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中低端新能源车赛道挤满竞争者

除了小鹏,蔚来、零跑、威马、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也将目光锁定在20万元级的中低端新能源汽车市场,传统汽车巨头吉利、长城等也不想将“蛋糕”拱手相送。中低端新能源车赛道挤满了竞争者。
凤凰网

凤凰网

2021-09-17 13:55凤凰网 徐硕

小鹏终于也坐不住了。

9月15日晚,小鹏推出P5系列,这是其第三款量产车型,售价在15.79万-22.39万元之间,正好填补了小鹏P7和G3之间的 空挡。该车型也被视为与特斯拉Model 3相比最具有竞争力的车型。

早在今年4月,小鹏汽车便开始接受P5 车型的预定。小鹏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宏地表示:“与P7相比,P5的预购数量增长了一倍。”在他看来,等四季度正式交付后,小鹏的出货量将达到每月1.5万辆的峰值,是8月份的两倍多。

无独有偶,在8月中旬蔚来第二季度财报会上,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也表示,将于2022年推出一款车型,价格低于目前所有车型,同时还会通过一个新品牌进入大众市场。在他看来,大众市场缺乏的是有竞争力的智能电动产品,而蔚来即将推出的中低端新品牌售价将在15万-25万元之间。

把目光聚集在15万~25万元市场,成为众多车企的共同选择。零跑在成都车展上宣布,将在今年上市新产品C11,定位中型纯电SUV,售价15.98万-19.98万元;威马则推出W6 ACE极智版,售价在20万左右;特斯拉也确定将推出16万元左右的中低端车型。

造车新势力的集体行动,传统汽车巨头也紧随其后,吉利、长城等并不想将“蛋糕”拱手相送。据HS Markit的调研数据显示,未来10年内,15万-25万元主流新能源汽车产品市场渗透率将从3%增长到40%;到2030年,15万-25万元产品将占据约60%的市场份额。

未来这一赛道中的竞争只会日益激烈,新旧势力层出不穷,并开始不断将产品和价格下探,谁都不愿放弃巨大的市场机会。不过对车企而言,这也将会是人才、资金、供应链等更为全方位的角逐赛。

核心提示:

1.小鹏第三款量产车型P5系列日前发布,售价在15.79万-22.39万元之间。该车型被拿来与特斯拉Model 3,甚至凯美瑞、迈腾、雅阁等相提并论。毕竟,在价格上它们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

2.除了小鹏,蔚来、零跑、威马、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也将目光锁定在20万元级的中低端新能源汽车市场,传统汽车巨头吉利、长城等也不想将“蛋糕”拱手相送。中低端新能源车赛道挤满了竞争者。

3.未来这一赛道的竞争只会日益激烈。不过对车企而言,产能是其迫切要解决的问题,更长远来看,人才、资金、供应链等更为全方位的角逐才是制胜关键。

01、中端市场越来越拥挤

一直以来,中国的新能源市场始终呈现出高端放量、低端爆发的“哑铃”型结构,位于中间部分的中端市场向来不尽人意,但在市场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后,其结构便会同传统燃油车一样,向“纺锤”型结构转变。

“未来车企要打开中间人群市场,这个群体对新能源汽车产品的诉求是求新和求实。”有车企负责人表示,满足这一群体的需求对车企来说挑战更大,只有根据这部分人群需求研发出的高体验产品,才能最终打开市场,推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在李斌看来,大众市场品牌将是一个长期的战略思考,“在蔚来的基础上,大众品牌的研发速度和研发效率只会越来越快。”李斌坦言,但具体的时间还要根据各方面技术的情况以及市场环境进行考量。

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在纯电动乘用车领域,2021年8月高端车型销量强势增长,中低端车走势同样较强,新能源汽车的零售渗透率更是达到17.1%。其中,A00级批发销量达8.29万辆,占纯电动乘用车总量的33%;A级电动车市场份额达到27%,从谷底开始回升;B级电动车达6.05万辆,环比7月增长了23%,占据纯电动乘用车市场24%份额,中端市场销量增速不断加快。

