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特斯拉中国「减速」,从一块46万㎡土地的「流标」开始

后备土地的“流标”,让特斯拉产能提升计划充满了未知数。如今,特斯拉已经在“数据落地”问题上做出了重大让步,他们是否还能获得那块土地,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2021-06-22 09:20 棱镜 陈弗也

距离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两公里处,有一块46万平方米的土地正待开发。

在公开的土地出让公告里,这块地被标为“上海自贸区临港重装备产业区G4PD-0303单元N01-03A地块”。在媒体报道中,它则被写成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二期扩建项目”。过去3个月,关于这块地的归属问题,备受外界的关注。

3月2日,上海土地交易网挂出了这块土地出让公告,明确表示准入产业类型为“新能源车整车制造”,这被外界认为是向特斯拉定点投放的土地。

不过,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到了3月底,该地块的交易状态变成了“流标”,此后便再无新的交易信息。

一位接近上海临港新片区的消息人士向作者透露,这块土地之所以流标,是因为临港并没有像3年前那样给予特斯拉优厚的政策支持,在出让土地时,制定了比较严格的受让要求,“它肯定不敢拿了”。

就在土地流标之后,今年上海车展期间,又发生了全国关注的特斯拉“车顶维权事件”,进一步将特斯拉的舆论危机推向高潮。傲慢、不尊重中国消费者是外界对特斯拉批评的重点,这一系列事件之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策略也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他们在微博上开通了“特斯拉法务部”的账号,并在简介中写道“独立思考,明辨是非”,坚持了一贯“不妥协”的态度;但另一方面,在至关重要的“数据安全”问题上,特斯拉做出了重大让步。

5月25日,特斯拉宣布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以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将大陆市场销售车辆的数据存储在境内。

从三年前的“万千宠爱”,到如今“命运多舛”,这背后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变局,以及特斯拉与中国市场的深度博弈。

拿地条件转变

“今年3月起,对特斯拉的政策有一些转变,比如拿地不会像三年前那样容易了。”上述接近临港新片区的人士告诉作者。

公开资料显示,前述流标土地面积为461142.4平方米,投标起始价为51879万元,在价格上与3年前的第一块土地接近,并不苛刻。不过,据作者获得的一份有关该土地的“预合同”显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对土地受让方提出了更为具体的要求。

比如,3个月内支付出让款;30个月内工厂要竣工,36个月内工厂要投产;固定资产投资不低于68.8亿元,投资强度不低于14925元/平方米。

不过,对比该地块周边其他土地的“预合同”可知,这些要求与其他地块相比并无区别。对于急需扩大产能的特斯拉来说,达到这些要求也并非难事。

和一期拿地政策相比变化最大的是这条要求:土地出让方要求受让方在5年内达产销售收入不低于每年750亿元,达产税收不低于每年20亿元。这个要求几乎是3年前临港管委会出让第一块土地时的两倍。

当时,临港管委会要求特斯拉在5年中投资140.8亿元,并在2023年实现产值750亿元,产生22.3亿元的年税收,但第一块土地面积是第二块土地的1.88倍。

据上述人士透露,让特斯拉此次不敢轻易拿地的主要原因是贷款和补贴政策变了。一期工厂时,临港政府协调了多家银团给特斯拉提供了纯信用贷款,加上临港管委会给予的多项补贴,特斯拉相当于“白手起家”建起了一家工厂。但在二期土地出让时,尽管特斯拉一再要求给予同样的贷款和补贴,但此次临港方面没有同意。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3月份,特斯拉宣布获得中国银团为期一年、总额不超过5.21亿美元(约合3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协议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利率只有央行公布的一年期利率的90%。

彼时,马斯克也明确公开表示过,特斯拉在中国建设的工厂,所需要的资金绝大部分都会从中国募集,特斯拉公司只会出很小的一部分,而5亿美金足以支撑上海工厂第一期项目的建设。

博弈数据落地

据上述消息人士介绍,让临港方面态度发生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特斯拉的“数据落地”问题。

特斯拉等智能汽车就像一个行走的影像收集仪,特斯拉在其汽车周围安装了八个环绕摄像头,并辅以12个超声传感器和一个前置毫米波雷达。但与国产智能汽车不同的是,此前特斯拉的影像数据并没有储存在中国国内。此前,甚至有《西安商报》等媒体报道称有小区已不准特斯拉进入。

今年3月21日,马斯克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公开发言时称,特斯拉绝不会向美国政府提供其在中国或其他国家所收集的任何车辆和用户数据,但并没有表态会将数据在中国境内存储。

4月6日,一则“特斯拉车内摄像头高清画面”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黑客发布的视频展示了AI监测的内容,包括视线方向、是否使用手机、摄像头是否被遮挡,非常清晰。新华视点官微随即发表评论指出,车内安装摄像头或许客观上在保证驾驶人和车辆安全等方面可以带来不少便利,但无论是什么程度的便利,都绝不能以随意让渡个人隐私和信息为代价。“特斯拉们应该明白,车内涉及到的隐私不是你想采,就能采!”

