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市场环境下,跨境电商迎来新发展

在政策、社会环境和经济的作用下,跨境电商非但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反而因为政府采取的有力措施迎来良好的发展环境,甚至传统的封闭型经济体都开始对跨境电商敞开大门。
2021-01-14 10:01 商界 盖盖

编者按:在政策、社会环境和经济的作用下,跨境电商非但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反而因为政府采取的有力措施迎来良好的发展环境,甚至传统的封闭型经济体都开始对跨境电商敞开大门。

2020年1月份,做代购生意的小马像往年一样,高高兴兴地飞了2019年春节前最后一趟,她从韩国免税店带回几箱日化产品,想着在节庆期间大卖一场,来个完美收官,不料,一只“黑天鹅”却从天而降,新冠疫情爆发了。

接下来,停飞、封锁、隔离成为2020年最常见的词汇,全球供应链出现了严重的脱节。“好不容易等来国内物流恢复,卖完节前的囤货,但后续出国不便,没东西卖了。”在这种情况下,小马把目光转向国内,决定疫情稳定后立马飞一趟三亚。

来到三亚,却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因为限购,一个人只能买12件化妆品,和韩国买的量比就是个零头,机票钱都赚不回来。”

经过疫情的长时间洗刷,像小马这样的小代购基本存活无几。许多买手,纯代购平台,或是围绕代购而衍生出来的物流快递等行业都被重新洗牌。

而另一方面,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情况下,面对新的环境与市场格局,跨境电商却意外迎来好势头。

海关总署网站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国内跨境电商增长迅猛,2020年通过海关跨境电子商务管理平台验放进出口清单24.5亿票,同比增长63.3%。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通过海关跨境电商管理平台进出口1873.9亿元,同比增长52.8%。

可以说,在政策、社会环境和经济的作用下,跨境电商非但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反而因为政府采取的有力措施迎来良好的发展环境,甚至传统的封闭型经济体都开始对跨境电商敞开大门。

在这场融合全球贸易的游戏里,一面是消亡,一面是增长,有人出局,有人入场。在颠覆性的创新下,早前的传统方式已经被取代,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已经创造全新的市场环境,并企图占领市场。

01、逐渐消失的代购

“野生代购”的被取代是注定的,疫情只是加快了这个节奏。

一方面,部分个人代购并不合法规,因代购获刑已经不是新鲜事,几年前,“离职空姐代购案”曾轰动全国,最终经北京市高院发回重审,该空姐被判有期徒刑3年,罚金4万元。

最近,深圳海关也在华强北琳琅满目的名牌化妆品背后,集中破获一起跨境电商平台走私案,案值达6亿元。

需要厘清的是,海外代购行为本身并不违法,并不必然构成走私罪,是否违法取决于代购者是否申报和缴纳关税。然而绝大多数人对于代购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并没有清晰的判断,甚至有从业者抱有侥幸心理,为了利润最大化铤而走险。

此外,消费者还需要面对的可能是在购买代购商品时质量得不到保障,或者在售后维权等环节的权益也得不到保护。

如今随着《电子商务法》的施行,代购的违法成本将会大大增加。长期来看,个人代购的时代即将终结,未来代购市场将只剩企业运营主体。

另一方面,当前,我国跨境电子商务正成为各级地方政府促进转型升级、拉动外贸发展新的增长点。并且伴随“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跨境电商市场会继续得到政策支持。业内人士预测,接下来将有10年的黄金发展期,崭新的业态将对传统外贸经营管理模式与理念产生颠覆性影响。

站在“十四五”前夕,在当前发展双循环的大战略框架下,“需求侧改革”将成为核心内容。随着改革的逐步深入,海外消费有望持续回流国内,从中免集团一路飙升的股价可以预见,中国免税行业将迎来春天,大有可为。

这其中,跨境保税备货模式依托保税区的特殊优惠政策,以其交易速度更快、配送时间更短的强大竞争优势,渐成跨境电商主流模式。

目前,杭州、郑州、天津、福建、上海、宁波、重庆、广州等多个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城市均开展了保税备货模式。婴幼儿食品、保健食品和化妆品等成为跨境电子商务进口商品的主流,占据85%左右份额。在这一背景的带动下,像“有小铺”这样的创新型企业应运而生,走到舞台中央。

02、让进口生意更简单

进口商品,国内每年有上万亿的需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精力或者条件能够专门到国外商超去购买自己需要的产品。

而在供给侧,进入跨境电商也有一定的门槛。随着行业高速发展,国家监管也逐渐健全与完善,不管在合规还是支付等方面都存在诸多审核要求。中小商家和个体经营想要搭上这趟快车并不容易。

