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传媒娱乐

火箭少女101演唱会遭粉丝联合抵制,黄牛“灰产”成收割韭菜新姿势?

2019-03-14 13:43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A A
享受粉丝经济红利,收割粉丝韭菜的同时,如何弥补偶像团体运营上的短板硬伤,使之星途长久而非昙花一现,成为哇唧唧哇的当务之急。今年,《创造营2019》出道男团仍由哇唧唧哇运营,有了火箭少女101的实质性经验,他们的道路能否会好走一些?

3月11日,火箭少女101成员孟美岐、杨超越、段奥娟、yamy、赖美云、紫宁、sunnee杨芸晴、李紫婷、傅菁、徐梦洁10家官方后援会联合发表声明,控诉火箭少女101演唱会主办方YSC文化“无德、无信”,要求撤销其主办票务资格,或首席运营哇唧唧哇以第三方资格介入,公布团票信息并提出解决方案。

点燃粉丝集体怒火的是YSC文化的一连串“骚操作”:根据粉丝描述,演唱会选区是按照各家团票金额和人头排名进行的,引发集资大战,各家认为票务透露虚假排名导致恶意竞争和超售;此后在爆仓的情况下,通过信息黑盒向各家不断催票,限时上报、团票提前截止;确定超售后,YSC文化提出了每家千余张“砍票名额”;若不接受砍票,则票会经过大麦公开发售;最终各大黄牛表示自己有充足余票。

随着哇唧唧哇下场,与各家后援会分别达成协商,目前仅剩四家继续抵制:孟美岐、杨超越、sunnee杨芸晴、傅菁。另外,这份联合抵制名单,没有吴宣仪官方粉丝团的身影。这个由各家粉丝投票出道的限定组合,出走风波、一次次粉丝互撕明争暗斗等后续问题,似乎又一次被摆到了台面上。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声明中的一段话:“官博称18:00将剩余门票上架大麦开始销售。同日下午16:00-17:00期间,大麦官网以每分钟1单左右的速度陆续上架680票面的门票,并被不知名人士秒空,18:00并未准时在官网开售。同时间各家陆续接到黄牛联络,不同的黄牛都表示自己能拿出上百张演唱会门票,并要求加价,暗示黄牛票仓充足。我们有权合理怀疑,主办方YSC文化将逼迫我们减员的票仓,全包给了黄牛。”

真相如何无从知晓,但票务市场上官方勾结黄牛灰色产业链的现象早已有之。另外,这并不是哇唧唧哇第一次被质疑。站在偶像经济风口上,如何在短期内将利益最大化,收割流量韭菜,成为运营方与票务在这类粉丝向演唱会中最大的诉求,而团体长久规划则不在考虑之列。

主办方与黄牛利益输送:揭秘票务市场灰色产业链

春江水暖鸭先知,流量更迭黄牛先知。一场热门活动收入百万的光环之外,成为一名优秀黄牛必须具备敏锐的娱乐嗅觉、政策舆论导向直觉、丰富的经验积累,一击即中才能弥补偶尔失误判断带来的血本无归。

一个艺人或是项目流量热度如何,也直接反应在黄牛票溢价上。例如去年公布恋情后的鹿晗演唱会门票“打到骨折”,又如2016年王菲“幻乐一场”上海演唱会内场1排1号2号叫价百万,去年《偶像练习生》总决赛不分位置一律叫价2万以上,今年故宫元宵灯会免费门票被炒到1万一张。

2018年9月,大麦网联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共同发布的《2017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489.51亿元,比起2016年上升了4.32%,演出票房为176.85亿元,较2016年上升5.2%。目前演唱会市场中的二八现象非常明显,也就是说80%的演唱会盈利都不太乐观。行业评论人王毅表示。另一方面,艺人报价、场地费用、舞美灯光、宣发费用等演出成本直线上升,也让部分主办方选择了“让羊毛出在羊身上”。

统一票源售出、实名制按证件入场或许是防止黄牛灰色产业的有效途径,但目前难以实现。如果说门票是连接产业链上下游的媒介,实现IP变现的最清晰途径,市场经济下票价应当由供需关系所决定,而统一在一级票务网站出售,则很难根据市场反应调节票价,难以实现主办方利益最大化。一般来说,一场演出官方渠道售票会控制在一定比例,至少有30%以上票源流向其他渠道。

随着票牛、西十区、摩天轮等二级票务网站“正规军”入场,并获得SIG、DCM等资本加持,逐渐占据了相当一部分票房销售比例,同时也为活跃在线上的黄牛带来了更多囤票变现渠道。同任何一个完善成熟的产业链一样,黄牛产业链条由大小不一的层级构成,话语权和利润空间也逐级递减,大黄牛影响力不次于票务公司。

