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造车新势力的焦虑,靠回国缓解

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仍需在下一代技术上进行大量投资,经过2020年的“戴维斯双击”,2021年新能源汽车赛道将会跟家拥挤,快速抢占市场至关重要。
2021-03-15 07:37 格隆汇新股 路易十三五

回国二次上市

从2018年开始,蔚小理相继在美股上市,已经筹集了147亿美元资金,且他们上市融资的脚步还在继续。

昨天市场上就传出消息,说中概股造车三兄弟蔚来、小鹏、理想(蔚小理)将在今年内赴港上市,融资规模在50亿美元左右,占扩大后股本的5%。市场上还有人爆料说,小鹏除了要在港股上市,还计划在A股科创板进行第三次上市。

才上市没多久,蔚小理就要回国,事情快得让人有些错愕。

要知道,美股对全球股市具有估值锚的作用。美股市场环境开放,国际资本众多,对企业融资、提升估值帮助巨大,是全球资产的重心。从2000年新浪赴美上市开始,美股就成了中国科技企业最青睐的上市舞台。

可从2019年开始,美国对中概股限制政策就持续加码,在美国本就受歧视的中概股步履维艰。去年4月份,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更导致信任危机,做空接踵而至。一时间,中概股人人自危。

于是,最近中概股又掀起回国上市潮。前有阿里、京东、网易;后有B站、百度、中国电信——距离本土市场越近,也就越容易被理解。

不过蔚小理与上面这些“不差钱”的科技巨头,又不一样。

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仍需在下一代技术上进行大量投资,经过2020年的“戴维斯双击”,2021年新能源汽车赛道将会跟家拥挤,快速抢占市场至关重要。

所以蔚小理此次“跑步”回国背后,应该还有更现实的因素。

新势力的焦虑

用两条公理,可以概括目前造车新势力的生存图景:

1. 生存是公司的基本需要;

2. 公司需要不断扩张,但市场的蛋糕总量有限。

造车新势力去年在资本市场混得风生水起,特斯拉、蔚小理的市值成倍上涨,抬升了汽车产业链甚至整个股市估值,股民、基民跑步入场只为从新兴产业中分一杯羹,对汽车板块甚至是股票市场产生正反馈作用。

新能源车板块受到爆炒,一方面得益于去年各大央行“大水漫灌”,推高了资产价格;另一方面也多亏汽车板块自己争气。

新能源汽车拥有故事,消费者更是愿意买账。只要技术足够成熟、设施足够完善,谁都乐意花费更少的能源成本、使用成本,享受更加直接粗暴的驾驶乐趣、更加智能化的出行体验。

而特斯拉、蔚小理非常擅长讲故事,或者说,他们需要讲故事。

特斯拉的火星故事自不必赘述。

在蔚小理“三剑客”中,蔚来定位豪华汽车,而换电模式可以增加产品附加价值。在过去,动力电池技术限制了新能源汽车的附加价值。而蔚来汽车“可充可换可升级”的概念,回避了电池的许多缺陷,例如里程焦虑、电池衰减等等。所以,换电站本身就是扩大用户规模的亮点。

小鹏则讲了一个智能驾驶的故事,2020年股价翻了1.8倍。小鹏2019年在研发上花费20亿元,不算少,何小鹏号称将在2021年,用智能驾驶技术把马斯克“打得找不着东”。

理想则是通过增程式路线,打造了一个经济节能家用车的温馨故事。

销量!销量!销量!

可是即便故事讲得再好,最终痛点还是会落到“销量”“业绩”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上。

造车本身就是重资产行业,而新势力与传统造车势力相比,起步更晚、产业基础更加薄弱,估值与业绩的偏离就会更大。

所以,新势力更需要生态搭建,比如建立深度学习系统、优质服务和换电站体系、更强劲动力电池和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等等,来讲故事“收割”资本老同志,来提升经营活动现金流。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特斯拉这个优等生,已经基本上从泥潭中跑出来了。公司在2020年已经实现盈利,不仅荣登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冠军,而且综合毛利率达到20%左右。

但蔚小理这几个普通学生,却还没有实现盈利。

蔚来汽车2020年实现营收翻倍,手上也捏着400多亿元现金储备,但仍然亏损50多亿元。公司在汽车销量上也同样翻倍,只不过原本销量基数还不大,数据的价值也就打了折扣。不过这并没有阻碍蔚来去年的亮眼表现——公司去年市值翻了11倍。