随后上海车展期间的“车顶维权事件”,所涉及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是数据落地。

维权的女车主多次强调,他们不相信特斯拉提供的数据,认为特斯拉提供的数据经过修改,并一直要求特斯拉提供最原始的数据。这也使得双方的纠纷陷入僵局。

5月1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则发布了《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个人信息或者重要数据应当依法在境内存储,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通过国家网信部门组织的数据出境安全评估。

17天后,特斯拉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特斯拉已经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以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并将陆续增加更多本地数据中心。所有在中国大陆市场销售车辆所产生的数据,都将存储在境内。

特斯拉同时表示,将向车主开放车辆信息查询平台。此项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特斯拉将尽一切努力来贯彻执行汽车数据安全管理工作,确保数据安全。”

特斯拉“鲶鱼效应”

“目前看来,特斯拉的态度已经转变了很多,不如以前那么高高在上了。”前述消息人士称。

6年前,在特斯拉计划在中国建厂的消息传出后,迅速成为各城市竞相争夺的“宠儿”。上海、广州纷纷开出了优厚条件,向特斯拉抛出了橄榄枝。

最终,上海从这场争夺战中胜出。2018年5月10日,特斯拉在上海成立独资公司,两个月后,马斯克飞往上海,签署了投资建厂的协议,特斯拉在美国本土以外的首座超级工厂呼之欲出。

上海超级工厂位于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重装备产业区内,占地面积86.4885万平方米,当时的土地出让价仅为9.73亿元,远低于市场价。

为了支持超级工厂的建设,临港新片区充分发挥了自贸区的政策优势,各项审批一路绿灯,创造了“特斯拉速度”:2019年1月7日,工厂正式开建,当年12月30日,首批Model 3就完成了交付。

上述接近临港新片区的人士向作者直言,上海之所以将特斯拉“特招”过来,是希望特斯拉能够发挥“鲶鱼效应”,将上海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潜力激发出来。

一直以来,上海是中国汽车产业重镇,拥有龙头企业上汽集团,但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上海的优势则并不明显。2014年开始,新能源汽车公司遍地开花,如蔚来、小鹏、理想、比亚迪、威马、哪吒等,他们分布在上海、广州、深圳、温州、嘉兴等不同的城市,各城市也陷入了“新能源汽车之都”的暗战中。

但到了2018年,国产新造车行业陷入低谷,很多公司量产无期,甚至陷入“PPT造车”的指控中,连如今风头正健的蔚来汽车李斌也一度被网友戏称是“最惨的男人”,各地对于国产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转入观望态度。而当时特斯拉已经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并实现量产,谁能将它收入囊中,谁就有更大的机会在这场暗战中胜出。

这条“鲶鱼”没有让上海失望,超级工厂的建立很快吸引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在此聚集,临港新片区也成为了上海新的汽车产业高地。

根据《关于以“五个重要”为统领加快临港新片区建设的行动方案(2020-2022年)》,该片区要在2021年打造智能汽车千亿产业集群,是该片区首个达到千亿规模的产业集群。另有官方文件则显示,到了2025年,该片区的智能汽车产业产值要达到2000亿。

6月7日,上海国资委官方消息称,临港新片区举行了“造车进临港”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集中签约的活动,上汽集团、延锋汽车、广微万象、东山精密、麦格纳、李斯特、上检中心等18家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落地临港新片区,涵盖汽车整车、汽车芯片、自动驾驶系统、汽车内饰等多个领域。

几天前的6月3日,有媒体报道称宁德时代将在上海超级工厂附近建设一家大型汽车电池工厂,每年可生产80GWh电池,将会是宁德时代产能最大的工厂。从去年开始,宁德时代成为了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

虽然宁德时代表示对于该传闻不予置评,但一位临港新片区内部人士向作者证实了该消息,并称宁德时代建厂的消息不久将会正式对外发布。

“价格屠夫”不再?

“在上海,Model 3就像街车一样,到处都可以看到。”多位上海本地人曾向作者感叹。

如今,上海的燃油车牌照竞标价已经超过8万元,而作为新能源汽车,Model 3则可以免费上“绿牌”,这对于上海市民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更为重要的是,得益于一系列优惠政策,国产版Model 3的成本和价格一降再降。

2年前,进口标准续航升级版的Model 3的售价高达36.39万元,如今这个版本的国产车只需要24.99万元,降价幅度超过了3成。

Model 3就像“价格屠夫”一样,深度影响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

“很多人说,Model 3定价25万元左右,抢的是奥迪A4、宝马3系、凯美瑞、雅阁这些车型的市场,但事实上,25万元这个卡位,可以影响到全系新能源汽车。”一位国内新能源汽车从业者向作者直言。

