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双汇上演狗血连续剧:“废太子”发文爆八十岁火腿肠教父“陈年猛料”

无论继位的是老大还是老二,都无法决定帝国的兴衰。所以,无论万隆是否会受到法律惩处,双汇未来的命运都还无法确定。
2021-08-19 11:29 格隆汇APP 电饭锅

父子相残这个话题吧,出现在社会频道上还可以说道说道。放在经济频道,还真没什么讨论的价值。

道理大家都懂。涉及到政治或者商业,尤其是后者,人性之中不免会掺进许多复杂的成分。好好的清水,搅一搅就浑了。嘴里喊着爹地,心里全是生意。

权力也好、财富也好,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而欲望泯灭人性。所以生于商场、宫闱间,莫谈亲情。

万隆父子反目这事儿,原本大伙儿也是当成一出好戏来看,笑一笑就好。

但是,随着昨晚万洪建一篇饱蘸血泪的雄文出炉,万隆的底裤被这位好大儿掀了个底朝天。我们知道,双汇的狗血剧没这么简单了。

假如万洪建所言属实,那么万隆——这位中共党员、高级政工师、双汇集团创始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必须要给党和国家,以至全体人民一个交待。

1

“废太子” 二度逼宫

一路把双汇这出大戏追下来的朋友们,应该都明白“二度逼宫”这个词的含义。

在观赏万隆是如何被“废太子”掀开底裤,哦不,是万洪建究竟爆了那些陈年猛料之前,咱们先来复习一下上次“逼宫”的情景。

根据万洪建的亲口描述,当时的情况一度非常精彩:

2021年6月3日上午10点,万洪建走进万隆办公室,想跟父亲汇报点事情。一个是自己计划离开香港,在内地和美国待一段时间;

另外一点比较重要,是想对CEO任职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但万隆一听就急了,反问万洪建道:“谁告诉你的?”

这一点,在万洪建最新的爆料里有详细的解释,咱们稍后再聊。

目前只需要理解一点:万隆不是什么圣明仁君,他的权力欲极其旺盛。有传言称,接班人话题在双汇一直是个禁忌。

太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万洪建触碰了禁忌,碰了一鼻子灰。知道自讨没趣,为了避免和父亲冲突,只能溜之大吉:“你要这样讲,那咱两个就没啥话可说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勉强可以算“peace and love”。但此时,一个不该露面的人出场了。

万洪建正准备走出办公室,万隆的秘书沈瑞芳上前,对他又是呵斥又是拉扯。

这位沈秘书的动作彻底引爆了万洪建,据本人描述,他“情绪激动、大声狂呼‘滚’,并用拳头砸向靠墙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直至满头鲜血。”

万洪建之所以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秘书这么敏感,也在昨晚的爆料里有详细的解释。

其中有一个细节是:这些年来,万隆始终住在香港,和母亲的接触远不如这位“贴身”秘书

据万洪建回忆,在当时混乱的情况下,只有弟弟万宏伟用冰块拂去了他脸上冒出的鲜血。而万隆,则是冷静地指挥保镖们一拥而上将其按倒在地,然后拍照取证。

“宏伟是个善良的人,与世无争。”万洪建这样描述他的这位弟弟。

在万洪建被免去董事职务一个月多后,上周五,万宏伟被任命为万洲国际董事会副主席。

可见,被免去所有职位的万洪建对接替自己位置的弟弟并无怨恨,这多少说明,他远不如父亲那般醉心权欲。

因此,这回他再次“逼宫”,大概率是已对万隆心灰意冷,决定与他鱼死网破,还天下一个真相,和公道。

2

“天下第二檄文”

“咱没做过坏事,咱不怕!”

在万洪建昨晚发表的这篇《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中,有这么一句挺有意思的话。

这句话大概率出自万隆之口,它之所以有意思,是因为看过全文会发现:万隆这十几年,可以说把坏事儿都干了个遍。

稍微跑个题,这篇文章条理清晰、逻辑流畅。如果算一篇檄文,私以为至少算“天下第二”。中国历史上千古传颂的檄文无数,骆宾王自然第一,但万洪建大义灭亲,着实大大地加分。

回到这篇文章,虽然只有寥寥2000余字,但是信息量极大。说万洪建用纸笔做刀枪,一把扯掉了万隆的底裤,丝毫不夸张。

在文章中,万洪建提出了万隆的四宗罪,咱们从小往大说:

