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最火的影视公司,它们都去哪了?

彼时最火爆的影视公司,风流云散或屹立不倒,不过都是重复同一个基本法——价值守恒。
2020-08-05 09:57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魏妮卡

稻草熊影业赴港上市的消息,触发了行业久违的对影视“明星股”的关注与讨论。

2015年叱咤风云的“明星股”,随着2016年市场监管趋严、多起并购案被拒,以稻草熊为代表的一批明星公司A股梦碎。

四年过去,影视寒冬遇上疫情持续,各家都在资金链考验中自顾不暇,稻草熊竟能绕道港股继续上市梦。怎么说呢,让我们恭喜刘诗诗没有嫁错人?

始终走“贵人运”的稻草熊,自是当年一批迅速蹿红的影视公司中的幸运者。看看同一时期活跃的弄潮儿们:

嘉行传媒、唐德影视海润影视等市值集体缩水;蒋雯丽家族的北京首映时代剩下空壳;张若昀父子的西安梦舟深陷债务危机,母公司梦舟在退市边缘。

还有不少当年因爆款剧一战成名的公司,它们在哪里呀,它们还开着吗?

跨界大佬

退市的退市、预警的预警

说稻草熊走“贵人运”,绝非硬糖君瞎恭维。虽被戏称“夫妻店”,但稻草熊背景神秘,与江苏渊源颇深。

注册于2014年的江苏稻草熊影业,是江苏省内唯一一家拥有电视剧制作甲种许可证的公司。稻草熊参与出品的《蜀山战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国宝奇旅》等剧集都在江苏卫视播出。稻草熊的法人及大股东刘小枫出身江苏电视台,曾在凤凰传奇影业担任董事。

这就难怪稻草熊刚成立不久,便受到资本追捧。暴风集团拟以10. 8亿收购稻草熊60%股份被证监会否了后,阿里影业紧接着以2.25亿元购得稻草熊约15%的股份。

但随后一年中,稻草熊与爱奇艺的关系越来越近。阿里影业2018年退出,爱奇艺以全资附属公司Taurus Holding持有稻草熊19.57%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当然,有贵人扶持,也得自己立得住。赴港招股书披露,稻草熊待播剧就有5部,包括刘诗诗、朱一龙的《亲爱的自己》,范丞丞、程潇的《灵域》。在艰难的2020年第一季度,稻草熊还营收3.27亿元。

而那些在明星资本游戏中越玩越没牌的公司,归根到底也还是作品问题。

随着《八佰》定档,文娱资本老玩家华谊终于迎来今年难能可贵的涨停。当年一起冲浪的乐视就没那么幸运,于今年6月正式停牌退市。

遥想五年前,乐视明星股东占据娱乐圈半壁江山,郭敬明、张艺谋、黄晓明、孙红雷……谁看谁不说稳了?

那一波惨淡收尾的公司还不在少数。跨界资本鼎龙集团(原名骅威文化)、安徽梦舟(原名安徽鑫科新材料)、中南文化(原名中南重工)、鹿港文化(原名鹿港科技)、印纪传媒,退市的退市、预警的预警,一地鸡毛。

玩具商鼎龙集团(原名骅威文化)2015年以12亿高价收购梦幻星生园这家曾产出《千山暮雪》《金玉良缘》等爆款剧的昔日明星公司,去年开始进入“零开机”停摆状态。如今又陷入《幕后之王》“天价片酬”债务纠纷泥潭,母公司ST退市预警。

同样退市预警的铜加工商梦舟还在垂死挣扎。与张若昀父子合作的西安梦舟主出品剧集《霍去病》积压4年,资金回笼成问题。今年初,张若昀父子的嘉兴梦舟与华策的违约纠纷愈演愈烈,早已忘了西安梦舟荒废两年。梦舟终于决定挂牌转让西安梦舟,宣告彻底退出影视圈。

