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存亡之际,TikTok 的国内员工正在 “被遗忘的角落”

在此之前,当外界有很多报道透露字节跳动决心将TikTok的团队全部设在海外时,对内也一直“没有这种说法”。
2020-08-01 09:40 品玩 玄宁

自美国政府考虑以“国家安全”为由封禁短视频社交应用TikTok(抖音国际版)以来,几乎每天都有关于它的传闻。

在美国,关于TikTok 的最终归宿,各方争先登场。先有TikTok美国投资者的不断进逼,据路透社7月29日的报道,以红杉资本等为首的投资者希望以500亿美元估值买下这个风靡美国年轻用户的短视频产品;之后8月1日又有新消息传出,美国多家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称,微软正在洽谈收购TikTok的事宜。同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也首次直接表态:“我们在观察TikTok,可能会封禁它。”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封禁TikTok在美国现有法律体系里仍有不少障碍,特朗普政府正考虑以要求TikTok出售其所有权的形式来处理它。

字节跳动此前新任命的全球首席运营官和 TikTok CEO Kevin Mayer 在美国也保持着发声,他多次强调失去 TikTok 对美国用户和广告主的打击,并回击着来自诸如 Facebook 的攻击。

但在 TikTok 的国内团队,却安静很多。据PingWest品玩了解,TikTok的国内团队分散在北京、上海等地,作为“抖音海外版”的TikTok,最初团队很多来自被字节跳动收购的 Musical.ly,比如TikTok的上海团队就是基于当时国内总部在上海的Musical.ly团队建成。尽管后期全球化的成功让TikTok在世界各地拥有了诸多分部和大量员工,但据了解,TikTok在国内的团队目前规模仍在几百人以上,负责着产品在各个海外市场的运营、广告、活动等大量重要工作。

与海外的消息不断相比,除了前日传出字节跳动的国内业务可能考虑在上海或香港上市外,其他信息显然不如海外竞购者们那么热闹。而且,这种安静不只是对于外界而言,据多名员工对PingWest品玩透露,TikTok国内团队内部目前也没有对这场公司成立至今的最大危机做太多沟通。

据PingWest品玩了解,在包括此前新任命CEO,以及印度突然封禁等突发事件中,内部普通员工乃至中层管理者并没有比外界更多的信息,了解事情“和媒体是同步的”。而在印度封禁事件中,有TikTok的国内团队管理者是“深夜突然被拉群”才得知消息。而多名TikTok的员工透露,内部在这些事情后也一切正常,并没有“安抚”或过多的说明。

这些员工还表示,在此之前,当外界有很多报道透露字节跳动决心将TikTok的团队全部设在海外时,对内也一直“没有这种说法”。这使得员工们的许多讨论也都是非官方的,给他们一种需要不断猜测的感觉。有员工表示,这些内部早已习惯了的低调作风,加之TikTok对员工基本不涨薪的工资设置,增加着近期人员流动的可能。不过也有字节跳动的其他业务国内员工对PingWest品玩表示,他们一切正常,“工作还是挺带劲”。

与“对手”的不停放料相比,字节跳动的核心管理团队在如何应对,显得很神秘。此前美国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曾透露,字节跳动的应对之一是通过“开发一款新的热门程序”来发力国内市场。但据字节跳动内部多名员工对PingWest品玩表示,这种听起来神秘的做法,其实是字节跳动内部的常态。字节跳动各个业务线存在着数不清的“秘密开发阶段”的产品。甚至存在主管一个秘密产品团队招聘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产品的任何实质信息的情况。内部习惯用产品所属领域首字母缩写+英文字母来给这些神秘产品命名。而这些产品,每一个自然都是目标成为“热门程序”。因此这个“应对”更像是在早有的产品开发计划上的重点重新分配,对于解决TikTok的困境没什么直接关系。

根据研究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TikTok的下载量达到破纪录的3.15亿。若特朗普政府决定迫使TikTok出售所有权,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几大科技公司将都有竞购的意愿,当然,其中Facebook、亚马逊、Google母公司Alphabet以及苹果正经历着反垄断调查,可能会让他们竞购的难度增加。

【本文作者玄宁,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