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3年巨亏20亿,叮当快药毅然选择“流血上市”

叮当快药下一步的机会是与药企合作锁定非医保用药,不过这需要很强的医生、医院运营能力。叮当快药的优势在药品端,未来的挑战可能在医院和医生端。
深燃

深燃

2021-06-25 09:30深燃 唐亚华

从医药O2O大军中杀出来的佼佼者叮当快药要上市了。

6月22日,医药新零售平台“叮当快药”所属公司“叮当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正式冲击IPO。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叮当快药累计亏损额高达20.64亿元。“28分钟送药上门”的服务是好,但高昂的开店成本、履约成本、推广宣传成本,透露出这不是一门能轻松赚钱的生意。

近年来,叮当快药配齐了药、医、慢病管理三大板块,不再鼓吹医、药、险生态闭环,转而讲起了数字药房的故事。事实上,如今的连锁药房都在谋求转型,自建线上平台还是接入第三方是一个分叉路口。叮当快药所探索的线上线下一体数字药房正好为行业打个样。

对叮当快药来说,其优势是有体量庞大的线下药房,背后有仁和集团的药企基因,如果跑通数字药房的商业模型,将会是医药新零售领域的领头羊。但目前,它还陷在成本高昂、流量来源不足、处方流转承接方面的挑战。

如果此次顺利登陆港股,叮当快药将和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平安好医生三巨头同台竞技,医药电商战火将再次升级。

三年亏损20亿,送药上门是个苦生意

招股书显示,叮当快药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分别为5.85亿元、12.76亿元、22.29亿元、7.8亿元,2020年叮当快药营收增速为74.69%,相比2019年的118.12%有所下降, 但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这一数字进一步下降为56%。

叮当快药的收入主要來自两大部分:药品及医疗健康业务;市场推广服务、上架费及其他收入。其中药品及医疗健康业务包括线上直销、业务分销及线下渠道产生的收入,这块占总收入的95%。招股书指出,过去几年收入增加得益于品牌建设投入增加,以及智慧药房网络的扩大。

收入及增速尚可,但净利润不容乐观。2018年、2019年、2020年叮当快药分别亏损1.03亿元、2.74亿元、9.2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7.67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3297万元。三年多累计亏损额高达20.64亿元。

不少人好奇,叮当快药的钱花在了哪里?

招股书显示,在叮当快药的费用中,履约开支和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占了公司收入最大的比例。

具体来看,公司的履约开支包括物流及仓储服务费用,在过去三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占叮当快药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7%、15.7%、12.7%、12.4%。

除此之外,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也是一大烧钱主力。叮当快药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的推广营销费用分别为1.4亿元、2.79亿元、4.4亿元及1.75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4.1%、21.8%、19.8%、22.5%。另外,研发成本占比分别为5.4%、4.1%、3.7%、2.5%。

在这样的情况下,叮当快药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毛利润分别为2.4亿元、4.7亿元、7.66亿元、2.37亿元,相应毛利率为41.1%、36.8%、34.4%及30.4%。

叮当快药解释称,毛利率下降是由于成本增长率高于收入增长率,而这一增长又是由于以下三个动作:线下药房扩张、营销推广增加、收购药房网。

2020年底,叮当快药累计花费2.18亿元,收购了药房网52%的股权。药房网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线上线下药品及医疗产品零售业务,药房网也通过其DTP药房提供新专科药物。

短期来看,业务收购带给了叮当快药一定的亏损,但长期来看,线下药房扩张、成本偏高或许是其亏损的重要原因。

京东健康2020年总收入为193.8亿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盈利7.5亿元,而叮当快药两种统计口径下都是亏损。相比较之下,叮当快药的财务数据不算突出。

精心策划的上市?

最近,叮当快药的动作不少。先是6月8日,叮当快药获得新的资金注入,投资额达2.2亿美元,投资方包括TPG亚洲基金、兰馨亚洲、璞林资本、盈科资本等。

而就在不久前,叮当快药刚刚经历了一次内部大调整,股东和高管发生了大变更。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5月20日,叮当快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泰康人寿等18名机构股东集体退出,徐军、俞雷、罗萌、于庆龙、冯钢等11名董事/监事从主要人员中退出,其中,俞雷此前担任的职务为叮当快药CEO,冯钢为东南事业部总经理,其他人员则主要为机构股东代表。不仅如此,叮当快药的注册资本从2020年12月9947.6815万变更为5294.12万元,几乎减半。

令人惊讶的是,在退出的18家股东中,北京中关村龙门基金投资中心、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祺瓴股权投资中心、泰康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是2020年底新进的股东,仅不到6个月时间就选择退出,原因未知。

