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影视城繁荣,影视行业虚胖

而处于两线之外,中部以上的演员却面临借不到戏的局面。一些影视制作公司虽然今年因为影视城的火爆,订单量业务量增多,但却因剧组克扣成本,自己的收入以及总营业额相比往年并没有增加多少。
2020-09-19 09:02 微信公众号:DoNews 翟子瑶

横店,中国最大的影视基地,你可以在这里领略到近千年的文化历史,从唐朝到清朝,你几乎可以在这里将他们尽收眼底,这或许也是它被称之为“横国”的原因之一。

今年初,疫情来袭,横店受影响不得不停摆,在这期间,大小剧组也相继停工,影视业陷入停滞状态。

而疫情过后,横店也成为全国复工复产最早的城市。从3月份开始,就有春节前因为疫情滞留在横店的剧组零星进入影城拍戏。但即便是在疫情已经大大好转的今天,横店影视城内的剧组依然不像从前那样“盛世”。

越来越多的剧组选择撤离横店,他们大多是在院线上映的电影剧组,在他们撤离的同时,一些小剧组乃至于网红剧组开始进驻横店拍摄。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全国各地的影视城还尚未完全开放,横店的体系设施配套的服务是全国最佳完善的影视城。

在这里,群演一直是人们所关注的主要对象,但他们的收入也并非像外界传言的500元/天,在价格上,均有各自的分级和规定。

而处于两线之外,中部以上的演员却面临借不到戏的局面。一些影视制作公司虽然今年因为影视城的火爆,订单量业务量增多,但却因剧组克扣成本,自己的收入以及总营业额相比往年并没有增加多少。

横店被“抛弃”,也被“追捧”。

出走北京,转移横店

横店的房租成本比北京低了十倍。

两年前,蟋蟀电影把公司从北京的宋庄转移到了横店。来到横店之前,钟未溪和杨帅在北京学习工作生活了17年。

他们两人在大学前就来北京准备艺考,后来考入中央美院,毕业后进入了陈凯歌的剧组,《赵氏孤儿》是他们第一部参与创作的影片。四年后,钟未溪和杨帅离开剧组开始创业。

离开剧组前钟未溪和杨帅也曾纠结过,甚至周围的朋友都觉得他们疯了,这么好的平台和剧组,多少人想进去,而他们却要离开。

蟋蟀电影是钟未溪和杨帅的“孩子”。当时,数字电影、微电影开始兴起,他们不在剧组拍戏时,也会接一些广告和微电影,这让他们有了更多的创作欲。而在剧组,固然平台、资源各方面都好,也可以学到东西,但他们依然希望可以有按照自己想法拍摄的电影。

内心经过挣扎后,他们决定在北京宋庄开设自己的工作室,主要拍广告片以及网络电影。而当时,网络电影也并没有被行业认可,并不入流。就这样,钟未溪和杨帅在宋庄开起了工作室。

2015年,蟋蟀视觉工作室成立,《倩女幽魂》、《鬼吹灯》、《齐天大圣》、《东海人鱼传》等头部作品都是蟋蟀视觉工作室承接的美术指导。

两到三年的时间里,在蟋蟀电影业务里,一方面来自院线电影的美术制作,另一方面来自网络电影的美术制作。他们有自己的专业和工作背景做背书 ,找上来的自然是头部的网络电影。

如今,蟋蟀电影已经从美术指导+视觉特效转向电影的全程制作,《东渡降魔》,《封神》是目前蟋蟀电影的代表作。

公司主体搬到横店后,蟋蟀电影为所有员工提供了食宿。他们在横店租下了一栋六层的独栋,包括员工宿舍、办公区及公司日常娱乐轰趴馆。这样的占地面积和公司条件或许是在北京开公司都不敢想的配置。

但钟未溪和杨帅每月还是至少去一次北京,他们也在北京保留了办公地点。北京的圈子还在,更多的是回北京约朋友聊天喝茶、了解最新的行业动态。更多战略层面和顶层设计的工作,依然发生在北京。

