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雷军都 all in 造车了,任正非才开始做金融?

外界纷纷猜测,华为拿下这张支付牌照,下一步想要进军金融和消费领域,甚至还有人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地位悬了。
2021-04-13 21:00 鹿鸣财经 苏苏

3月30日,雷军在最新的发布会上高调宣布,小米要做智能电动汽车,并且预计未来十年要投资100亿美元。

发布会上,51岁的雷军用他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掷地有声地说出:“这将是我人生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我愿意用我人生所有积累的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

小米汽车是雷军最后的创业梦想,对此雷军志在必得,助他圆梦的是小米集团2020年现金余额达到1080亿元,雷军宣称“亏得起”。

此话一出,米粉们一片沸腾,纷纷表示年轻人的第一台新能源汽车,就是小米了。

小米出尽了风头,雷军也被戏称为下一个“雷斯克”。

而另一边,华为低调地拿下了一张支付牌照,华为支付来了。几乎同一时间,华为发布了2020年年报,情况并不乐观。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增速骤降,仅为3.3%,在2019年,这项指标为42%,而手机业务是消费者业务的主力。

曾经在2016年Huawei Pay的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BG云服务部总裁苏杰表示,华为不会申请移动支付牌照,但现在华为打脸了。

外界纷纷猜测,华为拿下这张支付牌照,下一步想要进军金融和消费领域,甚至还有人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地位悬了。

近一年来身陷囫囵的华为,做起金融来真的会有那么大本事吗?

事实上,华为早就开始试水金融领域了。

早已试水金融

华为上线金融服务,比大家想象得都稍早,但由于打法保守,所以并未掀起什么浪花。

2016年8月,华为上线Huawei Pay功能,此举被认为是对标同年2月上线的Apple Pay。不过此时华为并不打算拿下支付牌照,而是选择和银联合作,为其提供手机NFC支付技术支持。

两年后,华为好像开了点窍,为新手机预装华为钱包APP,且不可卸载,在华为钱包的内部,还上线了理财、零钱、保险、借钱、信用卡等业务。

金融中最赚钱的借贷,华为也并不打算出手,而是上线贷款超市为其他产品导流,目前合作了度小满金融、苏宁金融、南京银行平安银行等机构。

图片来源:华为钱包APP

要知道,华为此前还拿下了一张小额贷款牌照——深圳市华宜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宜贷小贷”),具备了放贷资质。华宜贷小贷成立于2017年3月,起始注册资本为10亿,而后增资为30亿,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还曾任董事一职。

但华宜贷小贷一直是一张弃牌,华为没有利用这张小贷牌照放贷。这和华为的内部战略有关联,而且小额贷款公司就目前政策来看只能在本地展业,无法在全国放贷,那么这张小贷牌照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了。

2020年,华为联合中信银行推出Huawei Card,用户可通过华为钱包进行在线申请、额度管理、账单查询、消费分类和在线还款等功能。据悉,华为信用卡为邀请制,仅部分用户有申请入口。

此前的一系列金融服务,华为并未深度参与,反而更像是顺势而为,为了控制风险走得也颇为稳妥,可以说是冷启动。

这次,华为收购了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简称迅联智付),获得了这张支付牌照。值得注意的是,讯联智付原先是华为老对头中兴的全资子公司,中兴曾推出自己的“中兴付”,但一年后出现亏损,中兴将这张支付牌照出售给了被誉为证券版“银联”的证通公司。五年后,证通公司正式卖掉这一纸支付牌照,2021年,迅联智付终于辗转来到了华为手中。

早在2016年华为就开始做Huawei Pay了,为何5年后不惜打脸都想拿下这张支付牌照?

就在Huawei Pay上线的两年后,华为曾经交出一份成绩单:2018年Huawei Pay发卡量同比增长300%,交易流水同比增长350%,交易笔数同比增长400%。

从2018年后,华为的手机出货量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也意味着Huawei Pay的增长潜力巨大,如果还不自建支付渠道,那么一直要向机构缴纳通道费用,这笔账明显不划算。而且拥有支付牌照能够使展业更加合规,规避监管风险。

进一步讲,自建支付渠道也是历来各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为的就是能在自身形成一个金融生态闭环。支付是底层的金融设施,拿下一张支付牌照,通常被认为是企业进军金融的第一步,即打通业务与金融的隔断,实现业务用户到金融用户的链接和跨越。

例如美团近两年来一直在狂推自己的美团月付,近期拼多多、快手等互联网流量巨头也相继拿下了支付牌照,显然它们并不会止步于支付业务。

截止2018年底,华为在国内就有近3亿智能手机用户,华为钱包具有天然的流量入口,可以将支付作为支点,撬动背后整个金融服务产业。

为什么专注于技术的华为开始重视金融?或许财报中可以透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财报显示,华为2020年消费者业务营收增长3.3%,增速达到新低。过去五年来,由于手机业务大获成功,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了飞速增长,是集团营收贡献的主力,2016-2019年,消费者业务营收增速分别为36.2%、45%、31.9%和42%。

制裁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据权威机构Canalys报告显示,2020年大陆市场华为的手机出货量为1.23亿台,出货量和市场占有率迎来双降,年度出货量下降13%,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也从2019年的38%降至22%。

