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利润下降1.8亿、新三板终止挂牌,开心麻花奔赴新的资本场

2019-04-21 09:30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楼巴蒂
A A
两次折戟,让公众意识到开心麻花的IPO之路并不顺利。原本以为2019年或许开心麻花将进一步发力,但是首先迎来的是开心麻花终止新三板挂牌。

4月18日,开心麻花在新三板公布了最后一份财报。2018年开心麻花公司营业收入达到10.09亿,同比增长17.36%;净利润达到1.12亿,同比下滑71.27%。这个成绩放在2018年的影视市场中并不算差,但如果比起2017年,开心麻花毫无疑问经历了退步。

在电影市场从初出茅庐到名声鹊起,开心麻花只用了三部电影,2015年一鸣惊人的《夏洛特烦恼》(票房14.41亿)、2016年的口碑之作《驴得水》(票房1.72亿),以及2017年扛起公司营收的爆款电影《羞羞的铁拳》(票房22.13亿)。

2017年开心麻花现营业收入8.22亿,同比增长达到181.6%;实现净利润3.89亿元,同比增长达到 441.81%,成为彼时新三板影视公司中最耀眼的新贵。但高光之下,业界面对这家营收突飞猛进的公司一直怀揣着一丝忧虑,2018年这些忧虑似乎一一应验。

首当其冲的是开心麻花的商业模式。自2015年起开心麻花形成了以“演出业务+影视业务+艺人经纪”三驾马车为主要营收的商业模式,在目前国内演出市场无法保证持续增长的环境下,影视及衍生业务显然是营收的核心支撑,而开心麻花也确实凭借持续的电影爆款输出,在市场上完成了红利收割,但显然过分依赖影视业务,公司营收主力相对单一。2018年开心麻花第一出品的《李茶的姑妈》票房失利,公司利润出现波动。

第二个焦虑是开心麻花的艺人经纪。资料显示,目前开心麻花旗下喜剧艺人超过200人,但在大众市场具备认知度的依旧是沈腾、马丽、艾伦、常远等头部艺人,随着头部艺人影响力与品牌效应的扩大,喜剧市场上沈腾、马丽等艺人品牌开始超过公司品牌,公司内部艺人资源青黄不接。

第三个焦虑或许来自资本市场。已经有不少声音在说,新三板上受到资本青睐的机会已经不多了,2015年开心麻花作为“话剧第一股”挂牌新三板,挂牌一年半后其成为新三板明星公司,伴随着新三板IPO热潮,开心麻花决定IPO进入A股市场,2016年开心麻花公司估值从3亿上涨到50亿,但开心麻花资本之路并不顺利,IPO两次撤回申请,大股东转让股权,2019年3月开心麻花宣布去年10月筹划的融资计划终止。资本市场上开心麻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如今,开心麻花新三板终止挂牌,不管是主营业务,还是资本之路,公众都在猜测它下一步将如何打算,显然不管是再战A股,还是赴港IPO,开心麻花都在寻在新的资本场。

舞台剧+影视+艺人经纪,

开心麻花“三驾马车”如何起跑?

开心麻花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开心麻花演出及衍生业务营收达到3.77亿,占总收入37.37%,影视及衍生收入达到3.40亿,占比33.71%;艺人经纪收入达到2.92亿,占比28.92%。公司收入结构相比去年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2017年开心麻花营收影视及衍生业务占比达到51.94%,这一年由于《羞羞的铁拳》凭一己之力贡献了4亿的收入,影视业务正式成为开心麻花的营收主力。演出从此前超过90%的营收占比下降至37%左右,演出营收仍在小幅度增长,但显然开心麻花已经从“话剧第一股”走向了电影IP公司。

2018年开心麻花演出业务再次占据了营收大头,虽然只是微微高出影视业务,但不难看出2018年的开心麻花相比去年,在电影市场上的收成大幅滑落。2018年开心麻花输出了两部主要电影作品,暑期档上映的《西虹市首富》成了年度爆款电影之一,国庆档上映的《李茶的姑妈》则遭遇口碑滑铁卢,票房仅6.04亿。

年报显示,开心麻花投资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西虹市首富》电影出品方)金额达到5535万,而电影收益为1.57亿元,经纪业务收益为2274万,以此估算,开心麻花通过《西虹市首富》收益超过了1亿。而2018年开心麻花影视及衍生业务毛利同比下降了1.82亿。

