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业绩会:经济下行影响确有迹象 暂无科创板计划

2019-03-22 09:18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舒虹 杨凡
A A
2018年,腾讯云收入增长超过100%至人民币91亿元,转型产业互联网成效初显;社交产品方面,微信月活达到10.98亿,小程序人均日访问量大增54%;同时,商业支付收入同比增长超一倍,腾讯视频的订购用户同比增长了58%。

2018年游戏业务对腾讯营收的贡献率已降至30%以下,腾讯表示公司正展开多元化发展,在2019年第一季度将公布一个新的收入板块。另外,腾讯称,目前没有分拆上市或科创板上市计划。

3月21日港股盘后,腾讯发布了2018财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去年9月30日,腾讯宣布重大组织架构调整,这是其战略转型后完成的首个季度业绩,及首次发布年报。

财报显示,腾讯2018全年收入3126.94亿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Non-GAAP)774.69亿元。2018年四季度,腾讯营收8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3%,略高于市场预估,不过增速自2015年二季度以来首次下降至20%以下。

2018年,腾讯云收入增长超过100%至人民币91亿元,转型产业互联网成效初显;社交产品方面,微信月活达到10.98亿,小程序人均日访问量大增54%;同时,商业支付收入同比增长超一倍,腾讯视频的订购用户同比增长了58%。

在整个游戏行业面临“寒冬”的2018年,腾讯也受到了行业和市场的质疑,但随着版号逐渐开闸,腾讯已有8款游戏获批。2018年四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为241.99亿元,同比微降0.7%。同时,游戏业务对腾讯营收的贡献率降至30%以下。

3月21日下午,腾讯总裁刘炽平在腾讯2018年全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为反映收入的多元化,在即将来到的2019年第一季度里,腾讯将公布一个新的收入板块,该板块的具体信息暂未披露。2018年,腾讯包含金融和云计算在内的“其他”业务收入为779.7亿元。

以下是腾讯2018年全年业绩发布会媒体提问实录:

提问:第四季度游戏收入有所下降,对于已经获批的游戏,公司有没有信心?

刘炽平:游戏过去在版号批准上有些延迟,很多新游戏无法上线,有一款非常受欢迎的吃鸡游戏没有办法变现。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一季度已经开始逐步分批发放版号,最近有一款跟完美世界合作的游戏上线时表现非常不错。相信未来我们整个游戏逐步会有所改善。在整个游戏行业,我们希望不断打造爆款游戏,这是我们游戏的核心战略。另外在海外市场的MAU最高,随着时间变化,海外市场会越来越好。

提问:云业务和支付方面,未来收入的占比会不会越来越大?可否担起公司营收的大旗?

刘炽平:我们的收入结构已经非常的多元化了,“其他收入”这一块的发展也是非常关键的。我们在即将来到的第一季度里面,可能会公布一个新的收入板块。在第一季度公布业绩时大家可以知道。

提问:云业务在2019年会受到怎样的挑战,如何应对和其他公司的竞争?小程序方面,腾讯是否担心会受到挑战?

马化腾:去年9月30号组织架构重整以来,最重要的变化是把原来分布在几个事业部群的、云和智慧产业相关板块全部聚合起来。我们的目标并不是简单一个云收入,而是整个服务从消费转向产业互联网这个未来大的风口,为这个大浪潮而做积极准备。我们发现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一阶段,因为人口数量这个红利已经没有太多。

我们也希望建立一个开放云生态系统,让大量传统的IT合作服务商跟我们合作,我们提供给他很多原材料,很多的解决方案,一起来合作拓展业务。这其实和我们整个广告体系、支付体系等等都有很大关联性。这里面支付成为整个云解决方案一个核心部分,包括社交广告、云的合作伙伴都是未来我们的广告主。这里面其实是有机组合,不是分散业务,要从这个角度战略性看,不是简单说短期的收入和利润。我们现在要培育市场,在做转型中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提问:能否谈谈下一年和国际金融财团的合作?

