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电影背水一战

上半年推出的开辟新渠道、关闭低效门店、开放加盟等关键性自救措施,不止是为了应对疫情冲击,更是基于公司业绩压力之下的背水一战。
2020-08-05 09:44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陈碧婷

电影院复工半个月以来,蛰伏了半年的电影巨头们,又都活跃了起来。

华谊兄弟获得招行融资背书,大制作《八佰》屡次跳票终于定档8月21日,成为电影院复工后第一部首映大片;这边,万达电影定增过会,又将募得40多亿,用来开电影院和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没几天,影视行业刚被激起的热情,又被万达电影巨亏17亿元的半年报,打回冷酷现实中。

对于万达电影来说,环境艰难只是巨亏的催化剂,因为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引发巨额商誉减值等原因,公司去年已经亏损了47亿元。

上半年推出的开辟新渠道、关闭低效门店、开放加盟等关键性自救措施,不止是为了应对疫情冲击,更是基于公司业绩压力之下的背水一战。

压力之下开放加盟

2020年上半年的市场环境,最难受的还是电影行业。餐厅三四月份就可以开始营业,旅游市场也重启多时,全国院线直到7月下旬才陆续恢复。

今年前6个月,全国电影市场总票房仅为22.4亿元(含服务费),同比减少92.8%,观影人次为6005.8万,同比减少92.6%。

市场环境如此,电影公司们业绩下滑,也是情有可原。

万达电影(002739.SZ)8月3日晚间披露2020年半年报,公司营业收入19.72亿元,同比下降73.93%,归母净利润-15.67亿元,同比下降398.81%,扣非净利润更是下降438.51%至-17.06亿元。

上半年,受影院停业影响,公司放映、广告、卖品三大传统业务收入下降8成左右;电影制作发行和游戏业务,均下降15%左右;反倒是此前占比较小的电视剧业务,营业收入增长455.30%至5.20亿元,不过该板块毛利率低至1.75%,几乎没有盈利空间。

逆境之下,万达电影推出多种策略自救。

放映业务,公司会员APP推出“宅家云福利卡券礼包售卖活动”、“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爱你所爱”主题观影套票等会员营销活动。另外,在停业期间,拓展抖音营销渠道、孵化“万达电影直播间”等多种方式,为复工后的业务恢复做准备。

卖品业务,公司将销售由线下转为线上,新增多个电商销售平台,引入直播带货,并通过微信、支付宝、外卖平台等多种渠道,针对部分卖品及衍生品推出线上售卖订货、线下配送上门的服务,缓解库存商品压力。

这还不够。期内,万达电影关闭17家经营效益较差的影城。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拥有已开业直营影城651家,5767块银幕,其中国内影城598家,5313块银幕,境外影院53家,454块银幕。

6月,万达电影终于向市场“低头”,正式对外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对外输出万达的品牌和管理。

业务四面楚歌

上半年的行业逆势,只是万达电影巨亏的“催化剂”,公司最大的挑战,仍然是自身业务盈利能力不足以及并购重组后遗症。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154.35亿元,同比下降5.23%;归母净利润-47.19亿元,同比下降324.87%。

业绩爆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59.09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55.75亿元。商誉减值的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影城业务、广告业务和时光网

即便扣除资产减值的影响,公司归母净利润也仅为11.41亿元,同比下降了45.73%,接近腰斩。

几年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电影院线公司的万达院线,更名为万达电影,准备将万达旗下的电影相关资产——做电影制作发行的万达影视,电影社区时光网,做电视剧的新媒诚品,游戏行业的互爱互动等,注入到上市公司中。

最终,耗时多年,方案几经调整,并购重组完成,万达电影业务涉足影视行业【投资-制作-发行-推广-卖票-放映-衍生】全产业链,形成业内最完善的行业闭环。

不过,重组当年,公司就因并购资产业绩不达标而陷入巨亏,舆论一片哗然。

2019年报披露后,万达电影被交易所发问询函追问,为何游戏业务、影视业务不达预期甚至未完成业绩承诺,却没有计提商誉减值。也就是说,即便公司亏损近50亿,这业绩,也仍然是有水分的。

7月底,万达电影最新定增计划过会,公司将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43.5亿元,主要用于162家影院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逆势“抄底”、抢占市场份额的策略,本身没什么问题,行业其他头部选手金逸影视、横店影视、上海电影、幸福蓝海,都在这么干。

如何提升经营效率和盈利能力,消化市场预期,则成为万达电影的主要问题所在。

院线业务虽不断扩张,但单银幕收入和单影城收入不断下降;影视投资业务本来就风险大,近年更遭遇互联网文娱巨头的挤压;游戏业务在行业顺周期反而遭遇下滑,电视剧业务不赚钱,主营电影周边的时光网更成了主要拖累之一……

电影院虽然恢复营业,但市场离恢复正常状态,还需加以时日,今年之内恐怕都不会好过。

万达之困难解

事实上,万达电影之困,乃是万达集团困局之一斑。

自2017年流动性危机爆发以来,万达几次惊险过关,然而解决债务压力恢复正常经营的目标仍未完全落地。

如果不是万达集团资金链紧张,无法为万达电影输血,万达系唯一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也不至于紧张至此,恐怕也不会发生少主屡次被列入执行人名单的事儿。

早年万达顺风顺水,陆续将业务从商业地产拓展至电影、体育、文旅等领域,业务遍布海内外,万达系成为资本巨无霸,王健林登上首富宝座。

生死当前,万达不得不断臂求生。除了3年前将文旅和酒店打包给融创和富力的“世纪交易”,今年以来,陆续转让世界铁人公司、宝贝王以及芝加哥房产业务,回笼现金70亿元。

万达电影巨亏,万达酒店发展(00169.HK)亏损,纳斯达克上市的万达体育,2019年营收、净利双降,商业业务受疫情冲击举步维艰。危难之时,万达准备将前些年“看不上”的地产业务捡回来,作为“救命稻草”。

2019年底,万达地产从万达商管独立出来,今年4月,已经多年不拿宅地的万达地产在江苏盐城拍下一宗纯住宅地块,同时确权了长春影都、四川内江汉安湖的文旅项目。最近,万达地产两次花20亿元拿地,准备在临港建设万达广场和配套住宅。

克而瑞披露的数据显示,万达地产上半年销售金额218.7亿,仅完成全年800亿销售目标的27%。

【本文作者陈碧婷,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