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B站打开「折叠空间」

从蔡明老师的“菜菜子”出圈,到BML连续两年获得天猫赞助,今年天猫还化身虚拟形象在台上表演,长期深耕二次元文化的B站,率先打通线上线下多个场景,从商业变现、边界探索、生态完善等多方面为虚拟偶像带来的想象空间与能量效益。深化用户认知,完善产业链布局,B站为虚拟偶像打开“折叠空间”。
2020-12-23 08:36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Ashley

如果说2019年是虚拟偶像元年,那么2020年,“虚拟偶像”已然成为年度热词,愈发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曾属于小群体的爱好,正借助综艺、线下演唱会、视频网站向更大的圈层渗透。上周六,B站举办BML-VR2020,直播在线人气峰值突破1087万,或许正是虚拟偶像影响力扩大的佐证。

为虚拟偶像们提供舞台、让虚拟形象迈入现实,已成为B站的一项常规操作。自2017年正式推出BML-VR后,历届演唱会都能聚集多位知名虚拟偶像,引发粉丝圈层狂欢。作为今年唯一一场落地线下的VR演唱会,BML-VR2020的嘉宾阵容有一定的变化,但影响力却持续扩大。

虚拟偶像的影响力提升,正打开一片跨越二次元与三次元、串联线上与线下多场景的“折叠空间”。


看似缩水的阵容

为什么人气会创下新高

每年BML结束时都会合唱的《再来一杯》,一定是虚拟偶像界的《难忘今宵》。

今年《再来一杯》有了新的变化。VUP们演唱了全新编曲的站歌。歌曲融入了VUP成长经历的全新MV,让“不切实际的梦才值得我们去燃烧”的歌词,及歌曲“为所有人的梦想干杯”的深层次涵义更为具象化。

MV中的女主角,从喜欢Vtuber的普通女孩一步步成长为舞台上耀眼的虚拟主播。她的故事,也是BML-VR2020舞台上许多VUP的经历。

譬如今年首次登台的VUP冰糖,她曾经是B站UP主,因为爱好虚拟偶像和唠嗑,自己自学播音,参加字幕组,经过几年的努力,成功签约超电成为真正的VUP。

而从唱见转型为VUP的泠鸢yousa和hanser,今年在BML-VR上同台合唱《勾指起誓》,舞台片段在B站上播放量已突破150万。

泠鸢yousa演唱《三月雨》《夏日已所剩无几》后,“迷路”的hanser又重回舞台,在观众的呼声下演唱了《勾指起誓》。两位B站音乐区百万粉UP主在BML-VR2020的同台演出,让双推党高呼“双厨狂喜”。头部VUP联动“整活”,成为今年演唱会的名场面之一。

事实上,由于疫情原因,此次演唱会日本团队均无法到场,洛天依、初音未来等人气歌姬也无法登台。失去头部Vsinger梦幻联动,今年的阵容多少有点遗憾,但新增VUP的表演也有颇多亮点。

除了HIMEHINA、琉绮Ruki、战斗吧歌姬、hanser、泠鸢yousa、中国绊爱、Kizuna AI以外,BML-VR2020的嘉宾都是第一次登上BML-VR的舞台。其中,“养成系”VUP绯赤艾莉欧的首次出场尤为瞩目,创下今年的人气值峰值。

演唱会结束后,舞台演出的热度还在持续发酵。鸟憨同台共唱《勾指起誓》进入B站全站排行榜前十,绯赤艾莉欧演唱《单相思》的片段播放量超过77.8万,从物述有栖、宇志海莓四曲连唱的评论区来看,因为表演被圈粉而垂直入坑的大有人在。


VUP长成

从直播间到舞台上

今年BML-VR影响力升级的背后,是国内虚拟主播的崛起。

随着国内虚拟偶像市场的进一步发展,虚拟偶像的范围也不再局限于Vsinger。互动性及活动范围扩大,Vtuber逐渐进入大众视线。以绊爱、时乃空的出现为标志,依托YouTuber而形成新的运作模式,虚拟偶像开始具备主播属性,活跃于短视频、直播中。

VUP,即中国市场的Vtuber,自2019年开始在B站出现。VUP从技术、运营方面更新了虚拟偶像的定义,是由核心用户近4亿的二次元文化、粉丝经济与数字技术,包括Live2D和3D以及虚拟成像技术等,相结合实现的虚拟偶像新形态。

拆分来看,虚拟主播的“动态成长”属性,自带养成系的高粘性。属于ACGN文化的虚拟主播,与真人偶像的相似度即在于此。但不同的是,阿宅们爱VUP,还基于文化圈层的认同感。