第一宗罪,包养情妇。

大家应该猜到了,这位情妇就是前面出过场的秘书沈瑞芳。万洪建称“万隆和沈瑞芳姘居时间近20年,无情把母亲一个人孤零零抛弃在漯河,也不允许别人把她接到香港”。

抛弃糟糠之妻,何其冷血。私德方面不做过多评价,接着看工作方面的。

第二宗罪,任人唯亲。

这里主要针对的是万洲国际CFO郭丽军,万洪建称,“郭丽军同志并不懂双汇的产、供、销、研,这两年给万洲带来的累计亏损超过千万美元”。

而父亲钟爱郭丽军的原因,竟然是“他听话、老实,最容易被驯服,更便于被驾驭”。而郭丽军也投桃报李,身体力行地迎合老板以报答知遇之恩。

这就要说到万隆的第三宗罪,肥美损中。

具体做法,是万隆和郭丽军不顾双汇管理人员的强烈反对,签发的“关于调整美国六分体价格建议”。并且进口六分体的结算价从21000元/吨提到25800元/吨。

这批接近10万吨的六分体,当然让美国公司史密斯菲尔德赚了钱,但给双汇造成的损失超过8亿人民币。

如果只是单纯的亲美战略,还不至于罪大恶极,但万隆的可恨之处还在后面。

那就是他的第四宗罪,化公为私。

一方面,在2013年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成功后,万隆私吞了把50多亿港币和3.5亿股奖励股票;

另一方面,万洪建称,万洲国际其实本质是双汇与史密斯菲尔德的拼盘,目的是通过眼花缭乱的财务手段和复杂的架构,将双汇的钱不露痕迹地转出境外。

如果是真的,那这个罪名就大了。今天中午,万洲国际发公告称万洪建指控不实。但从历史中我们知道:如果万隆真的做了这些事,其实也并不奇怪

3

屠龙中年之悲歌

万隆今年已经八十一岁了。

无论万洪建爆料是否属实,万隆此生的故事,都可以定性为一出“屠龙中年变成恶龙”的悲剧。

说他是屠龙中年,是因为万隆相对年轻时绝对是一个经营天才。

1984年,他44岁,终于当上了双汇集团前身——漯河肉联厂的厂长。当年,就把账本上的连年亏损变成了盈利。

1991年,漯河肉联厂销售额超过1亿。次年举债引入火腿肠生产线后,不过6年,双汇火腿肠问鼎全国产销第一。千禧年来临时,双汇集团收入超过60亿。

但万隆之所以变成恶龙,也在于他不但在经营上天赋异禀。在玩弄资本游戏上,也算得上一个无师自通的天才

从2003年开始,万隆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双汇国企搞成中外合资最后私企,终于完全落到了万隆私人手里。一番操作,秀得人眼花缭乱。

具体操作是这样的:2003年之后,双汇在现金流只有5亿左右的情况下大笔分红,为2006年转让双汇集团100%国有股权打下了基础。

2007年,高盛和鼎晖作价20.1亿元收购双汇。当时舆论就怀疑,万隆此举是贱卖国有资产

据万洪建爆料,从鼎晖手中,万隆得到了5%的双汇股份,也就是2亿美元对价款项,并且这笔收入至今没有申报和纳税。但为什么没人怀疑他像万洪建所说的“损公肥私”呢?

这就不得不佩服万隆的用心良苦了。关于高盛和鼎晖的这笔收购,背后站着的是投资大佬罗特克斯。之后,罗特克斯又将股权转让给了万洲国际。

至于万洲国际,正是万隆所控制的公司。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万洲国际的唯一股东和实控人是兴泰集团,持股34.11%。

而兴泰集团,正是万隆和双汇高管们于2007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其中,万隆持股14.4%,另外三位高管张俊杰、何科、李冠军分别持股6.17%。

2014年,万洲国际上市。到2020年,万隆持有万洲国际股权从8.85%达到22.35%。13年后,万隆终于将双汇从一家纯纯的国企,变成了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私企。

万隆在双汇之上布局了极为复杂的七层股权,为达成“大一统”,也算苦心孤诣了。可惜这份苦心全扑到了中饱私囊上面,没有继续投入到双汇的经营。

否则,双汇的生猪屠宰量也不会从2015年的1230万头下滑到去年710万头,今年一季度的猪肉业务经营利润更是大跌70%,只有6200万美元。白白将“猪茅”称号拱手让给牧原。

如今,牧原的市值已是万洲国际的三倍,双汇发展的股价也在一年之内暴跌60%。曾几何时,双汇还是全国第一肉类品牌,然而试看今日之域中,已非双汇之天下。

4

结语

双汇这个事儿看下来,很容易让人想到历史上的明成祖朱棣、唐太宗李世民、汉武帝刘彻,乃至秦始皇嬴政。

除了媒体们大肆使用“废太子”、“帝国”等词汇之外,更因为这几位帝王都曾卷入夺嫡之争。并且在皇位继承这个千古难题上,各有一段精彩的故事。

不过,刘彻把太子刘据逼死之后,还是承认了错误,按照太子的治国思路为西汉王朝休养生息奠定了基础;

李世民做掉哥哥当了皇帝,虽然开创了一段盛世。不过他废掉太子承乾后,扶上的嫡三子李治却几乎将李氏王朝拱手相让;嬴政更不用说,大秦二世而亡,多少跟废长立幼有点关系。

总结来说,无论继位的是老大还是老二,都无法决定帝国的兴衰。所以,无论万隆是否会受到法律惩处,双汇未来的命运都还无法确定。

我们只能希望,万隆亲手做起来的河南第一大品牌,不要葬送在他自己、或者万氏家族的后代手里。

【本文作者电饭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格隆汇APP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