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旦降级,时代的错?

总而言之,爆款热剧、顶流红人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作为演员最好的应对方式还是以不变应万变,靠作品说话。无意义的热搜再多,更新的热点也可以迅速覆盖掉。一个独特的角色再小,也能令观众记很久。
2020-11-06 08:51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顾韩

连续不断的迷惑行为、一周登上七八次热搜、被央视官微含蓄点名、与话题人物于正纠缠不断、甚至还有黑料爆出……今年势头最旺的95花——甜妹赵露思原本极佳的路人缘一夕垮塌,而这一事件也令许多人再次讨论起国内娱乐圈的流量小花格局。

85花腥风血雨,90花长在夹缝,95花被认为是获得了许多资源与营销的一代,但表现始终不尽如人意,反倒令吃瓜群众不断叹息内娱的花旦“降级”。

在大众层面缺少代表作,在粉丝层面也没几个人“永相随”,85花在这年纪都颇有一番作为了,95花却仍被视作贵圈新人,在一滩浑水里搅和。难道偌大中国,竟真没才貌双全的女演员了吗?还是说当前的产业机制和市场环境下,我们就只能得到这样的女演员?

95花比85花含金量下降这么多究竟为哪般,出路又在何方

95花,构成属实复杂

过去几年,娱乐产业被互联网与资本快速催熟,影视公司也好,音乐公司也罢,布局越来越提前。许多新人还未升入中戏、北电等专业院校就已经有公司归属,偶像选秀的选手更是一年比一年小,20出头已要被人感慨再不出道就太晚。

可以说,到95后这一代,已很少再有野生素人一夜成名的情况。能被我们看到的人,背后都有着公司的企划与包装。

《演员请就位2》中,曹骏(1988年出生)的境遇令许多人唏嘘感叹。但他在那一代童星中并不是个例,许多80后童星长大后都出现了与时代审美脱节、以至于事业下滑的情况。

但不知各位注意到没有,95后、00后童星的境遇就好很多。

有专业团队早早介入管理形象,有互联网提供与粉丝维系感情的平台,他们成功度过了“长残”的关卡,开始挑战成年角色,并凭借相对突出的国民度成为95后、00后艺人中的中坚力量。关晓彤便是95花中童星转型类艺人的代表,张雪迎、宋祖儿、李兰迪也有各自的童星代表作。

除童星外,也有些新人是凭借电影或电影圈的高起点亮相的,如“星女郎”徐娇、林允,《悲伤逆流成河》中的光线两小花任敏、章若楠,《少年的你》中的“恶女”周也。99年的张婧仪在出演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之前,也早已凭借东申未来签约新人的身份得到关注。

电视观众接受新鲜面孔较慢,但面向网络年轻观众、试错成本较低的网剧、网大则给了新人一条快速出头的渠道。

甜宠剧演员不管业务能力与演出经验如何,只要形象契合、人设讨喜、发糖够猛,便有机会吸粉,赵露思、沈月都属此类。此外,凭借喜剧弯道超车的辣目洋子,靠平台背景稳扎稳打的肖燕,搭上优质制作公司的王楚然,也代表了其他一些上升路径。

过去,偶像转型演员是零零星星的个别情况(那会儿还叫“唱而优则演”)。但到了95后、00后一代,影视圈则开始批量接收再就业的男团女团成员们。

杨超越从火箭少女毕业,粉丝普天同庆妹妹从此可以不再唱跳、安心拍戏。THE9的虞书欣原本就是影视公司华策的艺人,出演过热剧《下一站是幸福》。类似的还有归国爱豆程潇、周洁琼,前JYP练习生宋妍霏等等。

从平台与片方的角度考虑,偶像演员自带一批训练有素的粉丝,有利于卖剧与宣发。但也正如李诚儒老师最近在采访中所说的,偶像批量流入影视圈,抢占科班演员的资源,也扰乱了行业秩序。

在接收端,观众对于偶像去影视中刷脸、演员在晚会上唱跳的情况也十分不解,抵触情绪日渐增长。

为什么女演员在降级?