图片来源:Canalys报告

以上的统计数据还包括荣耀手机的出货量,但去年华为不得不断臂求生,忍痛将荣耀手机售出,独立后的荣耀手机与华为再无瓜葛。

手机业务是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收入支柱,但随着芯片库存的消耗,这种下滑趋势在2021年可能会更加严重。运营商业务也陷入了停滞状态,增长率为0.3%。有分析称疫情使得多数通信工程无法继续,英国等国家也宣布与华为停止在5G领域的建设。

两大业务受挫,华为不得不寻找新的营收增长点,而流量变现的方式无非那么几种——电商、游戏、直播、广告和金融,但华为作为设备厂商没有类似抖音那样的巨型流量入口,而游戏等内容也需要较长的投入周期,金融是较为容易的变现方式之一。

华为已拥有近3亿手机终端用户,未来打造金融增值服务的潜力是无限的,因此拿下支付牌照,增强用户粘性,其实是迫不得已又顺势而为的举动。

不过这条路,早就有人替华为走过了。

慢一步的华为

在手机厂商系的金融布局中,小米可谓是先行者。

2014年,国内互联网金融刚刚兴起时,雷军就成立了小米金融,随后小米的金融版图逐步扩大。目前,小米已将第三方支付、网络小贷、银行、虚拟银行、保险经纪、融资担保、保理等牌照收入囊中。去年,小米集团还率先拿到了一张消费金融牌照。

2018年,小米金融从集团中拆分出来,成为了独立运行的机构,如今已更名为天星数科。近年来,天星数科发力小微金融和个人信贷业务,如今天星数科的to B业务已累计放贷超千亿元。

小米一马当先,OPPO和vivo也紧随其后,开始积极地筹备金融部门,寻求相关金融牌照。2019年,OPPO还找来了原小米金融信贷业务负责人担任OPPO金融CEO,被认为是剑指小米。

图片来源:新流财经

从上图中可看出,在四大手机厂商中小米的金融牌照数量和业务规模都名列第一。

但另外两家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从去年起,OV两家的金融事业掌门人相继被曝离职。2020年9月,OPPO金融CEO陈曦被爆离职,陈曦此前一直担任小米金融信贷负责人;而今年3月,vivo数字金服中心的总经理王磊也告别了vivo,王磊此前是网易金融的总裁。

难看的业绩或许是两位掌门人离开的原因,OPPO金融发展至今,自营业务的信贷余额超过5亿,而vivo并未公布相关数据。

另一方面,来自顶层的监管更让OV两大手机厂商的金融业务处于尴尬地位。

2020年11月2日,一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横空出世(下称《新规》),要求网络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亿元,并且与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开展联合贷业务不得少于30%的出资比例。

除了网络小贷牌照,OPPO和vivo手中并没有其他金融牌照,但这手上张牌照已然失去含金量,它们不像小米那样进可攻退可守。

缺少牌照,是OPPO和vivo金融事业前进的拦路虎,而如果不拿下含金量更高的牌照,除非加大资本注入,那么又将成为一把绝命刀。

如果华为想要盘活手中的3亿用户,那么横亘在华为面前的,也有牌照门槛这一难题,但凭借华为的资本和背景,拿下消费金融牌照或者银行牌照或许也不是难事。

华为并不缺少消费场景,华为的手机、智能家居以及智能汽车等业务,都可以将金融服务嵌入其中,未来的增长空间巨大。

不过更大的难度在于华为自身的金融造血能力,从一个硬件大厂到软件的搭建并不是一朝一夕的,流量、场景以及相关金融配套的落地,这都离不开高层对于金融业务的重视,但手机厂商通常缺乏这样的意识与基因。

此外,近几年监管对于金融行业的收紧也使得金融的盈利能力逐渐走低,互联网金融已经没有什么故事可讲了,就在去年年底,全国的P2P机构已从高峰值5000多家,逐渐清退到了0家。

雷军能高调地说出要all in造车,但任正非显然不可能向世界宣布要去放贷。

显然,华为的属性以及监管环境决定了它可能并不会大举进军金融领域,但上亿的自生态内部流量如果运营得当,仍然有利可图。

尾声

有不少分析认为,华为支付将挑战现有的支付格局,但是曾经苹果Apple Pay在国内市场的失败却印证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难以被撼动的事实。

同苹果一样,华为的Huawei Pay正好也属于NFC支付,五年前苹果尚未攻下支付这座城池,虽然手握支付牌照,但如今身为“泥菩萨”的华为又如何能重磅出击呢?

况且华为是一家专注技术型的公司,金融基因并不强,难以在支付领域向巨头们发起挑战,当用户更换手机品牌后,也会流失一部分支付用户。

但未来一定没有市场吗,并不。

我们可以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去年央行数字人民币在小范围实验成功了。

届时,可能会形成一个绕过支付宝和微信的新的数字支付体系,但身为第一移动终端的手机厂商是不可或缺的,到那时候,小米、华为、OV等手机厂商系支付的春天或许将来临。

你在第一层,巨头们已经在第五层了。

参考资料:

1.界面新闻——华为的2020:营收净利在夹缝中增长,消费者业务增速骤降

2.经济观察网——Huawei Pay成立两年后:发卡量增长300%,交易流水增长350%

3.新流财经——华为打开“钱包”搞金融,严卡入围白名单,谁能拿下华为3亿月活?

4.新流财经——vivo金融掌门人出走

【本文作者苏苏,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鹿鸣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