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经济正当红

即使是在虚拟偶像领域,竞争依然真实而激烈,如何做到不被浪潮淹没,脱颖而出,是所有虚拟偶像的经营者们需要细心审视的问题
2020-09-16 10:30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李文凤

看腻了形形色色的真人偶像选秀之后,虚拟偶像开始逐渐进入各大内容平台的视线。

9月初,虎牙宣布发起"虚拟歌手百万BUFF出道计划",帮助虚拟形象实现偶像梦想;随后摩登天空又宣布与虚拟偶像服务商万像文化成立虚拟音乐艺人厂牌“No Problem”;而在今年更早时间,爱奇艺官宣将推出虚拟人物才艺竞赛节目《跨次元新星》。

这波突然涌现的虚拟人物热潮并非发起者的一时兴起,他们看重的是藏在虚拟人物背后的巨大商业潜力。

在资本层面,今年4月14日,B站的深度合作方,主营虚拟主播的彩虹社背后的运营公司Ichikara株式会社,完成了约19亿日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君联资本、索尼音乐。另一家虚拟主播Vtuber“一代目”绊爱的运营公司Activ 8也在今年完成了C轮10亿日元融资。

同样是在今年上半年,国内塑造虚拟偶像的万像文化、鲜衣怒马、虚拟IP运营商一几文化,也先后完成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不论国内外,市场都对虚拟偶像抱以极大的乐观,在如今影视、动漫产业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虚拟偶像产业会成为泛文娱经济的新火车头吗?

眼花缭乱的虚拟角色

虚拟角色们的经济价值令无数资本窥见商机,在国内,各色虚拟角色也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出,抢占市场。

2020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黄子韬与其虚拟形象“韬斯曼”进行了合体表演。其虚拟形象首次以3D模式实现出道。今年上半年爱奇艺大热综艺《青春有你2》中也出现了虚拟偶像“Rainbow”。Rainbow是来自爱奇艺原创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乐队的鼓手。

“韬斯曼”和Rich Boom这些虚拟角色,均出自万像文化的设计。在今年4月,万像文化完成了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除了万像文化,这两年还有多家相关创业公司完成融资。通过CG技术塑造虚拟偶像的科技娱乐公司鲜衣怒马、虚拟IP运营商一几文化,先后完成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七月份,虚拟主播行业迎来蔡明加入,蔡明以“菜菜子nanako”的名义,在B站实现Vup出道。在直播间里,菜菜子的人气居高不下,开播25分钟,就迅速达成了“百舰”成就,直播间人气突破600万。#蔡明 菜菜子#话题登上微博热搜,阅读次数过1.2亿。

随后的8月更是热闹,著名游戏穿越火线CF旗下最具知名度的女性角色“灵狐者”,也宣布成为全网首位常驻虚拟游戏主播出道。

8月21日,B站上线了一档《虚拟人成才计划》综艺,仿造偶像养成模式,由XNON,Studio,bilibili联合出品,由腾讯动漫连载漫画《要有光》改编,然而目前为止仅播放了一期。

如今各色虚拟偶像呈现出遍地开花的态势,除了以初音未来为代表的二次元形象的虚拟偶像,和真人极其相似的超写实虚拟人物也在不断诞生,如日本Modelingcafe公司设计的虚拟模特imma。不仅会应时尚品牌邀请看秀,还会拍摄杂志,与明星一起代言化妆品。在各类社交媒体上更新每日日常,形象塑造和真人难以区别,已经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与imma相似,国内其实也在今年诞生了首个超写实虚拟偶像“马当飒飒”。

马当飒飒是由浙江博采传媒在推出的超写实虚拟偶像,和其它超写实偶像一样,马当飒飒主要也是更新每日日常,进行品牌推广,淘宝直播卖货。

说起大热的直播带货也就少不了虚拟偶像的身影。在今年的天猫6.18期间,初音未来与洛天依纷纷入驻淘宝进行直播带货,其中初音未来的人气值甚至超过朱一龙、王一博等明星,登顶天猫6·18明星榜。

不过,在虚拟角色附加巨大经济期望的背后,也让行业的虚拟偶像主体数量有些泛滥和集中,这其中有多少虚拟偶像能够经得起市场的检验,最终脱颖而出,预计将是明后年的产业主题。

声优配音的VTuber会更有亲和力吗?

