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ofo间于齐楚的悲歌

曾经风光无限的独角兽企业为何落到这般田地,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微信朋友圈称“一票否决权”是ofo陨落的原因。“一票否决权”让戴威有了对资本任性的权利,也造就了戴威失败的苦果。
2018-12-24 12:09 微信公众号:媒体训练营 黎帅

失败,马化腾已经对ofo下结论了;一个veto right,这是马化腾给的原因。这话对,也不对。真正的原因是,间于齐楚的戴威从来就没有把握自己的命运。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流言困扰ofo,风口骤停、身负巨债,年轻的戴威千夫所指。有诗为证:一梦一轮回,冥花落无声;奈何桥上过,百年空流淌。

12月21日,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因线上退押困难,大量用户到ofo小黄车公司总部排队现场退押金,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ofo小黄车公司出现退押难问题,交通运输部正督促其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小黄车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交通运输部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密切跟踪关注事情发展动态。

12月18日,戴威发内部信,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地活下去,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ofo的用户负责。

对于广为流传的戴威“内部信”,ofo一位离职员工对“媒体训练营”这样评价:“他(戴威)认为(公司)那么大,没有那么容易死,他认为总会有资本投资,不怕得罪爸爸,他认为他有筹码,他认为不管怎么样,装也要装到底。总之他自己的后路早就找到了,不过是唱个戏给别人看,可惜了那些不知情的人。”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及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等。

坐不上飞机,消费不了星级宾馆的戴威已经转向区块链,或许真有退路。ofo呢?

12月20日,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在朋友圈留言回复“谁杀死了ofo”这一话题时说:是一个veto right。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也在朋友圈转发类似的观点:目前,滴滴、戴威、阿里、经纬都有一票否决权,五个一票否决权,啥事也通不过。

一票否决权杀死了ofo?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训练营采访时表示:我们从来没有过一票否决权,我们很欢迎各种投资方进来,也会赞同他们的融资。

01

清算ofo,如果还不上钱怎么办?一家媒体的副主编对媒体训练营表示:我们备了两篇稿,一篇是清算ofo方案,一篇是戴威被抓,官宣出来我们就发。

滴滴3.7亿美元、阿里3.4亿美元,ofo的债还得清?

12月20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共享单车企业ofo的历史融资信息流出:ofo融资总额为14.5亿美元。其中,滴滴是单一投资最大的股东,总投资额在3.7亿美元。阿里系的阿里巴巴投资总额为3.4亿美元,蚂蚁金服投资总额为1.4亿美元,是ofo最为重量级的投资方。

澎湃新闻报道中ofo的融资数据与ofo此前公示的融资数据并不相符,据公开资料显示,ofo此前至少获得20亿美元融资。

澎湃新闻的报道称,融资数据不相符原因是ofo的E2-1轮融资对外公示数据与实际融资数据不同。

“ofo宣布阿里巴巴、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及君理资本对其投资,融资总额8.66亿美元,但其实只有阿里系有资本进入。”

股份构成方面,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这批投资机构中,滴滴目前是ofo的第一大机构股东,阿里巴巴次之。

澎湃新闻指出,ofo如果破产,滴滴将成为损失最大的一方。

“有分析认为,如果ofo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根据债权先于股权的原则,债权将优先得到清偿。滴滴作为ofo的第一大纯股权投资机构,会成为损失最大的输家。“

02

滴滴的目的是一站式出行、阿里是给支付宝寻求线下场景、滴滴背后的腾讯是微信支付入口,ofo是几条大鱼嘴边的小虾米。

一条船上的一帮人,各怀鬼胎,这船不翻才怪。

12月17日,ofo北京总部所在的互联网金融中心,用户退押金的队伍从ofo所在的第五层排到了第一层的门口大厅外,由于现场用户过多,原本现场处理工作结束时间从晚间6点延长至了10点,ofo的工作人员对现场的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退押金用户进行了登记,并未当面退款。

12月19日,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戴威显然没有想到局势变化得如此之快,一年前,ofo、摩拜所代表的共享单车行业还是资本市场所追逐的热门标的,ofo彼时考虑的问题更多是选择哪家资金雄厚的资本成为自己的投资人和如何快速扩张,吃下更多市场。

ofo先后引入了滴滴、阿里,摩拜则引入了美团、腾讯,双方背后的资本阵容势均力敌。

2017年下半年,ofo步入寒冬。

据腾讯《深网》报道称,滴滴与ofo在磨合过程中,一些反客为主的举措,让ofo原有高管团队大为光火,滴滴与ofo开始交恶。

“滴滴的想法一直是将ofo纳入滴滴的战略体系,但ofo方面却希望双方是战略合作关系”。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ofo并没有做好被收购的心理准备,戴威更希望ofo永远是一家独立发展的企业。

而ofo创始团队能将公司控制权牢牢握在手中来源于戴威手中的“一票否决权”。ofo创业初期,为制衡强势进入的投资方,戴威创始人团队增加了一票否决权。

意识到全面控制ofo无望的滴滴、阿里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上。

2018年1月25日,滴滴出行的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正式在成都上线,滴滴还接管了已经宣告倒闭的小蓝单车。

2018年3月,阿里持续加码的哈啰出行推出全国免押政策。官方数据显示,哈罗单车日订单量已突破2000万单,超过ofo+摩拜总和。

ofo在资本面前的价值在不断降低。

2018年3月,多家媒体消息称,ofo 创始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 17.7 亿元的债权融资。

资金链的紧张让戴威选择妥协。据创业家文章中描述,5月份,戴威首度同意交出ofo的控制权给滴滴。签字之前,滴滴又反悔推翻了协议,原因是在尽职调查后,滴滴认为ofo的资产质量变得太差。

ofo甚至失去妥协的资格。

摩拜对资本的态度则更为理智,也为自己找到一个不错的结局。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说过的名言,“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都得还回去。”显然,摩拜对资本有更清楚的认识。

2018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的作价全资收购摩拜。五个月后,美团打包摩拜登陆香港交易所。

从美团招股书的数据来看,摩拜在被收购后的26天里净亏掉了4.07亿元,与ofo同量级的对手财务数据公之于众后,没有人再对独立运营的ofo抱有乐观态度。

03

ofo倒下了,共享单车还在。作为线下的重要场景,滴滴、阿里巴巴都在扶持自己的势力,hello、青桔单车乘势而起,Uber也计划进军电动单车。

在权力的游戏中,戴威太年轻。

如今,留上桌面上的共享单车玩家并不多,除开ofo,还有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小蓝单车,美团旗下的摩拜单车,阿里旗下的哈啰出行。

这些依生于科技巨头的共享单车企业获得了更好的业务发展。

12月19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的 7 个月,我们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但我们的订单量其实是不断上涨的。”

12月20日,在哈啰出行主办的全产业链大会上,哈啰出行CEO杨磊表示哈啰出行注册用户数超过2亿。

背靠支付宝的个人信用体系,哈啰出行成为最先免押金的共享单车企业。“截止目前已经为1.61亿用户免除押金达320亿元。“杨磊称。

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小蓝单车则没有太多消息出现,除ofo外,桌面上的共享玩家已经没有人还为生存挣扎。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至少已经收到了20份限制消费令,限制消费人员均为ofo创始人戴威。

曾经风光无限的独角兽企业为何落到这般田地,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微信朋友圈称“一票否决权”是ofo陨落的原因。“一票否决权”让戴威有了对资本任性的权利,也造就了戴威失败的苦果。

【本文作者黎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媒体训练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