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旷视再冲IPO:三年半累计亏损143亿元

时隔19个月之后,国内CV巨头“旷视科技”二度向IPO发起冲击,只不过,这次上市地从香港换到了上海。
钛媒体APP

钛媒体APP

2021-03-13 16:28微信公众号:钛媒体 林志佳

时隔19个月之后,国内CV巨头“旷视科技”二度向IPO发起冲击,只不过,这次上市地从香港换到了上海。

3月12日晚,上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Megvii)首发申请科创板上市获受理。这是继2019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之后,该公司再次对外披露业务进展、经营管理模式、产品布局等关键信息和数据。

2019年8月25日,旷视第一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两个月后赶上地缘政治风波、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之中。据路透社报道,在首轮港交所上市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尽管旷视方、蚂蚁方面都回复了相关质询,但港交所未批准其IPO申请。据财经,负责承销的高盛、摩根大通、花旗等美国投行评估后也认为上市有风险。2020年5月,旷视放弃赴港IPO。

不过,目前旷视回A股上市的压力也不小。就在本月11日,与它并称为“AI 四小龙”的依图科技申请中止科创板上市流程,何时再次启动上市还没有确切消息。更早之前,柔宇科技云知声等多家企业终止科创板上市进程。即便是已经在上交所排队的上市企业,也收到了数百个问题的拷问,还会面临随机抽查、现场检查的可能性。

相比一年前科创板的热流涌动,如今上交所对排队上市企业的资质审核愈加严格,这或将给旷视接下来的上市进程带来很大考验。

时间回溯到2010年,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姚班”毕业生印奇、唐文斌、杨沐三人创办了旷视科技。

公司主要聚焦物联网场景的人工智能的计算机视觉(CV)技术,起家于人脸识别,在计算机视觉领域与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并称 “AI四小龙”。目前,该公司基于其自主研发的Brain++平台的AI能力,构建了包括AIoT操作系统、AI硬件和软件应用在内的AIoT产品体系。

成立至今,旷视共完成9轮融资,从资本市场上拿到了近100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蚂蚁集团为旷视大股东(15.08%),与淘宝共同持有29.41%的股份。

除阿里系外,旷视投资方还包括创新工场富士康联想集团等。但联想、创新工场等股东目前并未在旷视持股股东之列。此前旷视曾回应称,这是由于VIE架构调整的缘故。

核心财务方面,旷视2017、2018、2019年营收分比为3.04亿元、8.54亿元、12.6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4%;2020年前九个月,旷视取得7.16亿元收入,低于2019年同期。旷视在招股书中的解释称:由于新冠疫情导致部分客户复工率较低、订单数目波动、运输能力受限、现金流收紧,对其履约造成了不利影响。

与市面上绝大多数AI公司情况类似,旷视的巨额营收背后也伴随着大量亏损。招股书披露,自2017-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旷视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2.5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九个月,旷视净亏损达到7.75亿元、28.00亿元、66.43亿元与28.46亿元。

招股书显示,扣除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造成的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公司累计扣非归母净亏损为30.95亿元。

作为一家AI技术驱动的公司,研发费用是旷视的重要投入部分。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02亿元、6.06亿元、10.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6.50%、70.94%及82.15%。

值得注意的是,到了2020年前九个月,研发费用比例已达到104.16%,这表明旷视已将所有营业收入用以公司研发。

旷视招股书称,公司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驱动型企业,尚处于创业期,报告期内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系统层、算法层、操作系统及AI重新定义硬件的研究创新,引领行业创新发展。

具体业务上,旷视主要聚焦三大领域的AI商业落地: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

2012年,旷视进入消费物联网领域,以SaaS产品的形式服务全球开发者及企业用户,为其提供数十种AI能力。该项业务营收从2017年度1.5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3.6亿元,营收增幅超过140%。

2015年,旷视进入城市物联网领域,推出了人工智能摄像头,并不断强化硬件能力以配合尖端计算机视觉算法。截至目前,旷视已累计打造四大品类、数十款硬件产品。此项业务发展增速最快,营收从2017年度的1.6亿元增长至2019年度的8.3亿元,为百余座国内城市、十余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营收增幅超过400%。

2017年,旷视进入供应链物联网领域,随后推出了智慧物流操作系统“河图”,并自研包括AMR机器人、SLAM导航智能无人叉车、人工智能堆垛机等多款智慧物流硬件。该项业务从2018年收入0.46亿元增长至2019年0.7亿元,收入规模近乎翻倍,2020年1-9月已经实现收入0.54亿元。该业务收入占比从2017年的0%,到2020年1-9月达到7.5%。

招股书显示,城市物联网领域业务是旷视第一大收入来源,占比64%,主要客户是像东华软件这样的产业集成商;消费者物联网领域是该公司第二大收入来源,占比约30%,典型的合作场景是刷脸认证(包括支付认证、手机解锁),客户相对更集中,蚂蚁金服一度位居旷视前五大客户之列(2017年、2018年)。

毛利率方面,消费者物联网领域最高,去年前三季度高达80%。城市安防的毛利率则不到30%,低于同行平均61%的毛利率,拖累了旷视自身毛利表现,整体仅达到44%。

值得关注的是回款方面,报告期内旷视有回款慢、账期长的问题。招股书显示,旷视从2017年的2.14次/年,到如今1.2次/年,数值越小,回款越难,表明公司应收账款账期加长、回款难度增大。

总结来看,经过多年发展,旷视在AI领域有一定的商业化变现能力,但收入增长飘忽不定,研发投入长期且数额高,回款也愈来愈慢,导致亏损规模有持续扩大的风险。

此外,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一次演讲时,曾公开表示“曾帮助旷视寻找合作伙伴,包括美图、蚂蚁金服,让他们拿到了大量人脸数据”。旷视并未在招股书中提及此事。但针对于外界探讨的AI人脸识别的隐私问题,旷视则表示,其正在研发人工智能安全与伦理研究中心项目,预算为200万元。该项目将“建立一套相关的AI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机制,有效解决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问题”。

蚂蚁集团曾对此回应称,从未提供任何人脸数据给旷视,双方过往合作仅限旷视授权其图像识别算法能力给蚂蚁单独部署和使用,不涉及任何数据的共享和传输。目前双方已无相关业务合作。

此次如果顺利通过科创板上市审批,旷视计划公开发行不超过2.53亿份CDR,将从中国资本市场中募集资金60.18亿元人民币。其中约三成(22亿元)用于建设基础研发中心;约五成投入到AI物联网解决方案、智能机器人、传感器等研发项目中;剩下不到两成(12.6亿元)用于补充运营流动资金。

【本文作者林志佳,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钛媒体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