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电商三国杀,二代掌牌人

所有人都知道他基本不会再现身于台前,但这一手合情合理的“垂帘听政”,多少有点儿拖泥带水、婉转缠绵。
2021-09-10 08:05 微信公众号:FN商业 王叁

不知不觉,电商三巨头都已经完成了创始人与接班人之间的过渡。

自封“风清扬”的马云筹划十年终于退隐江湖,但江湖里似乎没有他的令狐冲;黄峥用最短的时间让拼多多跻身三分天下的电商格局,但他的退休也来得最快、最狠、最猝不及防。

刘强东,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卸任”:卸任了京东旗下几十家公司的职务,卸任京东主体总经理职务,也卸去了“豪放爽快”的光环。

所有人都知道他基本不会再现身于台前,但这一手合情合理的“垂帘听政”,多少有点儿拖泥带水、婉转缠绵。

徐雷终于以“最合理”的身份站在京东的舞台中央。

9月6日,京东集团宣布,京东零售CEO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将负责京东集团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继续向京东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汇报。

在2018年“明尼苏达往事”后,一系列负面消息包围了京东,“失去”了刘强东的京东如何前进,显然是利益相关者最关心的问题。

刘强东对于京东的烙印太深,他的那张身穿橘黄色限定款背心的照片,视觉冲击力太强。

作为国内互联网巨头中企业和创始人绑定最密切的一个,刘强东曾是京东的壁垒,也是京东的“软肋”。而在刘强东缺席之后,无论是企业管理层面,还是公众舆论层面,京东需要有人站出来。

轮值CEO,是最合适的选择。

“轮值”一词的可读性太强,在极其特殊的2018年,似乎天时大于人和,地利强于能力。

当时,京东所面临的局面非常严峻。除了事件曝光后第一个交易日蒸发的27亿美元、最高时蒸发的600亿美元市值,京东在活跃用户、使用频率和时长等方面刚刚被拼多多全面超越。

“这是京东历史上内外部环境变化最剧烈的一年。”

说这话的时候,京东刚完成史上规模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徐雷以京东商城轮值CEO的身份首次露面并发表就职演说,而且是在“明尼苏达事件”之前

2019年初,徐雷第一次以京东商城CEO的身份参加年会,而多年来担任主讲的刘强东,仅仅写下了一封贺岁信,缺席了京东年会。

但同样是2019年,京东最终交出了超预期的财报:京东集团全年净收入57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9%;净服务收入为66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1%。

在刘强东“深度蛰伏”的2019年,这份答卷的实际操盘手显然是徐雷,而他的职位之前已经没有了“轮值”。

随后的一年半,徐雷始终站在京东的台前,一直是京东赴港上市、京东健康上市和京东物流上市的C位,刘强东则开始接连卸任各种职务,直到徐雷再进一步升任集团总裁。

刘强东只剩下76.9%的投票权。

在徐雷还未升任京东集团CMO之前,担任京东商城CEO的沈皓瑜,曾是最有望接班刘强东的人。刘强东对沈皓瑜的评价极高,但后者在2016年离开了京东。

沈皓瑜离任一年后,京东商城在2018年7月开始实施轮值CEO制度,徐雷是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如今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接任徐雷的辛利军成为京东零售集团CEO,这个职位已经没有了“轮值”的前缀。

京东的“轮值CEO”制度期间,自始至终只有徐雷一个人担任过“轮值CEO”。

三年过渡期之后,徐雷用足够的业绩得到了刘强东的认可,坐稳了京东接班人的身份。

实际上,从加入京东到完成最终的角色转换,徐雷用了十年。在刘强东被迫“退隐”之前,徐雷的身份是京东618创始人,也是大众认知中的摇滚型高管。

2007年,京东投资人徐新引荐徐雷加入京东,担任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顾问职务。此前,徐雷曾在联想集团负责过品牌及网络推广工作,还曾在好耶广告担任北京公司总经理职务,营销经验丰富。

在升任京东商城营销副总裁后,徐雷曾退出京东,在鞋王百丽控股的优购网任职CMO。而在此期间,京东曾经历过一场痛苦的变革。

那是在2012年上市之前,刘强东第一次决定建立一套自我运转、自我发展的体系,同时通过放权来培养有战略思考能力、可自主决策的高管团队。

之后的一年内,一批职业经理人以CXO的身份空降京东,来负责京东的日常运作。而刘强东本人则跑到美国,本意是给自己充电,但无心插柳,“邂逅”了奶茶妹妹。

那一次的放权之后,“空降派”与“元老派”难以磨合,股价一路下跌。直到刘强东新婚归来,重新聚拢各项业务主导权,才带领京东走出了阴影。

这次组织架构变革给京东埋下了隐患,更准确地说,职业经理人策略失效,在刘强东的心里埋下了不安的种子。后来的“轮值”制度,如今手握的一票否决权,很难说不是这颗种子结出的果实。

