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游戏业乱象:高管入狱、主业衰退,并购爆雷

游久游戏现在状况百出,由于内部震荡、人才流失,再加上游戏大环境的影响,“基本已没什么心思在做游戏产品上了”。
2019-10-20 08:59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钱洛滢

笼罩在上市公司恺英网络上空的阴霾仍未消散。

10月12日,恺英网络发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其净利润下滑幅度为81%至87%。就在第三季度报告发布的几天前,因2018年年报信息披露违规等问题,恺英网络再次被福建证监局公开点名,责令改正。

与之相辅相成的,是中小股东们的维权潮——截至截稿前,恺英网络股价为2.57元,而其股价的最高点为66.61元,数百亿的市值,就这么被蒸发了。

半年来创始人失联后被捕、多名高管接连被查,除了这样富有“戏剧性冲突”的恺英网络之外,还有多家曾站在游戏业顶峰傲视群雄的知名企业,其实都正身处于游戏版号暂停而产生的巨大蝴蝶效应中,感受行业变化给企业带来的阵痛。

天神娱乐奥飞娱乐英雄互娱巨人网络、熊猫TV、游久游戏等业内“玩家”,近一年来新闻搜索的关键词是“巨亏”、“业绩变脸”、“倒闭”和“爆雷”。

常言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这些身陷囹圄的公司也多多少少有着一些共性:新老游戏产品青黄不接,高管内斗流失,为发展新业务而冒进并购……

吃老本难顶,核心游戏业务萎缩

游戏业务的萎缩,是不少“昔日霸主”日子难捱的最大因素,恺英网络、游久游戏、天神娱乐、巨人网络等企业,皆是如此。

游戏版号的暂停发放只是最直接的“导火索”,而在拥有一两款成功游戏后却不注重后续产品的研发、不重视游戏形式内容的创新等问题,是一直埋在这些公司内部的“地雷”。

凭借《全民奇迹MU》一炮而红的恺英网络,在借壳泰亚股份上市后就一直被人诟病缺乏拳头产品、新老游戏青黄不接。

一方面,页游的红利早已消失殆尽,《传奇盛世》、《蓝月传奇》等页游的寿命几乎耗尽,而其2014年上线的手游《全民奇迹MU》虽然已经达到总流水80亿元,但也早已难掩其颓势。

由于近年来没有花太多心思和金钱在研发投入上,一味靠并购推出新品——接替《全民奇迹MU》的拳头产品显然尚未出现。

另一方面,恺英网络一直深陷知识产权纷争。

首先就是盛大、娱美德、亚拓士等多方参与的“传奇IP”混战,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从2007年至今仍未分出胜负,作为被授权方的恺英网络被动卷入战场。最新进展是其子公司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新加坡被判向娱美德赔偿支付约4.7亿人民币,目前,恺英和欢游只能依靠“管辖权异议”的方式不断拖延时间。

其次,是其自研产品的版权纠纷频发。翻看恺英网络的工商信息,可以知道其与游族网络中文在线等企业均打过关于著作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官司,且基本为败诉。而其手游产品《阿拉德之怒》因抄袭《龙与地下城》,在今年与《蓝月传奇》的合作对象腾讯对簿公堂,并以恺英网络赔偿腾讯5000万元并将游戏停服告终。

当初一直站在舆论巅峰的巨人网络,如今也因为主业乏力而正在经历颓势,曾经股价一度飙升至77元,目前却已经不到18元。

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巨人网络上半年营收同比下降近35%,净利润同比下降近30%。其中,游戏相关业务收入为12.89亿元,同比减少5.02%,具体表现为端游收入5亿元,同比下降4.52%,手游收入7.42亿元,同比仅增1.12%。

在互联网金融业务被剥离后,巨人网络的主要收入仍来源于上线超十年的“征途”等游戏,包括《征途手游》、《犬夜叉:奈落之战》、《月圆之夜》等在内的游戏又都处在版号重放后的初级阶段,暂无出现新的利润增长点。

今年也是巨人网络第三次提出将收购以色列游戏厂商Playtika,并且将交易的支付方式由发行股份变更为现金。这一收购进程提速,以及巨人网络近年来积极开拓海外市场的种种举动,都体现了巨人重新聚焦游戏业务的焦虑。

天神娱乐游戏业务的发展也在2018年的行业寒冬中戛然而止。

曾出品《傲剑》、《飞升》、《苍穹变》、《梦幻Q仙》等多款热门网页网游产品,同样是《苍穹变》手游、《全民破坏神》等多款手游的研发方的天神互动,是天神娱乐的全资子公司。去年年初,天神互动还曾发表过“立誓跻身国内顶级MMO游戏研发商阵列”的文章,却深陷《琅琊榜》IP所属权等争议之中。去年11月,天神互动被爆出正在裁撤游戏业务,很快,其营业执照因受到行政处罚而被吊销。