纺织业起家的鹿港文化也在今年决心回归老本行,逐步缩小除纺织以外的其他业务。

鹿港赶的是2014年资本涌入影视行业的大潮,先是以4.7亿收购“海峡特色”剧集公司世纪长龙(代表作《娘妻》《天涯赤子心》《团圆》),接着又以3.95亿收购制作《我的团长我的团》《士兵突击》的天意影视45%股份。

五年过去了,世纪长龙去年巨亏9.66亿元、天意影视亏损9579万元。世纪长龙电影《廖俊波》、电视剧《一诺无悔》《生死巴格达》等,天意影视电视剧《格斗士》《亲爱的老爸》《曹操》等,均出现了逾期拍摄或发行延期的情况。

为拯救业绩,鹿港文化实际控制人钱文龙已三度提出卖身国资,淮北建投接盘失败后,又傍上了浙江文投。

同样傍上国资的金属管件制造商中南文化,日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中南文化也于2014年涉足影视业,先是作价10亿元收购陈建斌、唐国强等明星参股的大唐辉煌;随后又陆续收购了蒋雯丽、孙俪、刘烨、黄轩等一线演员的经纪公司上海千易志诚文化,以及严歌苓、天下霸唱等知名作家的北京新华先锋文化。

然而这类跨界资本殊途同归,都没能摆脱并购后的负债累累。2019年,大唐辉煌的《桔子街的断货男》与千易志诚的《别了,拉斯维加斯》两部重点剧集都未能按预期播出,导致两个影视子公司大幅亏损。

2018-2019年连续两个年度,中南文化净利润均为负值,分别亏损21亿和1亿元。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中南股票自2020年4月30日起被挂上“退市风险警示”。

但最令人唏嘘的还要数印纪传媒,去年已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被深交所强制退市。

广告业起家的印纪传媒入局影视行业的起点非常高。2009年以《建国大业》切入电影市场,接着参与出品了《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一系列好莱坞大片。

2014年又成功借壳高金食品登陆A股,同年布局电视剧领域,推出了《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军师联盟》等多部爆款。

可惜好景不长,实控人涉嫌套现、大股东股份被重复冻结等风波不断,印纪传媒人才流失、业绩连续下滑。即使2019年参与出品爆款剧《长安十二辰》,也未能挽回败局,印纪传媒最终告别A股。

空壳公司

查无作品、“横尸遍野”

说来可笑,现已退市的乐视,去年初还说要奖励旗下花儿影视管理层4030万元。年末却被一家剧集公司告上法庭,称其拖欠电视剧《金子》授权费643万元。

原告正是制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潜伏》的老牌影视公司青雨传媒。

从2012年开始,青雨没有停止过自己的上市梦,提交了招股书,又因“不符合上市要求”被撤回。到了2014年,上市公司祥源文化(原名万家文化)看上青雨,拟7.13亿收购,证监会还是没通过。青雨只好选择登陆新三板,当时按16.36元的新股发行价,青雨市值达到8亿,比祥源文化7.13亿的收购价还高。

但随后青雨却官司缠身。2016年先后和湖南卫视、乐视因《猎场》《如果可以这样爱》两部剧的销售合同对簿公堂,导致剧集延播,回款出现问题。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是:两部剧播出后口碑不佳,青雨从此一蹶不振。

顺便一提,娱乐果然是个圈。曾想收购青雨的祥源文化,正是赵薇当年收购闹剧的当事人。

2016年,赵薇注册了龙薇传媒,无任何业务开展的第51天,便以高杠杆融资来收购万家文化29.135%股份。试图以0.6亿元空手套白狼价值30.6亿股份,杠杆率达到惊人的51倍。

赵薇尚能东山再起,而曾以爆款剧《遇见王沥川》闻名业内的南广影视,官微则像追随高以翔逝世一样,定格在2019年末。

这家成立于1998年的老牌公司,2016年因《遇见王沥川》营收暴增4000倍,从乐视处获得2509万元销售款,还从市场募得了三七互娱7000万投资。但南广随后播出的《风光大嫁》《追风行动》等与市场严重脱节,业绩一落千丈。从去年开始,市面上已查无作品。