普通商家和个人想要从事进口生意,有哪些门路?这个问题,资深跨境电商行业从业者姜德波一直在思考。

2011年姜德波从日本回国,彼时国内的零售业在经历了2009年和2010年的稳定增长后,增速开始出现下滑,新零售的概念还未萌芽。中国零售市场让不少人产生投资疲惫,姜德波却对这个行业格外看好,他不仅投资经营了服饰连锁零售,还代理经营知名婴幼儿洗护用品妙思乐。在长时间深耕零售行业的期间,他接触到跨境进口垂直电商领域,并开始以跨境供应链模式为国内知名的一二类电商提供跨境进口供应链。

从零售端做到供应链,姜德波多年的行业经验让他对中国中小商家普遍面临的困境与问题了如指掌:营业额天花板如何突破?流量该从哪里来?数字化改革应该如何变?同样的生意为什么别人赚的更多更轻松?综合这些问题,他反复思考推演,搭建一个“基于跨境新零售,为中小商家赋能”的服务商平台的想法在他心里疯长。

事不宜迟,2019年姜德波把想法落地,创立“有小铺”平台。一个“合法合规、提供优质供应链,同时去中心化、一键配置”的跨境新零售生态赋能服务商倚靠微信系统生根发芽。

简单来说,就是有小铺为商家提供跨境新零售技术支撑,商家可以通过有小铺系统低成本构建基于微信生态的独立商城体系,实现线上店铺的运营。在这个商城中,有小铺借助依托中免集团与全国各地保税区深入合作的优势,打通进口商品供应链问题。商家不仅可以售卖自有产品,也可以借助免税供应链及跨境保税政策拓宽自己的增量市场。

姜德波表示,“有小铺是来自京东的技术团队,加上中免集团的供应链体系,再通过有小铺平台的线上一体化运营,大大减少中间商的参与,更短的供应链与更短的购买流程,让买卖双方的利益最大化,这就是有小铺的价值。”

他举了一个客户案例来更通俗的说明:来自山东青岛的王女士长期独立经营着一家线下母婴店,店铺营业额稳定但增长乏力,找不到突破口,没有遇到疫情之前日子还能将就过,但经历去年疫情的冲击,线下零售业一片哀鸿,王女士的母婴店也不例外。

在此状况下,王女士了解到有小铺模式,借助有小铺系统,王女士成功在微信端上开辟了自己的线上店铺。在王女士的线上店铺里,她不仅可以上架自己线下母婴店的各类产品售卖,同时,还可以售卖由中免集团提供供应链的保税进口商品,诸如进口化妆品、进口母婴产品、进口保健品等,借助有小铺强大的中台程序,在王女士店铺购买的这类进口产品均由各大地区保税仓直接发货,并接受国家直属检验检疫局的检查监管。

通过有小铺这个系统,王女士不仅扩大了自己的经营品类,同时省去了仓储物流等麻烦。自营的母婴实体生意打通线下线上融合经营,在面对诸如疫情这样的风险时,也有了抵抗风险的护城河。

去年这一年王女士通过有小铺系统从线上覆盖客群,不仅成功让母婴店转危为安,更是实现了营业额收益翻番。

姜德波说,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03、跨境新零售4.0

回望2020这一年,疫情的冲击还未抚平。当下,存量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中国市场的未来增量在哪里?所有人都在找这个答案。

在姜德波看来,“唯有创新才可以在存量中挖掘新的增量。在有小铺的成长过程中,创新贯穿始终。”

数据显示,韩国免税市场中,70%-80%左右的消费都来自于中国居民的贡献,对应金额约为700-800亿元,几乎为我国现有免税市场规模的2倍。也就是说,如果发生在韩国的免税额可以回流一半,我国免税市场的规模就能翻倍。

面对国内巨量的基本盘,亟待开发的市场红利不可想象。中小商家想要分享这波红利,却没资金、没货源、没人才,而现在,这些问题一个一年服务费只需要1999元的有小铺统统都能解决,不但提供技术支撑、供应链系统,还有标准化的运营服务辅助商家经营,商家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卖货。

姜德波称,“存量变革,增量崛起是必然趋势,跨境新零售4.0已经到来。”

作为提供多业经营的智慧零售终端,有小铺以创新模式,激活跨境电商后市场,将中小商家乃至个体经营者连接到全球价值链,让他们得以生存,并带给他们新的机会。

目前,中免集团、中国银联等行业巨头已与其建立深度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商界传媒集团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直接的观察者,也对有小铺进行了战略投资。

当下有小铺累计为全国超过15000家线下实体门店提供服务,推动了包括美妆、母婴、个护等行业商家成功实现经营模式创新、智慧化升级。也让进口生意以更高的灵活性和更低的门槛与普通人产生联系。

【本文作者盖盖,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商界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