类似的,做电影实体特效的公司天启天吴创始人杨柳也把公司从北京转移到了横店。

在今年疫情中,他不仅是影视公司的见证者,更是作为湖北人的亲历者。4月份,历经各种关卡回横店时,外地人看到湖北拍照的车都会排斥,甚至躲着他走。无奈之下,他把湖北拍照的车卖了,换了一辆浙江牌照的车。

彼时,他的公司已经在横店开工一个多月。从3月份开始,已经陆续有影视公司找来做实体特效。积压了几个月的影视作品,导致今年下半年需求量增多,但整体营业额却与往年持平。“虽然业务量增多了,但现在影视公司在各种缩减成本,实体特效是影视作品最容易减少预算的一环。”杨柳无奈地说。

在一部电影的实体特效部分,有的电影为了节省成本,悬疑类、凶杀案现场关于尸体的部分可以用字幕代替,省去了做实体特效的环节。还有的作品会对这类场景做模糊处理。再有的影视作品为了省成本会用相对廉价的产品物料做“人脸、人皮”等辅助电影场景的实体特效。这是常用的降低实体特效预算的方式。

“压缩成本后,视觉效果与影片质量下降,对公司品牌有什么影响?”

“有的公司如果要求过分,我们会在做完效果后,要求把我们公司的名字去掉。有的甚至会用卫生纸以及颜料涂抹做实体特效。”遇到类似这样过分的需求,杨柳会选择拒绝。

面对现实与理想,有时候杨柳需要选择先让公司盈利。“北京毕竟是影视文化资源中心,大多数人学习还是会选择北京。从每期3万元左右的培训费来看,也更符合北京的消费水平。”杨柳并没有完全离开北京,公司关于实体特效培训班依然设在北京。

“起初公司设在北京,但每年各地出差拍戏,真正在北京的时间可能只占到30%左右,在横店拍戏的时间有一半以上。”跟杨柳一样,众乐乐影视创始人林珍钊也把公司转移到了横店,平时圈内在北京见不到的朋友反而在横店拍戏的时候会遇到。

对于搬离北京,很多影视创业者觉得,当影视圈子建立起来后,公司是否在北京也就不重要了,当工作上有需求时,圈内的朋友不一定都在北京见面。

横店的北京影视圈

做导演和美术特效的钟未溪、杨帅、导演林珍钊和做美术特效的杨柳,他们在横店有一个共同的据点——俄罗斯公馆。

“我就是个卖咖啡的。”

云龙靠在咖啡座椅上,一口雪茄一口功夫茶,弥漫在茶与雪茄的气氛里,他的微信时不时有新消息进来。晚上十点前后,一些朋友要来他的咖啡厅喝茶聊天。闲聊间隙,他也在帮我们联系其他影视公司。

我们感受到,云龙在这里好似百事通,想联系谁他都能帮忙找到,但他却称自己是个卖咖啡的,圈里人都叫他“云龙老师”。

晚上十点后,正是这间咖啡厅热闹的时候。投资人、制片人、导演等在横店拍戏的剧组都会聚集在这里聊天,杨柳调侃道:“云龙老师的咖啡厅是横店影视城影视行业的情报中心。几乎在横店影视城在拍的戏他都知道。”

云龙是个土生土长的横店人,伴随着横店成长,也见证了横店三十年以来的变化。聊起横店,言谈之间无不流露出他对横店的感情。“横店从影视小镇发展为旅游影视小镇,后期要发展规划成休闲度假影视小镇。复工复产后,横店作为第一个解禁开放的影视城,领导们付出了很多。”

对于剧组过于饱和的扎堆在影视城发生的负面时,他依然对影视城充满了理解。虽然有剧组抱怨因为剧组太多,住宿等问题经常不能够被完善满足,但这里出现的剧组却在一天天增多,相比于往年的拍戏高峰期,约拍更加紧张拥挤。

院线电影远离、网络电影扎堆

横店影视城逐渐成为网生内容的天下。

「DoNews」发现,目前在横店影视城所拍摄的剧作中,网络电影占了近三分之二的比例,还有一部分是网剧。

我们也了解到部分院线电影的取景场地,有些影片是在厦门完成拍摄。有北京影视公司员工说,“横店的场景被用的太多了,剧组在寻找新的场景。”