据此前媒体报道,有天神互动员工和另一位在9月初离职的员工称,本次公司裁撤游戏业务的主要原因可能是高层不再看好游戏行业收益,转而精简业务,将成本集中在资本市场和影视娱乐市场内。

然而,游戏出身的企业却选择精简自身的游戏业务,无疑引发了多方争论,也为其最终的终极内斗埋下伏笔。

自研能力薄弱,冒进并购一时爽

自研能力低下带来的另一个副作用,是让不少头部游戏公司在2014年前后开始了冒进的、高出估值多倍的并购。紧接着在2018年,被收购的游戏公司因版号冻结开始频繁暴雷,从而牵连了母公司的业绩。

上文出现的天神娱乐就是其中一员。2015年,创始人斥巨资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之后,天神娱乐便开始了积极并购之旅。其中争议最大的,是斥资8.8亿元收购雷尚科技。

公告中,雷尚科技2015年至2017年的业绩承诺为扣非净利润不少于6300万元、7875万元、9844万元,三年累计不少于2.4亿元。但在雷尚科技完成三年对赌后,业绩开始急转直下,2018年达到了全年亏损 2,118.95 万元之巨。

今年9月,天神娱乐终于宣布终止雷尚科技的运营。

无独有偶,从2014年开始,奥飞娱乐相继收购叶游信息、卓游信息大额股权成为大股东,并购方寸科技、爱乐游,投资三乐公司、Waystar公司等,快速完成了游戏布局,业务线涵盖了手游、端游等多类型游戏的研发及游戏发行业务。截至2018年底,奥飞娱乐旗下的游戏相关公司数量已达到至少17家。

但由于太急于想要开辟泛娱乐矩阵,让游戏、影视、动漫产生IP联动,快速扩张之后的奥飞娱乐反受其害,影视业务、游戏业务均在不景气的2018年损失惨重。

如今,奥飞将已收购的大量游戏公司团队解散,研发业务停止,以求“断臂自救”。

同样并购了17家企业且更为激进的恺英网络,当然也承受着更大的并购“后遗症”。

2016年至2018年5月,恺英网络就“买买买”不停。其中,其对浙江盛和和浙江九翎的两起并购案引发了巨大争议:以成立于2011年的浙江盛和为例,截至2015年,浙江盛和的净资产为-319.23万元,已经“资不抵债”,可是恺英网络通过全资子公司以2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网络原股东金丹良、陈忠良共计20%的股权,估值为10亿元,对应溢价超过19倍。随后在恺英网络的接连出手后,其估值已经提升至32亿元,时隔仅一年有余,收购价却连翻三倍。

当时有人分析,恺英网络收购浙江盛和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看上了其拥有的“传奇IP”。谁又能料想到,正是这个IP在之后又为恺英网络带来如此之多的麻烦?

在高管接连被查后,浙江盛和CEO金锋倒是兜兜转转成为了如今恺英网络一把手,到处收拾烂摊子。

除了疯狂并购游戏公司进行产品的自我输血,恺英网络还曾靠并购追赶一个又一个互联网“风口”,大数据、全景相机、VR/AR、体育、影视、传媒、风投、互金,哪里都有恺英的身影。甚至在2018年年初,王悦还高调宣布恺英网络携手英雄互娱进军区块链,孵化名为“五条”的项目。今年4月,在王悦离奇失联之后,就有媒体发现“五条”早已查无此项且涉嫌填报虚假备案信息。

发展不如预期,被资本裹挟前行

多家如今过得很糟糕的企业,几乎都在上市前与股东签订过对赌协议。恺英、游久等企业都在完成三年对赌后业绩突然“变脸”,而昔日的“移动电竞第一股”英雄互娱,也正在资本市场中沉浮。

从诞生伊始,英雄互娱就与移动电竞深度结合,CEO应书岭更是公开表示想成为中国的“暴雪”。

这样的标签让英雄互娱很快就获得了资本的青睐,2015年,英雄互娱在成立公司的2个月后就“借壳”塞尔瑟斯成功挂牌新三板,并在2017年完成了Pre-IPO轮融资。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华兴资本普思资本华谊兄弟等知名投资机构、企业都赫然在其投资人之列。

