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人类的本质就是磕CP?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剖析这一现象,磕CP上头可能代表了多数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失意,或者将现实中寻求不得的感情寄托于对CP的想象中。
2021-08-16 07:18 品玩 沈丹阳

一年一度的七夕,在情侣们的翘首以盼、单身狗的万般抗拒中,如约而至。

听说,某电商平台玫瑰花的销量,较之情人节增长了402%;听说,某快递公司为了助攻七夕,推出了匿名且无消息提醒的惊喜派送;听说,高铁也推出了表白专列,可以通过车厢的电视屏幕向在路上的意中人表达爱意;还听说,就连某拆塔游戏里的王昭君都上线了七夕主题的皮肤,大厅对话区中回响着经久不绝的:CPDD(要找对象的快点加我好友)。

不过,对精神和物质都极大丰富的当代年轻人来说,七夕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与自身相关。

“CPDD就算了,不过看着这些CP在峡谷里作妖挺有意思的。”

“今天是七夕啊,对这些节日没什么感觉,不过磕到了我CP的爱情,满足了。”

“虽然没有对象,但磕的CP已经要让我打胰岛素了,蹲一个七夕的大糖。”这样的上头发言,存在于微博、豆瓣、抖音、知乎、小红书、B站弹幕,以及你能想到的每个互联网角落。就算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你问问正追剧的奶奶,她也会悠悠地告诉你“在看里面的人谈对象”。

而这些现象都指向了一个真相:人类的本质就是磕CP。

CP(Coupling的简称),最早其实来源于日本ACGN同人圈,本意是指恋爱关系的角色配对,而后广泛应用到了影视剧综中,粉丝一般自行将作品中的角色,配为同性或异性情侣,现在也泛指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

总得来说,这届网友们的磕CP行为主要有如下几种:1、磕“官配”CP;2、磕“真人”CP;3、魔幻的拉郎配。

官配顾名思义,即官方配对,是按照作品本身的故事情节推出的一种人物配对方式。基于作品内容对人物的雕刻与感情的渲染,官配是最容易圈CP粉的模式,也打造出了很多观众心中的“国民CP”。

比如被称为21世纪中国第一对国民CP的“小燕子与五阿哥”、古早级偶像剧中的“直树与湘琴”,以及承载了无数90后儿时爱情幻想的“工藤新一与小兰”。当然,国民CP也不局限于男女,随着近几年耽改剧的盛行,男男CP成了很多观众的心头好,可谓前有《陈情令》中的“博君一笑”,后有《山河令》里的“浪浪钉”。

但由于爆款作品数量有限,且多数官配都活在作品里,演员们虽然会配合剧宣“炒CP”,可随着剧集热度的退却和自身工作重心的转移,他们现实生活中能提供给粉丝们的“糖”十分有限。

因此,万能的网友们便自行挖掘了磕“真人CP”的技能。真人CP大体上也有几个类别,其一是正主官宣了恋爱或婚姻关系;其二是粉丝把正主在作品中的关系代入到了现实中(即便CP双方对此并不承认);还有一种,是曾于公开场合有过多次互动的知名人物,他们意外地被网友们冠上了CP之名。

在追星文化浓郁的当下,前两种情况早已屡见不鲜,而第三种现象的频频出现一方面体现出网友们的无底脑洞,另一方面再次证明了磕CP是一种流淌在人类血液中的基因般的存在。

就说刚过去的东京奥运会,当体操小花芦玉菲对着镜头笔芯微笑之时,原本还在卖力解说的钟Sir突然“卡顿”,随之宠溺一笑并脱口而出道:“美丽的芦玉菲”。短短几分钟的直播,让无数网友将“磕到了”激动地打在公屏上,还有人快速地脑补出了一部《体操小花x金牌解说》甜宠文。

好磕的奥运CP远不止一对。在天才少男少女组合杨皓然和杨倩斩获了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赛金牌的现场,网友们一边高呼中国运动员真棒,一边也在手舞足蹈地磕CP。有网友因为听说杨皓然并非单身而颇感失落,还有网友因此高呼一句“好一对凤凰传奇”,更有网友在杨皓然亲口承认了单身后兴奋万分。直到最近杨皓然开通了抖音账号,第一时间只关注了杨倩,引起一众吃瓜网友围观。

