数还不少。朋友集中的好处是从不担心没人约饭、没人逛街。但随着大家逐渐步入适婚年龄,亲朋好友太扎堆的弊端也显现出来了——那就是随不完的份子。

尽管今年国庆还没到,但我就收到了三个好友的结婚请帖。三个朋友关系也都不错,按照约定俗成的“价格”,3个红包6000元。尽管我有着外人看来还不错的工作,每月税后收入也能轻松过万。但除去房贷、每月孝敬父母的钱,也只是略有结余。一下子拿出6000元,心都在滴血。

不过这还不是我随份子随得最多的一次。我今年29岁,印象中大概从2015年开始,身边就开始陆续续有人结婚,但密度还没那么大,再加上那会儿年龄偏小,义气很重,就觉得朋友结婚当然得随份子,而且还不能小。估计就是这份“义气”,给自己在每年的黄金周挖了一个大坑。

到现在我已经连续四年,黄金周当“婚礼周”度过了。

2019年的国庆节,我随出了至今最多的份子钱,2个份子7000元。一个我特别好的闺蜜结婚,按照我们随礼的“标准”,这等亲密的关系至少是要随3000元。另一对新娘和新郎都是我同学,本来我是觉得随一边2000元就够了,但已经结了婚的朋友说,当时人家是两个人每人都随了2000元,怎么也得持平。所以仅这一场婚礼,我就给出了4000元。

话说回来,其实如果没有赶在同一时间,我倒觉得也还好,毕竟等自己结婚了,这些钱都还是可以收回来的。但现在好几个婚礼赶在一起,压力还是很大的。还有一个与往年不同的点是,我去年换了工作,发工资的时间也就从每个月的月底变成了下个月的月中。所以在还没收到工资的时候随这么大额的份子钱,内心只有一个想法“真的随不动了”。

文中苗苗、六六、可怡、怡心、一墨、小郝、木木、明明为化名。

【本文作者张琳 冯晓亭 曹杨 孔月昕,由投资界合作伙伴燃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