“现在很多院线导演为了更逼真的荧幕呈现效果,会选择真实的拍摄场地或者剧组自己搭建新册场景,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剧组都会支持。”另有横店影视城的公司告诉「DoNews」。

院线电影成本高、预算多,导演有更多要求,希望拍出独一无二的场景等原因,这几年不少大制作的院线电影会选择其它地方取景拍摄,这成为院线电影很少在横店取景的主要原因。


而网生内容这几年一直在野蛮生长,无论是网剧还是网络电影,古装奇幻题材更加受到年轻观众的喜爱。横店影视城更加全面的拍摄场景、完善的体系、公开透明的报价规则等,成为网剧和网络电影剧组的首选。

这也成了越来越多网络电影制作公司转移到横店的原因,无论是拍摄制作还是对接物料,执行层面更加方便高效。

价格不一

另外,横店影视城是复工复产最早的拍摄基地,其他地方的影视城在拍摄场景或者开放度上远不及横店方便。因此,越来越多的剧组集中在横店拍,出现大小剧组约拍场地紧张的局面。

大部分剧组会因为场地原因压缩拍摄周期,他们会把拍摄时间尽量缩短,这导致剧组工作人员强度增加。另外,剧组在住宿等方面也会遇到协调不开的问题,这是小剧组比较普遍的问题。

“现在横店无论是拍摄场地还是住宿都很紧张,他们会优先给剧组安排集团旗下的酒店,为了住满集团酒店便会把剧组分散开。我们50人左右的剧组被分散安排在了5个不同的酒店内,给我们的沟通协调带来了更大的成本。”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告诉我们,如果从剧组角度考虑,其他协议酒店或者快捷酒店为什么不能安排入住?这显然引起了他的不满。

对此,横店影视城官方解释为:“横店影视城早已形成了完备的体系,场景约拍、住宿、演员沟通等,有固定的产业链。影视城很难为了今年特殊的住宿紧张问题临时作出调整。”

当天早上6点左右,我们在酒店见到了这个剧组。他们刚刚结束影视城6点的开机仪式返回酒店补觉。“我们的生活制片为了协调剧组的住宿等问题,连着两天只睡了一个半小时。现在终于有时间可以睡会儿。”制片人心疼地说道。

此时,生活制片早已倒头大睡。为了办公方便,酒店既是休息的地方,也是办公间,更有不少长期驻扎横店拍戏的影视公司把工作室开在了酒店。

群演高价的真相

“500元一天的群演、横店影视城群演紧缺,价格忽高……”

自横店影视城复工以来,除了场景约拍紧张外,关于群演的紧缺的消息也随之而来,但真如外界所传那么抢手?

我们在走访中了解到,由于在横店影视城拍摄的剧组比往常高峰期还多,因而在拍戏过程中,会有临时场景需要大量群演的情况,但影视城在安排演员时调配不足,就会发生群演不够用的情况。

林珍钊也在拍戏中遇到了群演不够的情况,需要横店影视城帮忙协调预约。也有剧组员工告诉「DoNews」,“我们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会利用拍摄场景角度以及后期制作的方式让场面中的演员看起来很多,毕竟这种场面一闪而过,群演临时不够用,也会用技术操作来弥补。”

群演出现不够用的情况是事实,但并没有外界所传那么夸张。另外,群演的出演费用在影视城也有明确的规定,不会出现私自上调的情况。而是群演中也会根据片子场景需要有不同的价格等级划分。

横店影视城中一位独立副导演告诉我们,在群演中一般只是在人群中或者大场面戏中充当人数的,依然是100元。当群演需要有下跪场景或者充当尸体时,会在100的基础上有相应补贴,遇到高温天气也会有高温补贴等。

群演中的特约演员也有不同价位,大特约、小特约根据片中台词以及表演技能或者明星替身等戏份,有500元、800元、1000元、以及上千元的价格区间。站在男、女主旁边的群演,镜头会拍到或有特写镜头的群演称为前景,这种价格相对高一些,在200-500元不等。

