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字节跳动,再跳一个台阶?

字节跳动已经经历了9轮融资,如果未来不上登陆二级市场的话,凭借着现在的盈利水平,怕是难以向一众豪华的投资人交代。
2021-04-19 09:53 节点财经 斑马

在互联网圈子里工作,有一句“至理名言”,叫做选择大于努力。普通员工和行业大佬们,都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从融资走向交易所,再跳一个台阶。

01 有多少想“退休”的程序员?

4月13日,据浙江新闻报道,字节跳动推出了一项新的股票期权计划,员工可以以每股126美元的价格将期权换成公司股票。而此外有媒体报道,字节期权外部市场价格为180美元/股,相当于70%折价。

2018年底,在字节跳动完成估值750亿美元的 Pre-I轮融资后,2019年也曾开放过一轮期权换购,当时传闻。这很有可能是字节跳动踏上交易所前与投资者们分享果实前,最后一次“激励”自己人。

两年前的价格是老员工和新员工分别以44美元/股和60美元/股的折扣价等比兑换相应数量的公司期权,而几天前的兑换价格较两年前已经上涨了近300%。

在上一轮字节跳动开放期权兑换后,一位28岁的程序员因为获得数十万的字节跳动期权,实现了财富自由,选择了退休;如果他两年前退休后一直持有字节跳动期权的话,手上的资产到今天又翻了好几倍……

这位28岁退休的程序员是2013年开始在糗事百科工作,后来糗百被收购,他也随着“选择”变成了“字节系元老”。

字节跳动的造富,让员工们心胸澎湃,每次融资后字节跳动的估值都水涨船高,媒体报道,目前字节跳动的估值正接近4000亿美元,看来又有不少人可以“英年退休”了。

据部分员工介绍,这个月字节跳动刚谈完年终奖,公司给出的选择是:拿期权、全部现金、部分期权部分现金。数位员工都表示,去年选期权的人还不是很多,结果今年期权价格翻了3倍,今年有了“风吹草动”以后,大家基本上年终奖都选择了期权。

有一位员工测算后表示,身边的程序员年薪都是30万元以上,加上期权,未来公司登陆二级市场后应该都有能力在五环外付首付。

一位快手员工则称,自己14年去字节跳动面试时,面试官就是张一鸣,当时觉得这个公司太小,转而投向了百度、后来辗转去了快手,虽然在快手也拿了一部分期权,但是还是觉得没去字节太亏,果然是“选择大于努力”啊。

还有几位字节跳动的员工对期权激励的看法是,“选择大于努力”的吸引力不止于普通员工,大佬们有时也会走“选择大于努力”的道路,例如最近加入字节跳动的CFO周受资。

02 CFO是“既有选择也有努力”

互联网公司的CFO有很多,但是像周受资一样,从投资人跳转到标的公司专做登陆二级市场工作的CFO不多。

不久前,小米、雷军和周受资都公开发表消息,周受资从小米离职、加入字节跳动,此时距离他成为小米合伙人仅半年多时间。

另外,去年雷军还授予周受资1亿股的期权、期限是10年、行权价是24.5港元,相当一份面值24.5亿港元的“奖金”,如今周受资也算是彻底放弃了小米的待遇。

所以有网友评论:“字节跳动这是多少期权才能让大佬也变换选择啊?”

然而,周受资的每一步都是既有选择又有努力。周受资在进入互联网企业前是做投资的,他的老东家——俄罗斯投资机构DST投遍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周受资在DST的角色偏向于Deal Sourcing,这是开展投资工作的基础,需要第一时间发现有投资价值的项目。互联网行业风投都存在两个特点:信息不透明和时间窗口短,优秀项目一年融3轮,如果一两个月的机会没抓住,后面就没办法再切入了。

例如周受资在2011年小米成立初期就打算投资时,找不到雷军本人他没有选择等着雷军来见他,而是上天入地也要找到雷军。当能攒起来会面局时,哪怕在一个狭窄拥挤的办公室也要见到雷军、收集该了解的信息,是不是和投资大佬们动辄高端会所谈业务的人设不太一样?