刘炽平:其实和很多国际合作伙伴都有关系,在行业上的合作比较多。在很多投资项目上有很多合作,这一块我们很开放,希望与投资者一起投资。

提问:游戏市场增长明显放缓,对于腾讯来说,今年的情况是怎样?海外MAU你们最高,国内的活跃度怎样?还会不会拿到更多游戏的审批?

刘炽平:游戏行业今年比去年会有所改善,游戏本身还承担着很多社会责任,去年我们上线健康游戏系统,让我们可以对社会关心的问题有所解决。长期来说,我们还是对游戏行业这一娱乐、文化、科技混合的行业有信心,只是短期内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包括监管、社会等问题。

再往前走,游戏在海外的发展会是一个大的机会。在海外,我们一开始投资游戏,现在开始在海外运营,未来会加大投入。我们相信,随着我们的累积,包括技术、游戏开发、还有很多IP,在世界上有很多合作伙伴。这块的发展长期来说也是比较有信心的。

提问:很多人觉得腾讯今年是个转型的节点,其他增长的动力来自哪里?

刘炽平:至于腾讯的整个战略,一直以来我们都希望能够均衡发展。过去几年,虽然我们的游戏发展比较快,但其他很多板块,包括广告、支付、云也在快速增长。未来,我们还是会采取均衡发展,聚焦于长远的发展。

虽然我们的广告有比较多的潜力,而且我们广告的填充率比国外国内同行低,但是我们不着急很快提升填充率,我们希望稳健的方式针对每一个板块进行长远发展。我们相信这才是对公司最有利,对于用户最有利。

提问:两会5G很热,对5G怎么看?腾讯计划怎么投入?

马化腾:今年以来5G是一个热词,包括两会期间也看到些示范效果,试验网络也打出来了,这的确是全新宽带移动互联网,因为不仅带宽靠高度,根据不同应用还可以提出不同质量需求。尤其包括物联网、包括产业互联网非常需要有5G网络支撑,可能现在3G、4G都不太适应。我们非常关注这些变化,因为所谓基础设施变化、包括终端技术变化都会影响甚至重构整个互联网服务形态。所以这是我们业界从业者都非常关注的。

提问:从Q1到Q4游戏毛利率跌的很厉害,跌了10个百分点,这个趋势会不会继续?其他业务会到怎样的水平?

刘炽平:不同的产品和业务有不同的逻辑,毛利率是会跟随业务逻辑有出现差异。我们的主要的措施还是不追求毛利率,我们还是要尊重每个产品的逻辑是什么。在一般创收的时候,我们希望收入可以细水长流,我们不希望在一段时间内很快把收入和毛利率弄得很高。在运作的是效率上,我们还是希望不断提高。所以,毛利率是结果,不是一个目标。

提问:小程序的广告收入有没有细分?在2019年,小程序广告方面会呈现怎样的形式?

刘炽平:由于2018年刚推出小程序广告,有一个比较大的一次性增长,接下来随着流量增长会有持续的增长。小程序广告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生态,因为它的广告形式可以让很多开发者获取收入。所以我们在这里还是会投入很多精力,希望将整个生态打造的更好。

在整个广告业务,我们仍然强调还是要稳健持续的增长,而不是说只争取一次性爆发的增长,把所有增长耗费掉。这是我们一直的原则。

提问:产业互联网什么时候能带来比较好的收益?