特别是华谊兄弟的入股,让英雄互娱进入了空前的高速发展。但英雄互娱的发展速度仍然与其融资速度不相匹配。

一直以来,英雄互娱代理的产品《战争艺术:赤潮》、《影之刃》虽然流水可观,但由于其自研游戏知名度相对较弱,显然无法撑起其主办的电竞赛事HPL。

财报显示,英雄互娱2016-2018年的营收虽然仍在上涨,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出现连续三年下滑。2018年对谁来说无疑都是糟糕的一年,在市场环境和业绩缩水的重压之下,英雄互娱通过一通转让量子体育VSPN股份的操作才惊险完成与华谊兄弟最后一年的对赌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英雄互娱的子公司量子体育VSPN旗下拥有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下称“KPL”),近两年在全球范围内都发展极为迅速,也是其目前最大的业绩发力点。但股东们等不及了,也正经历巨亏的华谊兄弟对旗下游戏业务企业多次减持套现——借壳上市、再次寻求新资本的帮助,成为了如今英雄互娱更好的选择。

今年英雄互娱三个月内两度借壳上市的行为引发了业内关注——4月,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英雄互娱与ST赫美宣布重组失败,又在一个多月后再次宣布即将借壳东晶电子A股上市。然而,此次借壳又因东晶电子疑似参与内幕交易等原因而徒生变故,暂时搁置。

10月9日,东晶电子再次发布公告,正筹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英雄互娱100%股份。这次英雄互娱能否顺利上市,还需静待结果。

内斗、高管流失,内部震荡阻滞企业发展

资本游戏导致人心浮躁,多家游戏企业的内耗现象也十分明显。

王思聪熊猫TV倒闭,成为了2019年上半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对于王思聪电竞帝国的质疑声也由此而起,据媒体报道,熊猫的内斗或成其最终走向灭亡的原因之一。

其实早在2018年,已经一年没有拿到融资的熊猫TV就多次传出了王思聪已经撤离、正在挂牌卖身的消息。随后网上盛传,360团队把王思聪团队架空,除了内斗什么都没做,熊猫TV创始人与法人龙飞也早已脱离了高层。

事实上,无论是熊猫TV还是IG电竞俱乐部,甚至是香蕉娱乐,王思聪的管理风格向来是放养。有员工爆料称,在熊猫直播发展的过程中,熊猫管理层堪称无能典范:遇到过好几次发展上的大问题,领导层都要找一个度假村进行“团建”来开会讨论、研究、发现问题,此外,任何项目的申报流程都要走至少一个月。

没有抓住头部主播资源,又对培养新主播不上心,企业内耗严重,将熊猫TV这个当初的明星项目拖向终局。

就在10月8日,天神娱乐的“宫斗剧”也终于暂时迎来了“大结局”:创始人朱晔属下的团队退出——副总经理李春、尹春芬和财务总监相卫轻辞职,“逼宫”股东推举的人马成功上位——徐德伟出任总经理、郭柏春、刘玉萍、贺晗、李燕飞四人任副总经理。

由于天神娱乐的业绩持续恶化,今年8月合计持股11.22%的三名股东:为新公司、颐和银丰和上海诚自发起“逼宫”,他们称,天神娱乐董事会成员未尽到相应义务,使上市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治理混乱失控,出现巨额业绩亏损,严重侵害了股东权益;放任实控人、高管从事侵害公司利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导致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股东内斗中期,朱晔还曾发文称,现在能救天神娱乐的是“懂现有主营业务,且踏踏实实做增量业务的人”,否则“只会是一场资本的游戏”,但显然,此番言论在他的实绩面前对股东而言没有太大说服力,资本的游戏仍在继续,而新上任的团队还要解决朱晔留下的太多问题。

连续两年巨亏的游久游戏股票简称已由“游久游戏”变更为“*ST游久”,在退市边缘反复试探。

国庆前夕,上海证券交易所对游久游戏发来《关于对上海游久游戏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核算有关事项的问询函》,问询函提出,公司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93万元,净利润仅为414万元。

一直以对外低调著称的游久游戏,在今年情人节却因为“八卦”而高调出圈——游久游戏二股东刘亮在朋友圈秀出一场“价值48亿元的婚礼”,起因是由于刘亮和游久三股东代琳结婚没有提前公告而被证监会立案,结案6个月后,两人股票市值由60亿变成12亿。这样的“迷惑行为”,不知是真的无知还是有意为之。

今年4月底,公司公告称董事会收到纪学锋递交的书面辞呈,由于个人原因,曾担任过《征途》游戏策划的业内“老兵”纪学锋提出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全部职务。5月17日,公司公告称,董事赵亚军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根据相关人士介绍,游久游戏现在状况百出,由于内部震荡、人才流失,再加上游戏大环境的影响,“基本已没什么心思在做游戏产品上了”。

自游戏版号限制又重开以来,行业内的很多问题正在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暴露出来,中小游戏企业哀鸿遍野,而头部游戏企业纷纷选择“弃车保帅”、“断臂自救”,再次加速了中小企业的灭亡和整个行业的洗牌。

是时候抛出这句话了:“资本热潮退去后,究竟谁在裸泳?”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