有媒体指出这是为上市计划做组织架构调整,而《财经》报道称,叮当快药可能因为业绩没有达到预期和现金流出现了问题。这些猜测均未得到叮当快药方面的证实。

从招股书可以看到,叮当快药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杨文龙直接或间接持有叮当快药53.23%股权,招银国际合计持股7.28%,TPG Capital持股6.34%,软银合计持股5.96%。另外,泰康人寿保险、中金公司、OrbiMed奥博资本、海尔集团旗下基金分别持股2.06%、1.97%、1.27%、1.03%。

59岁的杨文龙有着多重身份,自2001年7月起就担任仁和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叮当快药是杨文龙的二次创业。2015年,叮当快药打出了响亮的口号:“28分钟送药上门”。单是拼速度,叮当快药就打败了众多对手。为了保证服务,叮当快药开始自建药房,逐步完善药房网络。

从业务来看,叮当快药主要包括快药、在线诊疗、慢性病与健康管理三大板块。快药指的是药品配送服务,叮当健康在国内14个城市建立了302家智慧药房;在线诊疗业务背后,平台有16名全职医生、58名兼职医生、800多名外部合作医生、397名药剂师;慢病管理包括用药与剂量指导、复诊提醒、处方续签,健康状况信息反馈及医疗知识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叮当快药声称要打造医+药+检+险的生态链条,新增快速检测和保险业务,2021年6月,叮当快药完成2.2亿美元的战略融资,但“医+药+检+险”闭环却变成了“医+药+险”。此次提交招股书,叮当快药再次对自己的业务进行了重组,变成了“药+医+慢病管理”

这也是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三大标配,这三块业务都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在资本市场有故事可讲,微医、平安好医生等走的都是这样的路径。

种种迹象表明,不管是融资,还是公司股权与人员变动,抑或是重新归置三条业务线,都是叮当快药团队精心为上市做的准备。

数字药房的故事靠谱吗?

从O2O到医药新零售,互联网公司从来不缺故事。如今的叮当快药,还有新故事,那就是正在打造的数字药房,也叫智慧药房。

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处方药流转,药店作为承接方,能够在这样的政策红利下,切到处方药市场这块蛋糕,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医院处方外流,有三个承接方,传统药房、数字药房、医药电商。对于传统药房而言,转型方向有两个,一是自建互联网平台,二是接入京东、美团、阿里等平台。

在互联网医疗行业资深分析师陈乔姗看来:“药店是医疗形态中离患者距离最近的,它能够通过服务提高用户粘性、复购率、销售额。叮当快药既有线下药店,也有线上平台,可以给国内其他连锁药店的数字化转型打个样,如果它未来的盈利率、客单价、订单量、药品及健康管理服务都能取得突破,它就能成为转型的领头羊,大家可能都会朝着这个方向来走。”

当然了,数字药房如果真的做好,前景不容小觑。

“数字药房的重点是精准营销,它通过数字化的管理精准掌握客户的需求,比如根据用户偏好和需求,定期推送优惠券,或设置58元免运费,强行提高客单价,做各种用户拉新促销活动。其实就是把互联网的玩法运用到了传统行业里,有数字化的触达手段,营销会更精准,借此降低运营成本,降低压货率,能够解决实体药店经营里的大问题。”陈乔姗解释。

如果叮当快药在这一模型上能做到最优,不仅自己盈利能力加强,还能赋能传统药店,输出解决方案。

目前,市场对叮当快药的一大疑问在于,其商业模式是否真的跑得通?因为即便他们已经承担了高昂的履约成本,公司亏损严重,网络平台上仍然有人在吐槽药品无法准时送达,可见成本和体验难以兼顾。

御湘湖国际健康城信息中心总经理、互联网医疗专家曲晓良对深燃说:“对叮当快药来说,目前市场上的流量基本已经被瓜分了,流量获取是最大的问题。另外,他们的专科医疗服务延伸欠缺,目前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可控产业链,单纯靠感冒、发烧等即时用药不足以承担公司的后续发展。”

他指出,叮当快药下一步的机会是与药企合作锁定非医保用药,不过这需要很强的医生、医院运营能力,承接处方外流同样需要医生资源,叮当快药的优势在药品端,未来的挑战可能在医院和医生端

叮当快药奔跑了6年,往前看,公司版图一直在扩大,往后看,医药新零售走向了更大的市场。已上市的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平安好医生已是港股互联网医疗三巨头。4月,微医刚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目前还未有进一步进展,如今叮当快药冲击IPO,港股的医疗战事即将上演。

【本文作者唐亚华,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深燃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