在价格方面,威马汽车首席执行官沈晖认为,介于15万元~25万元间的价格区间内的细分领域将会很快迎来爆发。“得益于产品和价格竞争力的提升,以及牌照政策等优惠的落实,中端新能源汽车市场将会成为一片新蓝海。”

自主品牌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也极占优势。据8月乘联会的数据显示,除特斯拉外,比亚迪、上汽通用、广汽埃安等自主新能源乘用车品牌销量均破万,渗透率达到35%,而主流合资品牌的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也仅为2.7%。“自主品牌车企有可能会成为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增长的最大赢家。”一位汽车领域分析师表示,这种情况下造车新势力要在成本方面下功夫,寻找价格下探的可能性。

或许对造车新势力来说,只有在新的时间节点到来之前,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市场竞争中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否则在传统车企发力新能源汽车以及特斯拉降价的左右围攻下,造车新势力们将面临更为艰难的生存环境。

反观燃油车企业,在新能源积分与碳中和的大背景下,一方面要尽可能减少目前燃油车的排放量,加大力度对燃油车进行技术革新以降低燃料消耗;另一方面,双积分政策使得传统车企要售卖燃油车,就不得不生产相应比例的新能源车型。客观上来说,这些车企的燃油车产销量要被自己的新能源车挤占一部分。

而造车新势力们最近集体主推的20万左右的新能源车,更是让燃油车市场进一步被吞噬。

在小鹏P5发布现场,小鹏董事长、CEO何小鹏不仅提到了特斯拉,还多次提到凯美瑞、迈腾和雅阁。毕竟,在价格上,P5和这些车型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

02、无法越过的产能问题

受制于全球供应链的不确定性,从今年年初开始,造车新势力就为产能头疼不已。蔚来更是在延迟交付、以及短暂停工之间徘徊。2021年二季度,蔚来只交付了21896辆,现阶段其供应链产能只能维持在7500多辆。李斌坦言,虽然冲刺8000辆难度很大,但仍会全力以赴。

2021年4月底,蔚来与合肥市政府共建的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区开工建设,园区初期投资500亿元,预计建成后年产值超5000亿元,整车年产能达100万辆,电池年产能达100GWh,预计将于2022年第三季度正式投产。

7月,蔚来总裁秦力洪对外表示,该工厂制造基地已经成功打桩,进展较为迅速。但在正式投产前,蔚来2022年要交付的三款新车型的压力仍集中在江淮第一工厂上,其产能方面的压力也将在下半年伴随在蔚来身边。

而对交付量不断上涨的小鹏来说,产能压力也是其无法逾越的难题之一。

据了解,小鹏汽车肇庆工厂目前年产 10万辆的能力已经有些不堪重负,尽管其肇庆工厂二期扩建已经正式启动,预计2022年上半年其产能可以提高到年产20 万辆 ,广州工厂预计在2022年三季度投产,即便如此,也无法缓解小鹏现阶段的产能压力。

据媒体报道,顾宏地曾表示,如果小鹏汽车在一两年间需要更多的产能,将会考虑通过合并或收购的方式来扩大产量,以满足交付需求。

“考虑到小鹏的增长轨迹,如果未来我们需要更大的产能,可能会考虑将现有工厂收购,作为我们可以使用的工具之一。”在顾宏地看来,车企应该对工厂产能进行合理的优化,而不是一味扩建。

据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新能源汽车总产能已达到 2669万辆,而2020年全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36万辆产能闲置和产能过剩问题非常严重,供需不对等问题亟需解决,有分析人士称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数量太大,且处于小而散的状态,未来或许会出现企业兼并重组的可能性,进而提高产业集中度。

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留给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机会和时间都所剩无几。

【本文作者徐硕,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凤凰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