与虚拟歌姬相比,虚拟主播不仅具备虚拟偶像独特外形及稳定人设的优势,满足多元审美取向,更因为从2D到3D的跨越、形象的立体化与丰富,拉近了与粉丝的距离,为粉丝提供日常生活中不一样的情感消费体验与陪伴。

当然,处在发展初期的虚拟主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首先是技术上的不成熟。碰撞体精度不够、传输效率低、渲染不到位,直接导致穿模、卡顿,以及视觉形象丑。其次是版权争议,包括虚拟主播的形象重合及内容策划的同质化。而经费不足的问题,普遍存在。优质虚拟主播外在及人格魅力的“内外兼修”,都由此而来。

复盘虚拟主播的诞生发展,不难发现“场景”的重要性,是场景赋予了虚拟主播吸睛的人设,提供互动的平台与舞台。国内虚拟主播长成,需要一块怎样的净土?

绯赤艾莉欧可能是一个例子。如同《再来一杯》M V里的剧情一样,在她身上,实现了努力总会有回报。

BML-VR2020上超高人气的团长绯赤艾莉欧,两个月前还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VUP。今年10月16日,她表达出因为家务事引退的意愿,结果最后一场B站直播反而创造了一个“奇迹之夜”:10月21日的八个小时直播中,团长获得了总督3个、提督21个、舰长3397个,合计905247的营收。

作为VUP,绯赤艾莉欧业务能力较强,且深谙花式营业、积极互动的重要性,具备跃升的资质。而B站的助推,直接将她推向人气VUP行列。虽然今年首次登台的表演并不是最佳状态,却成为当晚人气最高的嘉宾。她的经历,证实了B站是国内虚拟主播养成的沃土。

二次元浓度极高的B站聚集着大批ACGN文化爱好者,也凭借其站内流量为虚拟主播提供一个极佳的展示平台。

在B站,VUP面对的是对虚拟人物接受度极高的一批受众,沟通无障碍,且通过不断整活、玩梗,拉近与用户的距离,散发人格魅力。而用户能在海量内容中发现自己感兴趣的虚拟主播区,关注喜欢的主播,通过弹幕、评论等方式与VUP直接交流,从虚拟形象中感受到真实的内在人格魅力。


国内虚拟偶像

为什么需要一个完善的产业链?

微热点大数据研究院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5月,虚拟偶像在全网产生的相关信息已超过189万条。根据《2019年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我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已从2017年的3.1亿增长至2019年的3.9亿。用户基数持续扩大,虚拟偶像的想象空间也随之扩张。

但新兴的虚拟偶像和虚拟主播们能否从激烈的竞争中突出重围,仍需回归“场景”。打开市场之后如何触达受众,考验着平台资源、运营技巧、原创能力及技术水平。

毋庸置疑的是,虚拟艺人需要一个线上线下和粉丝互动的平台,需要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而目前来看,B站的产业链更为完备。

首先,B站的直播业务随着用户数量的快速增长,带动着虚拟艺人被更多人看到。

2019年以来,B站虚拟艺人的相关内容不断增长。《B站虚拟主播数据表现》显示,虚拟主播直播时长逐月上升,月均时长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5月实现了翻倍;虚拟主播收到礼物的频率远超B站整体礼物主播份额,增速稳定。

2020年Q2,B站涨粉最多的VUP神乐七奈粉丝增长数超过了21万;在BML舞台上初登场就引人注意的菜菜子,首次直播开播仅25分钟就登上了站内直播人气榜第一;B站于今年8月开播的综艺《虚拟人成材计划》,邀请UP主实时评论,见证虚拟人物从“废柴”到“偶像”的养成之路。

虚拟艺人在直播时候的内容,还可以进一步在二次元接受度很高的B站社区里进行后续发酵,长期去吸引路人粉丝。而这个生态里,获得较高影响力的虚拟艺人还可以成功登上BML-VR的舞台,和粉丝在线下直接互动。

2017年,B站首推全息演唱会品牌BML-VR,为虚拟偶像开创线下演唱会的新场景。

行至第四年,BML-VR面向国内实现了影响力升级,第一次向日本同步直播,实现了文化反输。从海外观众的反馈来看,BML-VR2020的好评率高达95.1%。

众所周知,二次元文化起源于日本。BML-VR内容的对日传播,也是国内虚拟偶像内容丰富,制作内容满足海外观众高要求的表现。中国市场对于虚拟主播的认知正在形成,唯日本为中心的局面已被打破。

蔡明老师的“菜菜子”出圈,到BML连续两年获得天猫赞助,今年天猫还化身虚拟形象在台上表演,长期深耕二次元文化的B站,率先打通线上线下多个场景,从商业变现、边界探索、生态完善等多方面为虚拟偶像带来的想象空间与能量效益。深化用户认知,完善产业链布局,B站为虚拟偶像打开“折叠空间”。

【本文作者Ashley,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