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韩令或解禁,“韩流”如何破局崛起的中国偶像市场?

对国内娱乐产业进行“保护性隔离”、刺激其自主发展在一段时期来看是很有意义和必要的,不过长期来看,对韩流永远封禁并不现实
2019-10-30 09:34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用“冰雪融化前夕”来形容当下的“限韩令”微妙处境,并不为过。种种迹象表明:限韩令正在松绑,或离完全解禁已经为时不远。

近日,大批2015-2016年拍摄的中韩合拍积压剧于豆瓣更新上映时间,其中张艺兴、郑秀晶、王一博的《闭嘴!爱吧》,王晓晨、池昌旭的《我的男神》,郑爽、李钟硕的《翡翠恋人》,宋茜、Rain的《八月未央》,邓伦、郑秀晶的《毕业季》,吴世勋、许龄月的《亲爱的阿基米德》,张翰、朱一龙、高俊熙的《夏梦狂诗曲》,张哲瀚、朴敏英的《时光之城》,邓家佳、周元的《爱清也包邮》等8部中韩合拍剧纷纷定档于2020年。

另外,韩国艺人来华也更加频繁。EXO小分队EXO-CS、SuperJunior成员金希澈今年先后在青岛举办签名会,爱奇艺10月官宣韩国女团成员Lisa为《青春有你2》导师。“都教授”金秀贤、“金秘书”朴敏英10月来上海参加某品牌发布会,并与网红雪梨同框直播。此外,AB6IX、N.Flying、SEVENTEEN、WINNER、GOT7等多个偶像男团已经官宣来华签名会行程。

亚马逊热带雨林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飓风。限韩令的实施和松绑,可能引发中韩两国各自娱乐产业的震荡。阔别三年,留给韩国偶像们的已经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中国市场。威力不比当年,韩流该如何破局?

韩流二十年与限韩令三年

纵观对整个中国娱乐产业影响最大的外来流行文化,当属韩国娱乐产品。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开始从国家政策层面扶持文化产业。从以H.O.T为代表的第一代K-pop流行音乐及偶像男团,以《汉江怪物》等为代表的商业类型片,到《蓝色生死恋》为代表的第一批韩国电视剧,到以《X-MAN》《情书》为代表的第一代现象级综艺,以及以《传奇》《泡泡堂》为代表的第一批韩国游戏,韩流在中国市场流行了二十年,并直接推动韩国旅游业发展。

从《江南STYLE》全民洗脑到Big Bang成为新一代天团,K-pop不断收割着一代又一代的粉丝经济,以浪漫爱情剧为主的韩剧也在二十年间不断更新进化。《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鬼怪》《迷雾》等剧大火,标志着以“车祸癌症治不好”三宝闻名的韩剧迭代,加入了奇幻、军旅、犯罪悬疑等多种创新元素。韩国类型片也逐渐成熟,并随着欧洲三大电影节的认可登上了新的高度。

而中国娱乐产业也在对韩流的不断学习借鉴中成长起来。从更早的《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两天一夜》《奔跑吧兄弟》,到近年来的《拜托了冰箱》《明星大侦探》《蒙面歌王》《心动的信号》《创造101》等,卫视与视频网站纷纷引进韩国综艺版权,此外还有一批“无版权”有抄袭之嫌的综艺。

这种影响也并非是单向输出,而是互相渗透,深度捆绑。由于韩国国土面积与我国省份面积排名第25位的浙江省相当,人口仅有5000万人,国内市场相当狭小,因而对海外市场有较大依赖,而中国市场尤其重要。因此不难理解为何韩国偶像团体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成员,如SM公司推出有四名中国成员的男团EXO,中韩合作也更加深入,乐华娱乐与Starship Entertainment推出中韩女子组合宇宙少女,其中有3名中国成员。

然而一切文化都不可能独立于政治而存在。2016年7月,“萨德事件”影响下,限韩令悄然降临,包括“禁止韩国艺人在华参与万人以上公开演出、禁止韩国影视剧放映、禁止对韩文化产业投资”等,外交部虽明确回应并无此事,但韩流发展之势明显受阻:53部涉韩影视剧被禁播,文初提到的一批中韩合拍剧就此搁置,《太阳的后裔》为爱奇艺带来的近千万美元会员收益成为最后的绝响。一批韩国版权综艺紧急改名,如《我是歌手》改名《歌手》,《奔跑吧!兄弟》改名《奔跑吧》,剧集《相爱穿梭千年2》临时更换原定女主角刘仁娜。

而限韩令对韩国娱乐产业带来的打击更为沉重。据悉,韩国文化产业占韩国GDP15%,出口比例高达70%,出口中国的将近一半。限韩令出台之时,YG公司股价应声下跌7.96%,CJ E&M公司股价下跌6.85%,JYP公司股价下跌5.4%,SM公司股价下跌5.32%,FNC公司股价下跌4.86%,几大娱乐公司涉及中国业务业绩腰斩,市值合计缩水3615亿韩元,合21.5亿元。另外,手握传奇版权的韩国网游公司wemade股价下跌7.84%。