官微同样停留在2019年末的还有制作《亮剑》系列剧的中广影视。2015年起开始挂牌新三板,近日被爆出股票已连续超过4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每股面值,存在从创新层调整至基础层的风险,中广影视宣布解约东海证券,终止上市辅导。

通过官微可知,中广影视这些年有些不务正业地做起练习生经纪,仅有一部优酷待播剧《星海蔷薇》。

差点被鼎龙(骅威)30亿收购的张纪中女儿公司东阳曼荼罗影视,与蒋雯丽家族曾参股的北京首映时代,如今也都只剩下空壳。

2018-2019年,曼荼罗与嘉行联合出品了《一千零一夜》《烈火如歌》,其后便查无作品。今年6月30日,鼎龙的梦幻星生园收回了东阳曼荼罗所有投资金,曼荼罗退还剩余投资本金1000万元及相关利息66.38万元。

曾经风光的旅游业大佬长城影视,2017年6月和2018年1月两次修改并购方案,放弃了拥有5家影院的德纳影业,一心只想收购蒋雯丽家族的首映时代。

但交易还是不出所料地被证监会叫停。长城影视放弃收购后不到一年,顾长卫、蒋雯丽、马思纯等明星股东相继退出,留下一具空壳。长城影视自己也在今年被戴“ST”预警帽。

风光不再,活着便好

要数五年前最风光的影视公司,莫过于杨幂参与的嘉行和孙俪参与的海润,分别估值50亿、40亿。

当年明星纷纷开公司,大概也正是看到了这样的美妙前景。2015年9月,嘉行借壳登陆新三板,估值2500万元;2017年,完美世界5亿入股,估值高达50亿元。然而不到一年,SMG尚世影业减持嘉行股份,嘉行估值缩水。

随后杨幂离婚、《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无爆款,市值缩水10亿之说不绝如缕。但嘉行今年推出的《三生三世枕上书》扳回一城,待播主控剧《暴风眼》《谢谢你医生》仍由杨幂挑大梁,运营状况较为健康。

“娘娘”孙俪的海润就没那么乐观了。出品过《亮剑》《永不瞑目》《玉观音》等经典作品的海润影视,曾是资本追捧的对象,华谊、光线、芒果、湖南电广都曾是其投资方。但海润的上市之路比青雨还坎坷,2014年借壳申科失败之后,与文投控股收购方案也未达成一致。

海润登陆新三板后,失去了曾经的光芒。剧集制作上有些跟不上时代,除了《和平饭店》鲜有口碑爆剧。经营情况也随之恶化,2019年4月1日直接被戴上“ST”帽子。其后产出作品速度减慢,今年只推出一部主旋律剧《有你才有家》。

同样被文投控股放弃收购的悦凯影视,经营状况倒优于海润。杨洋和其经纪人贾士凯持股的悦凯影视,今年有主控项目《心跳源计划》待播,三部平台定制剧《司藤》《我的漂亮朋友》《爱情的开关》。

背靠石油大亨华实海隆石油的华视娱乐,7年前通过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进入影视行业,2016年投资孙俪主演的《那年花开月正圆》拓展电视剧领域。这家公司出作品速度一直很慢,但慢工不一定出细活,2019年主控的《上海堡垒》遭遇滑铁卢,口碑票房双失利,手上一堆待播剧的华视今年或许也需要缓一缓。

2015年我们都在看什么剧?《武媚娘传奇》《花千骨》《伪装者》《盗墓笔记》《无心法师》……那么近又那么远。而彼时最火爆的影视公司,风流云散或屹立不倒,不过都是重复同一个基本法——价值守恒。

坚信价值守恒,或许可以让我们对于风口上的人少些艳羡与焦虑;也在自己站到风口时,多一些冷静与审慎。

【本文作者魏妮卡,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