马化腾:在产业互联网方面,我们其实在4年前当时提“互联网+”列入政府工作报告开始发展数字经济,在今年我们可以看到产业互联网的成型越来越清晰。过去我们讲互联网+,医疗、教育、金融等等,这几个产业目前发展都比较成熟。智慧零售、交通、医疗、政务发展也比较好。我们在广东做了一年的数字广东,这个效果比较好,我们也希望能把这个经验复制到其他省市。

在工业方面的产业互联网,现在也开始起飞。很多制造业,都在探讨。现在很多汽车企业转型做出行服务,从传统制造业转型变成服务商。我们也看到很多传统制造业在数字化转型后积极网络化,在这个基础上产业大数据后再智能化,也就是用AI做智能化。这样每个产业都会三步走,第一数字化,第二网络化,第三智能化,这是一个不同阶段。

这里面会有大量的需要应用信息服务和AI、云的技术,需要我们针对性的提供服务。这个前景非常大。而且有重要社会意义。产业互联网会把我们过去讲的虚拟经济和现在主流主体的实体经济结合起来,未来实体经济会更加智能化。

我们希望互联网企业已经不是单纯的互联网企业了,而是能提供给实体经济的一个助手。所以我们的定位是提供给实体经济帮助。

刘炽平:在收入方面,我们希望能够长远一点看。有几个不同机会。第一个,云方面,本身收入还是在快速增长,现在的阶段还是在基础服务上。未来云的服务还是要从第一步的基础服务,到提供PAAS,作为平台,利润率高一点。再下一步就提供SAAS,这种方式毛利会更高一些。这是一种演进方式。

第二种,要看我们在整个产业互联网上面,和各行各业打交道,做一个数字化的升级之后,对现有的业务有拉动作用。比如我们的广告,这些业务其实是因为我们介入了一个行业,提供更好的给这些行业公司的服务。其实我们的广告、金融、支付收入都会有提升。

第三种,我们在一些行业里,例如交通、智慧零售、医疗等,我们未来找到合作伙伴进行投资,来获得进一步的收益。

这是未来存在的几个机会。

提问:关于游戏,吃鸡在内地的版本《绝地求生》国家不是很鼓励,你们是不是也考虑到了不好变现?

刘炽平:《绝地求生》作为一个战略竞技游戏,这个类别中国可以看到也有一些其他游戏拿到版号、得到批准。版号我们在积极沟通,没有新的进展,可能未来也会对这些游戏进行各种各样的修改或申请,看能不能拿到。

提问:智慧零售方面,之前传说你们有机会入股屈臣氏、有机会买麦德龙中国,对此有什么回应?

刘炽平:智慧零售最重要的还是赋能,不是说我们最后要变成零售,要收购个零售企业,这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过去来看,通常是我们跟零售企业进行合作,提供技术以及能力,也有可能在需要的时候进行一些资本合作。但核心逻辑还是我们不会去做零售。至于具体投资不方便介绍。

提问:腾讯怎么看经济下行对自己的影响?

马化腾:关于经济下行,确实有一定的迹象,我们许多业务相对来说还是抗周期的。比如娱乐业务不是很受影响,广告里面,例如汽车这些高消费的广告主会对花费更谨慎,对效果的要求更高,我们可以提供更好的效果,可以对宏观环境形成一个对冲。

提问:Q4显示被投公司亏损,未来投资上是否会有变化?

刘炽平:投资项目反映了股市下行的压力,有些上市公司股票在去年年底有些受压,今年第一季度好一些。市场的波动不是我们最关注的,我们更关注是不是可以找到未来有机会的公司和合作伙伴。

提问:游戏在海外具体的布局怎么做?

刘炽平:游戏出海,第一个阶段是做比较多的游戏投资,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同时随着自己开发能力较强,尤其是手游,在全世界开始推行,这是下一阶段要做的。合作伙伴的关系,从一开始拿来在国内到把我们的游戏推出去,是新的方式。

提问:腾讯去年年底净负债是129亿到130亿左右,但是前一年(2017年)是正的。有没有想过回科创板撑下场面?短期内公司有什么业务可以分拆上市?

刘炽平:虽然我们现在净现金有一点负,但看市值的话,是非常强劲的一个现金流。至于分拆上市,对于整个中国新的资本市场环境我们会维持积极关注,但现在还没有什么计划。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