在广大网友眼里,就连yyds马龙和欧洲最强种子选手奥恰洛夫之间也是满满的CP感。说来这也是段“虐恋”,在奥恰洛夫与马龙交手的十二年19战中,从未赢过一次比赛,就连私下去玩台球,他还输给了马龙七百块钱。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奥恰洛夫对马龙的情谊,不仅常常求合影,还时不时拉过来对方rua一通。

就在这届网友磕“马里奥CP”上头之时,也不乏上届网友冲出来高呼“马龙是张继科的!都给我磕!”。

你以为网友的想象力就到此为止了?太天真了。

在圈地自萌的B站中,还有一种被称为“拉郎配”的魔幻主义磕CP行为。简言之,就是硬把一对没有感情基础、甚至从未谋面的男女/男男/女女撮合在一起剪辑CP视频,这被网友们亲切地称之为“磕氛围”。

在CP粉的脚本中,体弱多病又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可以爱上同样有原生家庭问题的西方大反派伏地魔,也可以喜欢上斩妖除魔的霸道总裁孙悟空,还可以与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心心相印,更不用说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迪迦奥特曼。

除此之外,葛优和郭德纲在拉郎配中有三世情缘、张艺兴和岳云鹏上演再见前任、苏大强和容嬷嬷爱得难分难舍……..

敢问这届网友,还有你们磕不到的CP吗?

当磕CP逐渐成为了这届网友的集体精神狂欢时,不免有人提出疑问:磕CP到底为什么这么香?

如果用科学理论来解释,这种上头现象其实与人们脑内的多巴胺相关。密歇根大学的肯特布里奇(Kent Berridge)教授认为,人类的大脑中存在着“想要”和“喜爱”两套系统,多巴胺更多属于前者,它能促使人们去采取行动,喜爱则会让人们因为感到满足而停止追寻。

在这个理论之下,磕CP上头的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因为多巴胺是一种“快乐素”,当网友们因为磕CP得到了快乐,就会下意识地去继续这种行为,从而获得更多的快乐。

“一开始是因剧生情,追完剧之后,会去微博和b站看他们的花絮。网上冲浪的时候看到他们拍戏的互动,还会猜测他们(真人CP)是真是假,如果看到有人跟我有相同的想法,就会很激动。”敏月曾因《陈情令》开始磕“博君一肖”,她表示磕CP时内心其实有两个自己,一个是理智的自己,她知道这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另一个是感性的自己,像侦探一样寻找两个人之间的蛛丝马迹,一旦找到了会获得巨大的快乐,如此反复循环。

而从社会学的角度来剖析这一现象,磕CP上头可能代表了多数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失意,或者将现实中寻求不得的感情寄托于对CP的想象中。

“粉丝们就像所有人一样住在现实世界,传统的社群生活正在解体,大多数的婚姻都以离婚告终,大多数的社会关系都短暂肤浅,物质价值凌驾情感和社会需求。粉丝们从事和自己良好教育完全不相称的工作,智力水平在事业生活中受不到有趣的挑战。”詹金斯教授曾在被认为是粉丝文化开山之作的《文本盗猎者》中如此写道。

在“逃离”和“表达”两种情绪的影响下,磕CP这件事也催生出了众多二创视频/网文的创作者。他们以电视剧、电影、综艺、动画等作品为原型,在工作和学习的间隙以全新的内容模式,来构建符合他们内心期待的人类情感世界。

但不可否认的是,凡是容易上头的事都有风险,磕CP也不例外。

因为CP塌房的速度太快了。

一方面,随着“磕CP”现象的普及,影视剧综的片方发现如果某对CP成功出圈,就能为作品带来远超自然观看数的流量,这也一度成为了中外影视剧营销的必备手段。比如《神探夏洛克》就凭借着“福华CP”之间欲说还休的互动,赚足了观众的眼球与收视率。同理,国内的小甜剧上线之前,也必定会让男女主“炒CP”,通过将观众的八卦值拉满来为作品本身预热,而CP的营业期一般会在作品热度散去后停止。

“如果后面CP本主完全没有交集了,哪怕网友的二创能力再强,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要是哪一方传出其他的恋情,或者跟别人炒CP了,那就意味着塌房了。” 安若说她磕CP以来,遇到塌房的事数不胜数。

另一方面,真人偶像和明星失格事件频频发生,CP本身可能已不具备让粉丝寄托理想情感的资格,而这时握有创作力的CP粉随时都会成为一种反噬力量,让偶像和明星塌房的速度更快一点。

虽然但是,那要如何理性的磕CP呢?

“只要爬墙速度快,塌房就追不上我。”

【本文作者沈丹阳,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