正因如此,周受资这个“前投资人”和绝大多数的科技股关系也都很好。在字节跳动创立的早期,张一鸣在国内融资其实并不顺畅,张一鸣给DST的创始人尤里米尔发了一封邮件。按理说当时的DST看不上字节跳动这个“小虾米”,但尤里米尔在字节跳动估值只有6000万美元时,二话没说,个人直接投资了1000万美元。

字节跳动负责人力的梁汝波在周受资上任内部信中提到,周受资曾推动DST在很早期就投资了字节跳动,看来周受资和字节跳动的信任桥梁在几年前就已经搭建完毕。

现在,对于字节跳动和周受资双方,这次跳槽的意义都很重要。

对字节跳动自身而言,目前可谓“历史最佳时期”。复盘字节跳动的营收增长可以发现,2020年在TikTok面临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取得接近了翻倍的增长,另外利润也翻了将近一倍。

从外部环境来看,科技股的红利期还没消退,近两年苹果、特斯拉、腾讯、阿里、美团、小米等都创下新高。窗口期不等人,2000年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碎后,市场花了十余年时间才缓过来,如果字节跳动错过这次的红利期,难道想要等到下一个10年?

这时,就急需一个操刀过同体量公司的CFO上阵。

对于周受资个人而言,再去操盘一次或几次,或许之后会拿稳大公司的“接班大业”,新浪的接班人曹国伟之前是新浪的CFO;张勇之前是阿里的CFO;之前外界盛传周受资要接雷军的班,周受资跳槽后有媒体评论,“周受资可以不接雷军的班,但可以接张一鸣的班啊。

另外有业内人士分析,周受资在操盘完字节跳动体系的数家公司登陆二级市场后,或许和在小米体系走的路线一样,下一站或许是出任TikTok全球CEO,负责海外业务的扩展。毕竟去年TikTok在海外遇险,当时新上任的CEO凯文·梅耶尔顶不住压力,3个月后就选择了离职,现在也急需对海外市场有足够了解的人来灭火。

03 字节跳动虽伟大,但慢产品仍需输血

在这个“造富神话”的节骨眼上,人们总是喜欢“神化”字节跳动这家公司,甚至互联网圈子里都觉得字节跳动“无所不能”。

事实上,字节跳动虽然伟大,但是从产品矩阵上来分析未来需要的资金投入不少,需要从融资到财务结构进行一次变化,或许这也是周受资加盟的深层含义。

在产品矩阵,头部产品今日头条、抖音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但是字节跳动的所有业务的确处在不同阶段、现在还难言结果,而且它们的发展并不均衡。

首先,字节跳动产品体系中和信息流相关的“快产品”几乎都是“内容+AI分发”这套打法,对于大部分领域而言,确实属于降维攻击。

靠着这套打法,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数字,之前有机构投资者对节点财经表示“字节跳动是中国最大的广告公司”,之后再出现指数级的营收增长、难度极大。

其次,字节跳动要想营收仍然保持高度增长的话,具有增长优势的其他业务必须要跟上。从这两年字节跳动行过多项并购和收购;仅今年一季度又进行了5项收购;同时进入多个业务的表象来看,它对营收增长确有“焦虑”。

谈到其他业务,字节跳动现阶段的扩张点网络文学、游戏、长视频,基本是围绕C端进行的。C端业务可以“赚快钱”但容易见顶,想要细水长流的赚“慢钱”,就必须进军B端。目前字节跳动虽然有教育(打通B&C端)、飞书、车联网、医疗等看似B端的业务,但基本上还是延续了C端的打法,和阿里云、百度智能云等纯粹的B端业务有明显的区别。

再次,B端业务,走轻资产路线的概率很小。现在教育、医疗、在线办公、车联网等B端业务都不是轻资产就能做,大力教育已经提出了三年不盈利的说法,这些业务的收购、启动都需要“输血”。纯B端业务里,字节跳动虽然也靠着收购布局,但是纯B端服务要求厂商要具备足够的行业沉淀、对客户的理解、提供出色的产品技术以及服务,都需要砸入资金进行沉淀。

字节跳动已经经历了9轮融资,2019年终于实现了盈利,如果此时再向投资人开口,这一大笔“重资产投入”的金额,投资人也还是要有所斟酌。

而且如果未来不上登陆二级市场的话,凭借着现在的盈利水平,怕是未来难以向一众豪华的投资人交代。所以,字节跳动的慢产品仍然需要快产品、投资人、整个市场的输血。

04 结语

虽然说“选择大于努力”在互联网界实现了很多富豪的诞生,但是我们也不能过于神化整个字节系,它在客观上有优势,也必然存在劣势。

作为投资者,我们要做的是,看清楚字节跳动的神话与现实;如果作为想加入字节跳动的员工来说,你得看看去的板块是什么业务,你面对的是增量博弈还是存量博弈?

毕竟,在目前的互联网态势下,增量博弈得到的机会远比存量博弈多,而增量博弈中,最需要的就是努力。

至于字节跳动、投资者、员工的选择是否正确?不妨几年后再来评判。

当下,且看字节跳动如何靠资本、流量、算法等优势,一步一步走好“慢业务”。


【本文作者斑马,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节点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