某位资深追星粉向娱乐独角兽表示:“有的粉丝见面会并不赚钱,主办方会输送部分票或媒体名额给黄牛,转嫁风险增加营收,黄牛再加差价卖给粉丝,这是业内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上次某流量生日会,倒票黄牛直接告诉我是来自主办方的名额。”

当代黄牛之怪现象不胜枚举:去年周杰伦在成都的“地表最强2”演唱会官方渠道秒售罄、黄牛疯狂加价,演出当天门口却设立现场售票点,被认为是“主办方勾结黄牛”的典型案例。

随着《声入人心》令郑云龙名气暴涨,连带着“音乐剧专业考生涨幅46%”,今年3月7-10日的《谋杀歌谣》北京场官方票价也从1月9日上海场的100元、180元、260元三档票价,暴涨到了360元至880元,高于百老汇原版音乐剧《芝加哥》平均票价。郑云龙本人发微博表示不满。

此外,该场次被多名粉丝认为大麦网将大量票锁给了黄牛。理由如下:大麦网将“务必携带个人证件及门票”观看演出的注意事项改成了“务必携带门票”,非实名入场为黄牛倒卖提供便利;每个购票ID和身份证只能购票2张,大麦网一分钟售罄,而淘宝倒卖链接中380元门票溢价成了800元,880元门票溢价成了2600元,库存均在20张以上。

哇唧唧哇又成众矢之的:被消费的火箭少女们和被收割的粉丝韭菜?

对于火箭少女101的粉丝们来说,虽则常因各自小姐姐利益冲突而互撕,但“天下苦哇唧唧哇久矣”的心情却颇为一致。“哇唧唧哇倒闭了!”这是火箭少女101首场粉丝见面会上,粉丝们大声整齐喊出的口号。当日由于运营方未备案,临时由演唱会改为见面会,且场地拥挤险些酿成踩踏事件。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经纪娱乐公司,这不是哇唧唧哇第一回成为粉圈众矢之的:通过《燃烧吧少年》出道的X-fire被搁置近半年后,于2016年9月与另5位选手合并为X玖少年团正式出道。去年7月,民谣歌手李志诉《明日之子》侵权一事不断发酵,以哇唧唧哇道歉赔偿告终。

本次票务方YSC文化的团票Battle超售操作,让工作有所疏忽的哇唧唧哇再次遭到了粉圈集体控诉:在选秀节目偶像“出道即巅峰”的形势下,利用唯粉攀比心理引入“竞争机制”,“冲销量、冲业绩、比排名”成为常态,更放出烟雾弹导致超售,事后首先维护票务方利益。

询问任何一个路人,除《卡路里》以外,火箭少女101的歌曲都了解甚少:其演唱会本质上来看是纯粹的粉丝向消费。而这次十家联合抵制行为的诉求,也并不是让主办方得到法律制裁,而是让团票“不被砍、变得有效”。由于并未形成实质购买行为,还处在粉丝集资阶段,各家后援会难以从法律上获得支持,因而只能诉诸于网络舆论压力。

从推出的多档团综《火箭少女101研究所》《横冲直撞20岁》和歌曲EP来看,不同于隔壁Nine Percent“各自美丽”的运营方式,腾讯有意按偶像团体的模式打造“团魂”,运营火箭少女101。

只不过,国内尚无成熟的偶像经营体系,且火箭少女们分属不同经纪公司,并未经历一起成长的练习生岁月,难免在磨合中磕磕绊绊,带有实验性质。而国内粉圈经由日韩偶像多年洗礼,早已形成了成熟模式,并以相应准则要求本土偶像经纪公司。这是哇唧唧哇虽已足够用心但依旧成为“招骂热搜”体质的原因之一。

曾经成功运营《快乐男声》的“选秀教母”龙丹妮和她一手打造的哇唧唧哇在偶像元年后遭遇到了新的挑战。实质上的流量C位杨超越在影视、广告、综艺、时尚等各个方面的资源都一骑绝尘,其他成员资源虽分配不均,但也都能发挥所长。

享受粉丝经济红利,收割粉丝韭菜的同时,如何弥补偶像团体运营上的短板硬伤,使之星途长久而非昙花一现,成为哇唧唧哇的当务之急。今年,《创造营2019》出道男团仍由哇唧唧哇运营,有了火箭少女101的实质性经验,他们的道路能否会好走一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