有特约群演告诉我们,“其实群演并没有外界宣传的那么缺,至少从我的感受来看,我并不觉得缺群演。”

针对这一现象,影视城人员解释称,“这种尴尬局面会发生在某些大特约身上,因为他们到了一定级别,小戏不接,但对剧组来说,对于大特约的需求并没有那么高。还是建议这些大特约可以稍微放下身段,接一些看起来不那么大的通告。”

三四线演员有的“吃不上饭”

不止特约演员遇到接通告的尴尬,部分二三线左右的影视演员也在今年的影视环境中遇到了类似的窘境。

据了解,对于三线左右的演员来说,他们希望拼命挤进一线,同时不想降维接拍网络电影以及戏份角色较小的戏份。在影视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导致电影数量整体减少,处在金字塔间的一线演员并无影响,四五线的演员照样可以接一些小角色或者网络电影角色,而不上不下的演员就会很尴尬。甚至有剧组的演员统筹说,很多演员接不到合适的戏,甚至“吃不上饭”。

“Action!”

“听到片场这个声音我就感到兴奋。” 一位在横店拍戏的演员王焱说。今年已经拍了三部戏的王焱,有大IP网剧,有院线电影,也有接拍网络电影。他的心态很好。“我理想的状态就是大家看着我眼熟,但不知道我是谁。”

金华泗塘影视基地见到王焱时,他正在拍一部战争题材的戏,在山上的一个山洞中,他的衣服已经穿了20多天。“这身衣服从穿上那天起不能洗不能换,战争题材本身衣服就要显旧显脏。每天拍完回酒店里面的衣服都要换掉,但白天拍戏依然要穿着这件衣服。”

此时,洞外下着大雨,几层衣服时不时会被洞里漏下的雨水打湿。旁边的道具箱放着几个装在袋子里的馒头,箱子与袋子上的雨水依稀可见。&nbsp

“这已经是我们拍戏中最舒服的几天了。”王焱说,在此之前,横店已连续半个多月没下雨了,40多度的天气在室外拍戏,也有工作人员因为中暑以及工作强度大而被送到医院。

自从横店影视城复工以来,王焱已经拍了三部戏,连轴三个多月的工作已经让他超负荷运转。不过好在他的戏即将杀青,他准备休几天假,再看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在影视城拍戏的网红

2月份,一个剧组也没有,影视城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平时热闹的影视疫情期间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出去买菜都觉得吓人。”疫情期间的影视城仿佛空城一般,这让“横店西门吹雪”的总策划王会亚极不适应。

抖音账号“横店西门吹雪”,通过拍摄片场花絮、揭秘横店剧组的拍摄过程和道具、演员之间的拍摄失误等视频在疫情期间在抖音突然走红,半年多的时间,现在已有699.5万粉丝。

去年12月底,有演员给王会亚发了一个剧组拍摄花絮的短视频,这让王会亚觉得片场花絮很有意思,并且他观察到在各平台的短视频账号中,还没有人做记录、拍摄、揭秘片场短视频的内容。

“我的抖音账号最早只有43个粉丝,发过一条横店影视城的花絮后,涨了几百个,我当时觉得这个类型的视频可以做。”王会亚说。

借助横店影视城的内容资源和拍摄便利性,他决定一试。在第二条发了一个拍戏花絮后,粉丝更多了,这让王会亚确定了以片场拍戏花絮为内容主体的发展路径,仅一个月时间,“横店西门吹雪”的粉丝便涨到50万。

从2019年12月底开始,组建团队时,他就想好了人设,又高又帅的摄影师、负责搞笑的演员和道具。“我们做短视频比影视都难,拍摄、演绎、剪辑都不难,难的是怎么在10秒的短视频时间里,让剧情反转反转再反转?”王会亚说道。

相比于演戏,短视频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展现出搞笑、造梗、抖包袱反转的剧情,这是西门吹雪团队长期面临的最大难题。

“你们如何保证源源不断的素材来源和持久的创作力?”