演出业务则保持了稳定的收入,2018年公司舞台剧演出业务方面全年超过 2500 场,先 后开发了《窗前不止明月光》、《谈判专家》、《疯狂双子星》,《恋爱吧!人类》等剧目。财报显示,演出和经纪业务带来的毛利增加了4106万。对于开心麻花而言,演出业务不仅仅是公司初始业务之一,也是影视业务的IP源头,此前《夏特特烦恼》、《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都是根据同名话剧改编,内容故事经过演出舞台的验证形容内容势能,再登上大银幕。

但显然,话剧IP转化为电影IP也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同为开心麻花的热门话剧IP,《夏洛特烦恼》与《羞羞的铁拳》都取得了成功的结果,而《李茶的姑妈》却获得了开心麻花的最差口碑,显示了剧场审美与电影审美的不同,也暴露了开心麻花的内容问题。

开心麻花因为新颖别致的喜剧包袱与带有话剧色彩的喜剧表演形式,成为电影市场上风格独树一帜的喜剧派别,但是演出中夸张的笑料、偶尔出现的低俗桥段,在大银幕上开始出现不适。公众逐渐熟悉开心麻花的喜剧套路与内容桥段,开心麻花需要更优质的内容创作。

沈腾收入9249万、马丽收入7845万,

开心麻花的“艺人经”

另一方面,演出业务在承担着一部分培养艺人的工作,沈腾、马丽、艾伦等头部艺人都曾在《甜咸配》、《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话剧/舞台剧中担任主角,黄才伦能在电影《李茶的姑妈》中担任主角,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他参与过开心麻花多部演出作品的演出与创作,《李茶的姑妈》话剧同样由他主演。经过开心麻花演出舞台历练的喜剧演员,出演其主要出品的电影,是目前开心麻花的惯例。

而影视业务、演出业务与艺人之间的关联,就让公众对开心麻花的艺人经纪甚为好奇。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开心麻花共向5家供应商采购费用达到2.42亿,占年度采购总额的38.45%,其中4家供应商为明星个人工作室。

天眼查数据显示,工作室中丽赫影视文化(长兴)工作室由马丽担任法定代表人并全资持股,而采购金额达到7846万,新沂喜祥腾腾影视文化工作室与长兴臻品影视文化工作室代表法人则为沈腾,合集采购费用为9249万。上海石礁影视文化工作室(上海石礁)则是艾伦持有,其采购费用为2580万。这笔金额意味着开心麻花的艺人片酬。

沈腾2018年除了主演《西虹市首富》,还客串了《李茶的姑妈》,参与了《我就是演员》、《王牌对王牌》等综艺,2019年主演了春节档《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两部大片,迅速成为国内电影市场上一线喜剧男演员之一,商业价值上涨。

而马丽2018年出演了电影《来电狂响》,2019年其主演的电视剧《逆流而上的你》也顺利播出,演艺路径不断拓宽。艾伦、常远等其他头部艺人,通过春晚小品获得认知度,开心麻花电影进一步曝光,已经逐渐在大众市场获得认知度。开心麻花的艺人经纪似乎已经摸索出行之有效的营收路径。

但公众更加关心的是开心麻花与艺人之间的绑定模式,传统影视公司大多会采取以公司股份绑定核心艺人的模式,进行深度连接。但是开心麻花的股东中并未出现明星股东,这让外界对开心麻花的艺人绑定多了几分忧虑。随着沈腾、马丽等核心艺人逐渐从开心麻花电影主演的位置退下,公众开始揣测开心麻花是否面临核心艺人离巢的危机。

事实上,开心麻花以与艺人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建立捆绑关系。开心麻花在2016年出资与其共同成立了天津水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沈腾持股51%,开心麻花持股49%。

开心麻花同样也以这种方式进行人才绑定,《西虹市首富》第一出品方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由电影导演兼编剧闫非、彭安于作为主要股东(持股分别达到31%),开心麻花也进行了投资,股份占比15%。

目前开心麻花面临的问题或许是如何在资本市场上找到新的方向,2017年开心麻花进击A股, 2017年8月因签字律师之一离职中止审查。2017年9月再次进行上市申请,但2018年4月3日撤回上市申请文件。两次折戟,让公众意识到开心麻花的IPO之路并不顺利。原本以为2019年或许开心麻花将进一步发力,但是首先迎来的是开心麻花终止新三板挂牌。

政策与监管趋严,文娱产业的整体冷淡,资本场的准入门槛在变高,而各大股市也变成了围城,里边的人想出来,外边的想进去。开心麻花如今是站在围城外的人,或许围城里才是未来,只是不知道它将选择进入哪一座围城。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