常有人感叹内娱女演员降级。85花在电影圈屡战屡败,流量与实力不匹配已经是一大嘲点,没想到95花更加疲软。

究其原因,一方面,IP改编成为影视主流,但网络小说、漫画本就是高度类型化的内容,其改编影视也大多延续了这一特点。故事简单直给,人设鲜明粗暴,功能性远高于艺术性。长期在同质化的故事中担当“工具人”,并无助于演员能力与审美的增长,反而白白消耗灵气。

同时,这些新人小小年纪便进入艺人的生活状态,受名利包裹与团队保护,与现实世界隔绝开。可以说,她们可能压根不知普通人的生活与思考什么样。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其作为演员的成长,令她们无法理解和驾驭复杂的角色,银幕形象单薄,更容易被替换和洗刷。

除此之外,95花的“疲软”还与产业及媒介环境的变动息息相关。2014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

2013年,赵薇的《致青春》与郭敬明的《小时代》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导致“IP”自2014年起成为影视圈热词。2014年4月,广电总局出台了“一剧两星”政策,“4+X”的播出模式成为过去。同样是在2014年,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一线视频网站进行了自制长剧的试水,展现出更大的内容野心。

自此,网与台开始博弈,财大气粗的视频网站逐渐成为了国人追剧的主要阵地以及头部剧的采购主力。电视剧投资开始更多迎合网络平台、年轻观众,网络IP改编的偶像剧改换了正剧、家庭伦理剧以及中年实力演员的天地。

这也是为什么,在大家印象中85花都是兢兢业业演了许多年配角后才上位主角,如今的新人却可一步登天、上来就是演主角甚至大女主。

然而,果真是一步登天吗?其实这一机制的弊端也正在逐步显露。电视是大众传播,一剧两星之前的热剧可以是同个时段多个电视台播出。遥控器换来换去都是同样的面孔,演员积累下的国民度是实打实的。

网络则是分众传播,网站推送再猛也达不到电视的传播效应。往往网络热度是一回事,大众认知度又是另外一回事。新人有热播网剧作品,但一上星便“扛不起收视”的情况比比皆是。

简而言之,网剧造星快则快矣,水分也大。许多人爆红之后又昙花一现,只有少数能留下来或者凭作品翻盘。

特别是随着今年超前点播的大规模推行,剧集播放周期被切碎与压缩,艺人从走红发酵到热度消散的过程再次大大提速。支配全年的“顶流”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少,“顶流”新人女演员就更少了。

就说开头提到的赵露思,上半年有《传闻中的陈芊芊》,暑期有《我喜欢你》,中间还官宣了《长歌行》,走势着实不错。可能也是因此没能抵御住诱惑,试图以炒作的方式稳固地位,向上攀升。

新人如何续航?

江湖传言,张艺谋曾劝说“谋女郎”们千万不要接拍电视剧。然而近年来寒冬扫荡,市场萎缩,不下牌桌才是最重要的。许多艺人都在打破影视剧综的区隔,努力维持自己的曝光度。与此同时,国剧也在变得越来越精品化,网络平台更是大举投入电影质感的短剧,吸引了许多电影人加盟。

但成熟电影演员加盟电视剧,一方面双方表演风格、工作状态不容易兼容。另一方面,由于初期关注度就高,一旦效果不如人意,更容易遭到群嘲。

到95后一代,许多电影公司的新人则是从出道之初便影剧都在接触。如周也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接拍了腾讯影业剧集《我们的西南联大》以及古偶《天涯客》,光线的章若楠形象甜美,电影与电影之间还出演了几部甜宠剧。

综艺如果合适,也能给艺人带来助益。如李兰迪凭《你好旧时光》在网络平台有所积累后登上了卫视综艺《我就是演员》的舞台,进一步提高了自己的认知度。新一季的《演员请就位》也出现了光线小花任敏、孙千。还有先演剧、后选秀的虞书欣,真人秀放大了其本身大方又沙雕的特质,而这与她一直以来的甜宠戏路并不冲突。

其实对于新人来说,刷脸固然重要,更关键的是眼光放远,合理搭配。可能三部网剧女主角也比不上参加一个正规剧组、在大咖身边的学习机会。

如任敏在《悲伤逆流成河》之后的首部剧集作品是正午阳光的《清平乐》,戏份不多也并非一番女主,甚至这剧本身也不火。然而该角色十分关键,由书到剧的魔改令许多网友不满,任敏饰演的徽柔反而因此获得了更多怜惜与肯定。

同理还有徐静蕾旗下的00后新人李庚希,出道即在徐静蕾监制的网剧中担当女主。然而剧集毫无水花,在群像模式的家庭剧《小欢喜》中出演陶虹女儿才真正为其打开局面。相比之下,连续不断的同质化、快餐化的网剧女主,也算不上好资源。

总而言之,爆款热剧、顶流红人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作为演员最好的应对方式还是以不变应万变,靠作品说话。无意义的热搜再多,更新的热点也可以迅速覆盖掉。一个独特的角色再小,也能令观众记很久。

【本文作者顾韩,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