“团队会有想不出梗的时候,这时候我会说,有什么想不出来的,舞台来源于生活,生活的一切都属于舞台,我们的素材也是源源不断。”

王会亚坦言,越往后素材越难想,因为观众的要求也会逐渐提高,需要更意想不到的爆发和梗来刺激观众。他经常一个镜头自己否定四五十个,首先要逗笑自己,再逗笑9个人的内容团队,才有可能逗笑粉丝。

虚胖的影视圈

面对今年下半年网络电影行业的发展,云龙也提出了担忧,在扎堆上映的情况下,三大平台(爱优腾)可以“吃下去”多少,用户的注意力怎么分配,网络电影又该如何分账,随之而来的是投资人的投资回报率有多少?

把上述逻辑捋清之后,投资成本与投资回报率的不确定性,也让投资人收紧了钱袋子,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真正赚钱的网络电影只有20%,剩下的都是炮灰。今年投了五部商业元素比较强的片子,有很多人以为我是为情怀投资片子,但这是一个误区,太多人被情怀所困,我认为,商业元素应该与情怀融合的。”云龙谈道。

面对影视行业的不确定性,投资人也有在拍摄前后以及拍摄过程中撤资的情况。我们看到的是横店影视城在今年下半年出现“挤爆”的现象,除了影视行业逐步恢复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它影视城的开放不完全以及多数电影拍摄延迟的原因。

北京视觉焦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导演岳鹏在横店拍摄网络电影《火神》,这是一部改编自天下霸唱小说的电影。20天左右的拍摄周期对于网络电影来说,算得上“大戏”。但在这几年的影视环境下公司也不好过。今年的疫情更是让公司雪上加霜。

《火神》剧组导演岳鹏告诉「DoNews」,公司今年也在裁员。“我都没有明说,工资发不出来了,跟了我多年的兄弟自动离职了。”

“有发补偿吗?”

“兄弟们理解,知道公司的难处,有的找到了其他公司,有的转行,这一行有的时候是江湖感情,大家当时都没计较那么多。我心里也很难受。”该导演说道。

横店是个镇

对于大多数横店之外去横店旅游的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横店是个镇。

在横店打车的过程中, 无论去哪,只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横店影视城的出租车是两到三排的商务车型。出租车司机说,“这是横店影视城的出租车,更多的是用来接送游客,组团或者散客,可以接到更多单。”

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城镇,横店的发展离不开现今80多岁的徐文荣,横店人习惯叫他徐老爷子,和众多浙商一样,徐文荣的人生也为时代所造化。

徐文荣出生在解放前的一个贫苦家庭,仅小学文化,他对政治动荡的影响记忆犹新,1974年,徐文荣开始创办人生的第一家企业横店丝厂。日后,他陆续办过的工厂有好几百家,这其中许多工厂后来陆续关掉、垮掉、或者并转。在其自传中,他如是总结其一生:“苦难童年、风雨青年、奋斗中年、成功老年、伤感暮年。”

1996年,他在北京参加会议时发现,很多电影在拍摄过程中找不到拍摄场地,回到横店后,他便萌生了要在横店开辟影视城的想法。

从1996年谢晋在此拍摄《鸦片战争》开始,这座面积只有116平方千米的小镇慢慢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如今,全国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电视剧、三分之二的古装剧在这里拍摄。

半夜两点左右,横店影视城还没有进入梦乡,在万盛街上依然有很多小吃店和超市灯火通明,同样,在影视城里,很多影视人依然在坚持梦想,熬夜赶戏。

林珍钊的新片由于下午的大雨影响了拍摄进程,他们连夜拍戏预计在凌晨4:30杀青;钟未溪和杨帅也经常因凌晨突如其来的灵感讨论剧本;杨柳在工作室雕刻实体特效时常到深更半夜,逼真道具在他手里就像把玩一个普通的物件;王焱的拍摄时间也很紧张,有时连续20多个小时无法休息。

在横店,像他们这样的从业者还有很多,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实,对于这里来说,无论是镇还是影城,都是影视梦开始的地方。

【本文作者翟子瑶,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DoNews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