但这并不意味着韩国影视综作品在国内就此完全缺席。通过网盘链接等传播方式,《迷雾》《请吃饭的漂亮姐姐》《金秘书为何那样》等韩剧爆款持续在社交媒体上掀起讨论热度。

综艺以版权授权形式继续存在,合拍项目消失之后,韩国电影、电视剧IP通过“翻拍”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中国观众的荧屏和银幕中。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我是证人》《“大”人物》《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小小的愿望》等至少有10多部影片翻拍自韩国电影,其中不乏票房黑马。统计数据显示,在90部待播出剧集中,海外剧集占比23%,主要来源仍是日韩。翻拍自《听见你的声音》的《没有秘密的你》、翻拍自《信号》的《时空来电》正在腾讯视频播出。无论是创意层面还是制作层面,韩国可供中国同行学习的还有很多。

纵使相逢应不识:巨变中的中国市场

随着中韩关系回暖,从2018年以来,不断释放出限韩令松绑的信号。去年6月7日,由KBS、MBC、SBS三大电视台与CJ娱乐等联合组成的韩国联合馆在消失两年后,正式亮相第24届上海电视节。此后,朴叙俊、EXO成员灿烈、少女时代泰妍等多名艺人现身国内活动。而此次多部中韩合拍剧密集定档,多个男团来华,或许是限韩令或将解封最为强烈的信号。

但在这三年时间里,中国市场的一切已经全然改变。首先是本土偶像的崛起,以及偶像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接受过韩国较为成熟的偶像产业链流水线训练后,偶像归国蔚然成风,“归国四子”和宇宙少女中国成员程潇、吴宣仪、孟美岐,WANNA ONE的赖冠霖都在国内取得了更好的发展。2018年“偶像元年”成为一批新兴偶像经纪公司崛起的契机,时代峰峻、坤音、乐华等将韩国造星机制进行本土化改造,蔡徐坤、杨超越成为最成功的本土案例,无论从受众爱国情绪上来说,还是亲近度来说,国内粉丝都更倾向于本土偶像。

昔日供不应求的市场,如今已是供大于求,且马太效应越发显著。即便限韩令全面解封,也只有权志龙等头部艺人在中国有着超强的演出票房号召力,遍地是金子的时代已经过去。

其次是影视综游原创能力有所增强。近年来,国内电影票房、剧集收视率与质量口碑的正相关性越来越显著,现实主义倾向有所增强,与韩剧所擅长的浪漫爱情元素已经有所背离。综艺方面,《声临其境》《国家宝藏》等优秀原创综艺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经历一段时间的“阵痛期”之后,国内对韩国娱乐产业的版权依赖有所削弱。

游戏方面,自2017年3月至2018年4月,共有412款外国网络游戏获得中国广电的审批,没有一款游戏来自韩国,而同期有111款中国制造的网络游戏获得韩国官方审批。腾讯代理的韩国蓝洞公司“吃鸡”游戏《绝地求生》受限韩令影响,至今版号审批仍然悬而未决。《阴阳师》《恋与制作人》等游戏则反向输出日韩,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19年Q2,中国手游占韩国市场的21.9%,同比增长2.6%。而韩国游戏却不复当年巅峰时期的市场占领能力。

另外,国内媒介环境也发生了极大变化。中国互联网的急速发展,使得包括娱乐行业在内的主流行业都经过了互联网改造,从制造到宣发都完全网络化,而这是韩国四大娱乐公司和三大电视台并不熟悉的领域。

毋须讳言,整个东亚文化圈深受儒家文化影响,有着极大的文化共性和心理特征相同点,这也是中日韩爆款影视剧大多在亚洲市场深受欢迎,却在欧美市场遭遇滑铁卢的原因。因此,中韩彼此之间文化交融,取长补短是可能达成的。另外,韩国企业背后也出现了越来越多中国资本的身影。如阿里在SM占股4%,腾讯、微影时代8500万美元投资YG娱乐,腾讯在2006年-2016年的10年间投资了10家韩国游戏公司等。

假定限韩令完全解除,短期来看,乐漾影视、柠萌影业华数传媒等一批中韩合拍剧背后的出品方或能因此“回血”,涉韩游戏版号审批得以松绑,偶像市场和影视综市场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长期来看,或许将对国内娱乐产业带来鲶鱼效应。

对国内娱乐产业进行“保护性隔离”、刺激其自主发展在一段时期来看是很有意义和必要的,不过长期来看,对韩流永远封禁并不现实。猛兽被重新放出笼子,不过,还好我们已经铸成了自己的铠甲和武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