在国内大部分人的心中,提到虚拟偶像,第一个浮现的也许就是来自日本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

其实初音未来之前,1993年日本就已经出现发行唱片的虚拟偶像——林明美,出自动画片《超时空要塞》。此后也陆续出现一些虚拟偶像,直到初音未来横空出世真正将虚拟偶像一词传播到全世界。

作为全球认知度最广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不仅年年在世界各地举办演唱会,几次登上LadyGaga的巡回演唱会,参加大卫·莱特曼的深夜秀,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杂志报刊里,还在今年就任日本新冠肺炎支援者形象。她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甚至超过绝大多数的娱乐明星。

初音未来是由日本著名乐器公司雅马哈的VOCALOID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一款音源库,它的操作极为简单,只需要一台PC,配合软件及语音库,就可以合成歌曲。官方除了设定了名字年龄身高体重外,其余的资料一概皆无。这就给创作者留下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操作易上手,质量水平高,形象可爱,可塑造性极强,初音未来得以深受创作者们欢迎。其人设的塑造完全依靠粉丝们,在他们手中,她形象百变,活泼俏皮。同时作品丰富有趣不乏神曲,如席卷全球的《甩葱歌》等。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造就了她如今的奇迹。

高粘度和高参与度的粉丝极大促进了初音未来的发展。粉丝们推出高质量的作品,不断吸引新的制作人和画手加入其中,持续营造热度,推出新的作品,形成正向循环。这些不断的内容产出不仅为初音未来持续吸粉,也能让其作品时刻能紧随潮流,迎合粉丝喜好。

初音未来的成功,带动了超过 100 亿日元的消费市场,也带动了一波虚拟歌姬热潮。其中佼佼者就有洛天依。

洛天依最初是作为第一个中文V家虚拟歌手,在2012年7月12日正式出道。2015年,上海天矢禾念公司整合旗下虚拟歌手,创造性地推出虚拟歌手品牌Vsinger,总共有洛天依、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徵羽摩柯、墨清弦六位成员。相比于初音未来语言受限,洛天依受到更多国内粉丝的喜爱。

除了初音未来、洛天依这些使用合成音,通过粉丝调教进行演唱的虚拟歌姬们,虚拟偶像领域还出现了通过声优配音与观众互动的虚拟主播。2016年,首个虚拟主播“绊爱”诞生。这是通过3D模型+声优配音展现人物,内容多以直播、游戏解说、短视频为主,使用人工智能的Virtual YouTuber(简称VTuber)。

相比虚拟歌姬由声源和软件合成的略微不自然的声音,由声优配音的VTuber更具亲和力,更贴近生活,形象也更加多元。并且随着技术的发展,一些使用手机就可进行直播的2D虚拟主播不断出现,极大地促进了这一领域的兴起。起步快成本低,在短短几年虚拟主播便迅速成为热潮,巅峰时曾一天出道四位数,涌现了大批主营虚拟主播业务的公司,如入驻B站的彩虹社。

彩虹社是以YouTube直播为中心活动的VTuber集团。拥有超过90人的大家庭,聚集了很多个性丰富的成员。如从创办初期开始就十分活跃的月之美兔,在推特上一跃成为话题的御伽原江良。

Hololive也是日本相当出名的虚拟主播事务所。是由COVER株式会社运营。制作的女性偶像VTuber组合。现在的成员有28人。从创立时期开始活跃的时候,白上フブキ的关注人数超过了50万人。近日发表了和北野武的合作,在东方project界成为话题的宝钟マリン也是holo live所属的VTuber。

然而虚拟主播中的大公司越做越大之后,小公司甚至个人虚拟主播竞争力渐渐不敌大公司,生存空间被挤压,最终黯然退出市场。2019年末,虚拟主播公司ENTUM宣布,因业界动向以及活动受限,决定解散,旗下的Vtuber均转为自由身。

过了2018年的虚拟主播的兴起期,进入2020年,日本虚拟主播领域渐渐朝着市场化,几方争霸模式推进。

即使涌现出不少新人,但仍然撼动不了老牌虚拟主播的地位,在最新的虚拟主播排行榜中,虚拟主播一代目“绊爱”仍然稳坐第一,以281万粉丝数将第二名远远甩在身后。

然而做到如初音未来、绊爱等头部虚拟偶像,是相当困难的,无数争先恐后出道的虚拟偶像们,大多不过昙花一现。即使是在虚拟偶像领域,竞争依然真实而激烈,如何做到不被浪潮淹没,脱颖而出,是所有虚拟偶像的经营者们需要细心审视的问题。

【本文作者李文凤,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