2013年,刘强东宣布京东“休养生息”,并对未来战略进行了重大调整和部署。曾短暂离开的徐雷,在这一年重新加入京东,并正式开始了升迁之路。

2016年,徐雷任职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2017,升任京东集团CMO;2018年,升任京东零售轮值CEO。

徐雷的履历,与马云接班人张勇极其相似,都是在集团上升期加入,带领核心业务做出成绩后,得到创始人的认可。

张勇将双十一从“光棍节”变成网购节,徐雷把京东6月18日的年中总结会打造成618购物节。这两个“联手”改变了国内电商市场消费习惯和产业格局的人,站在“剁手人”空空如也的钱包上,眺望远方。

张勇加入阿里担任淘宝网CFO,也是在2007年。2011年淘宝商城(后改名天猫)独立后,张勇出任总裁;2013年,升任阿里巴巴集团CMO;2015年,升任阿里集团CEO。

2019年9月10日,阿里20周年庆,马云正式宣布退休,他和张勇合唱了一首《You Raise Me Up》,正式完成了权力的交接。

从2009年的周年庆上宣布“十年后退休”,到眼泛泪光兑现承诺,阿里的权力过渡漫长而复杂。

而张勇当时接过的阿里,显然比如今的京东更加沉重。阿里在随后的两年中屡次陷入舆论的漩涡,每一次的杀伤力都不亚于“明尼苏达事件”中的炮火。

正如张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所说,“必须时刻清醒,睡觉都得睁着眼睛”。“逍遥子”张勇很难真的逍遥,但跨过门槛更加艰难的徐雷,后面的路则平坦了太多。

相比于马云和刘强东无法彻底放权的退隐,黄峥的退休显得干脆利落。

2020年7月1日,黄峥宣布将卸任拼多多CEO;今年3月,黄峥辞任拼多多董事长,由拼多多联合创始人、现任CEO陈磊接任。

黄峥还在股东信中表示,其1:10的超级投票权将失效;其名下股份的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以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决策;其承诺个人名下的股票在未来3年内继续锁定,不出售。

41岁的黄峥和6岁的拼多多,无疑都还在当打之年。但黄峥选择去追逐儿时的科学家梦想,进行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的研究。

从黄峥手里接过重担的陈磊,是电商三巨头中唯一一个以联合创始人身份接班的二代掌门人。

2002年,黄峥从浙江大学毕业后进入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系读硕士,陈磊当时在同系读博士。二人共同署名发表过论文,后来一起在谷歌工作,还共同申请过专利。

2007年,黄峥离开谷歌自主创业,陈磊加入他第一次创业的欧酷网之后,就从未缺席黄峥的创业经历。在黄峥后来创办的乐其、新游地、寻梦、拼好货(拼多多前身)等公司中,陈磊始终是CTO。

拼多多用短短四年时间突出重围,甚至在阿里与京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成了不可忽视的对手。大部分人都知道拼多多依靠的是下沉市场,但很少有人研究明白下沉市场的核心。

陈磊属于最早看明白的一波人。早在拼多多成立之初,陈磊就力主将农产品引入电商平台,带领团队打造了“农地云拼”技术体系。

2019年,拼多多的成交额首次破突破万亿元大关,其中农(副)产品的成交额达到了1364亿元,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农产品电商平台。而在2020年,拼多多的农(副)产品成交额更是直接翻倍,最终累计超过了2700亿元。

无论是与创始人的关系,还是对于企业发展的功绩,陈磊接班黄峥都难有争议。黄峥也因此成为放权最快、也最彻底的电商创始人。

在一线互联网企业中,只有字节跳动的张一鸣与其相似。

今年3月份黄峥宣布退休之后,张一鸣也在5月份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由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张一鸣和梁汝波同样是大学同学,同样一起创办过不止一家公司。

而在陈磊上任之后,多次强调“拼多多继续做农业”,还设立了100亿元的“农研专项”,延续着创办企业之初就定下的战略方向。

如果说马云的天马行空对应着张勇的脚踏实地,刘强东的退居幕后对应着徐雷的群龙有首。从企业核心战略层面看,拼多多的权力过渡最为自然平稳,丝滑得好像黄峥没有离开过。

马云是“退而不得”,他依然要为曾经的言论接受监管的审视,在阿里陷入舆论危机时让自己的名字顶在最前方;刘强东则是“退而不休”,即使卸掉一切职务,但绝不下放的投票权才是权力交接的真正终点。

年仅47岁的刘强东,依然是京东最老道的舵手。

在2021年的下旬,电商三巨头接连迎来了新掌门人时代,竞争的格局也将因此而发生变化,即将到来的双十一正是最好的舞台。

三家完成交接的背景、原因、故事都各不相同,但不变的是变化。如果连创始人都能“说走就走”,那就再没有任何一个职位可以一成不变。

但眼下的这个时代,将是逍遥子、文艺青年和技术男的正面对决。

【本文作者王叁,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FN商业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