在他看来,国产新能源车无论什么车型、如何定价,都会被消费者拿来与Model 3进行比较。

小鹏P7是直接对标Model 3的车型,根据小鹏汽车公布的数据,今年5月,小鹏P7的交付量为3797台,创历史新高,但仍不足Model 3一半的销量。

Model Y是特斯拉新推出的一款SUV车型,去年12月开始在上海超级工厂生产,拥有34.79万元和37.79万元两个定价。这款空间更大、更适合家用的车型对于主打SUV的理想、蔚来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今年5月,Model Y的在华销量首次超过了Model 3。

根据乘联会数据,今年5月,Model Y的在华销量是12728辆,而Model 3的销量则是9208辆。

不过,上述从业者也表示,“价格屠夫”不是贬义词,特斯拉降价对国产新能源汽车厂商是个挑战,但也会让行业更加充满活力,迫使国内厂商有更足的动力去提高品质,降低成本,从而让消费者可以购买到更优质、便宜的新能源汽车。

此刻,在经历了艰难、被质疑的时期之后,国内造车新势力也迎来了他们最好的时期。

根据乘联会数据,1月至5月,国内新能源车销量依次增长274.6%、679.2%、239.6%、189.8%及177.2%,远高于整个汽车行业的增速。前五个月,新能源车渗透率达到了9.4%,同比提升3.6个百分点

蔚来、小鹏、理想、哪吒、零跑这些造车新势力的交付量也水涨船高。

以今年5月为例,蔚来交付6711辆,同比增长95.3%;小鹏交付5686辆,同比增长483%;哪吒交付4508辆,同比增长551%;理想交付4323辆,同比增长101.3%;零跑交付3195辆,同比增长1226%。

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特斯拉既是他们的榜样,又是他们的竞争对手。上述从业者向作者表示,国内的各厂商对于特斯拉获得的优厚待遇“颇有微词”,他们认为自己在与特斯拉进行着一场并不公平的竞争。

前述接近临港的消息人士也指出,正因为此前的补贴等政策,也让特斯拉有底气将Model 3的价格一降再降,但现在形势正在变化。

3月24日,特斯拉突然宣布,现售Model Y全系价格上调8000元,即刻生效,国产长续航版从33.99万涨到最新34.79万元,高性能版从36.99万涨到37.79万元。

“政府补贴政策变了,加上特斯拉接连出问题,对它未来的要求是要提高质量,涨价也是自然而然的。”该消息人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临港新片区的产业规划也发生着微妙变化。公开信息显示,新能源汽车仍是该片区产值最高的产业集群,但却不是该区最重要的产业。

根据《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前沿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临港新片区的重点任务是“加快发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民用航空等前沿产业集群,积极培育智能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绿色再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氢能源等新兴产业”。

其中,“集成电路”是排在首位的重点产业,那里将会建设一座“东方芯港”特色产业园,以推动解决芯片“卡脖子”的难题。根据上海土地交易网,临港新片区正陆续将土地出让给芯片企业。

产能提升迫在眉睫

深陷“刹车失灵”、“数据安全”泥潭的特斯拉,今年4月在华的销量短暂出现下滑,环比下降了27%。4月28日,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披露,特斯拉已经偿还了上海超级工厂的6.14亿美元的贷款,相关贷款合同已经终止。

这一度被外界认为特斯拉有从中国收缩的迹象。但事实并非如此,上海超级工厂对特斯拉的战略意义已经不容小觑。

特斯拉去年发布第四季度财报时曾说,他们计划在今年内将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从25万辆提升至45万辆,不仅要为中国市场生产车辆,还需要保障其他海外市场的车辆供应。

位于德国的欧洲超级工厂是特斯拉在美国境外的第二家超级工厂,但是受疫情和当地环境问题的影响,从去年7月才开始建设,目前尚未投产。而从去年10月开始,上海超级工厂的新车就已经向欧洲市场出口。

今年1月,有媒体援引知情人数的说法,当月上海超级工厂的新车出口量破万,而当月特斯拉在华的销量仅15484辆。中国乘联会则披露了上海超级工厂4月、5月的新车出口辆,分别是14175辆和11527辆,这两个月的在华销量则分别为11671辆和21936辆。

今年5月,特斯拉公关部曾向媒体表示,从今年开始,出口全球范围内的Model 3车型全部由上海工厂供应,包括亚太地区的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等。

逐步增加的销量也提升了中国市场在特斯拉全球市场里的地位。根据特斯拉财报,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在中国大陆的营收占总营收的29%,是美国之外营收最高的地区,去年底,这个数据还只有21%。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市场的收入也仅占总收入的42.58%。

按照目前特斯拉在华的销量(含出口),每年25万的产能显然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将产能提升至45万辆,已经迫在眉睫。

后备土地的“流标”,让特斯拉产能提升计划充满了未知数。如今,特斯拉已经在“数据落地”问题上做出了重大让步,他们是否还能获得那块土地,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不过,截至发稿,特斯拉公关部门没有正面回应作者的询问。

上述新能源汽车从业者则向作者分析,特斯拉不会轻易放弃那块土地。虽然优惠政策不如3年前,但是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能够获得大片工业用地已经实属难得,那块土地对于特斯拉提高产能、为全球市场供车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文作者陈弗也,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棱镜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