蔚来的换电站很有故事,有利于提升估值。但换电站也是公司盈利空间提升的最大掣肘。换电站建设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拉低了企业综合毛利率。

现在公司必须硬着头皮把换电模式推进下去。蔚来创始人李斌自己也说,现阶段换电站还不考虑盈利。换电造成的亏损,又必须在未来由用户规模来弥补,因此只要能推动用户规模不断扩大,建设投入就会不断被摊薄。

蔚来另一大买点——无微不至的服务——也是这个逻辑。

小鹏和理想,还是这个逻辑。

小鹏2020年的增速甚至比蔚来还亮眼,营收和销量都同比增长超过150%。不过与蔚来一样,仍在亏损且销量基数小。

理想则是从一开始就打算绕过新能源汽车的“先天缺陷”,采用燃油带动增程式动力系统。公司同时也在积极储备技术,比如充电桩和智能驾驶,不过纯电动汽车要等到2023年才上市,目前这些技术仍然不见踪影,故事也就不能长久。在蔚小理“三剑客”中,理想的市值仍然排在最后。

公司要实现“财务自由”,必须将商业模式跑通,用销量撑起体量。

而蔚小理要跑通商业模式,需要用大把真金白银往里砸。如果蔚小理没有足够的业绩支持,估值水平还在原地踏步,一旦市场资金供应减少,恐怕在融资问题上该承受的压力,还是得咬牙承受着。

可问题是,他们有这么大的承压能力吗?市场蛋糕又如此有限,新老玩家都想分一杯羹,谁又能保证蔚小理一定会胜利呢?

与时间赛跑

放眼整个汽车板块,时间是朋友。

全球新能源车销量,预计将在2030年达到全部汽车销量的30%左右。在中国,2030年的比例会达到40%。也就是说,至少在未来三、五十年里,新能源汽车销量仍会继续爬坡。

而如果算上补能技术不断发展、配套设施扩张、智能化程度提升等等,新能源汽车生态不断完善,将逐渐扫除新能源车销售障碍,引导市场信心建立自我验证、实现良性循环,恐怕30%~40%的目标都过于保守。

福特、大众、雷诺、比亚迪、长城、吉利等车企转型成功,带着自研技术继续在赛道上加速狂奔;广汽、北汽、上汽、长安等等传统车企与科技巨头之间的合纵连横,苹果、谷歌、华为、百度也将加快切入新能源车赛道……

这些高端玩家要么有钱、要么有技术,要抢占市场份额只是时间问题。蔚小理如果能在这段时间内跑通商业模式、保持技术优势,成功概率还是有的。

但对于蔚小理来说,如今时间更像是敌人。

如果特斯拉是新能源汽车的标杆,那么蔚小理就是中国最先向特斯拉看齐的车企。要利用好先发优势,他们就必须赶在进入存量竞争阶段之前,获得资金、推动销量。

可是传统造车势力、科技巨头正在将触角伸向新能源车赛道,蚕食新势力的生存空间。

在欧洲,特斯拉已经跌落神坛,2019~2020年市占率从5%下滑到3.5%,不敌大众、PSA、戴姆勒等等传统大品牌,在品牌中排名第十一。

碳排放目标的制定和巨额罚款的压力,将传统车企推向新能源车赛道,计划了与特斯拉的矛盾。随着2020年底“碳中和”过度阶段收尾,2021年特斯拉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而到2025年减排目标再次提高,特斯拉必然面临更大挑战。

在中国和美国市场也是如此。

而且,销量、业务规模、净利润完虐蔚小理的玩家,比比皆是。

小结

百度在新能源车赛道上,蔚小理承受着传统车企没有的焦虑,但拥有互联网时代的先发优势;他们必须在资金上很能打,也必须在商业模式上经得起考验。

2021年将是新能源车赛道竞争的关键节点。时间是朋友,也是最大的敌人。其他玩家进场,势力比自己更强,无意会加剧蔚小理的焦虑。

而蔚小理要与时间赛跑,以资金换时间,在未来寻求突破,现阶段必然会加大融资力度。这也解释了蔚小理“跑步”回国的动机——短时间内用资金撑起生存空间,不做烧钱一流,而是烧钱、融资“双一流”。

但话又说回来,即使成功上市并拿到融资,后续挑战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蔚小理?哈!愿他们成功。

【本文作者路易十三五,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格隆汇新股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