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资

8年,100家企业,最高回报超100倍,这家机构告诉我们,高回报的投资要另辟蹊径

2017-09-26 10:01 投资界 占莎
A A
祁玉伟将超级风口比喻为洋流,底层浩浩荡荡,代表着大势。他表示要“把握洋流,欣赏浪花。浪花可能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无法预估,但是底下的洋流是有确定性的”。

  在星巴克见到接力基金主管合伙人祁玉伟时,他正在看一本线装书。据同行的同事说,这是大家口中的“祁老师”在等待会面间隙的常态。

  祁玉伟主要看科技投资、东西方哲学和传记历史三类书。“《论语》、《道德经》……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你再去读《金刚经》、《楞严经》,这里头的智慧浩如烟海。”祁玉伟认为,这些“高明的智慧”对投资的帮助很大。

  他表示,最初接触儒家经典,不懂真谛,反而觉得有点迂腐。直到后来受查理芒格的影响再读儒家,才深谙其中奥义,被孔老夫子的普世智慧深深折服。他认为佛家“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思想类似芒格关于投资的双轨分析法,即,从当下的投资中抽离出来,再去反观。如此,才可抵挡风口的诱惑、从众的压力,才能校准航线,脚踏实地走自己的路。

  把握洋流,欣赏浪花

  与其他早期机构重点布局TMT行业不同,接力基金在投资领域方面另辟蹊径。从2009年成立至今,接力基金一直在自己最初选择的新材料、医疗健康、节能环保和智能制造四个“雪道”上“滚雪球”,默默潜行,越滚越大。

  “我们希望每一期基金都是一个精品,这意味着好的项目质量和可观的业绩回报”。接力基金的第五期基金募集已经到了尾声,这五期基金加起来,有十几亿的规模。作为一家投早期硬科技的基金,在过往的8年多时间里,其投资了100家企业,其中净利润超过一千万的有20多家,正在做IPO申报或已经申报的有近10家。

  祁玉伟将接力基金的投资比喻为“滚雪球”。他认为,在一开始,他们便找到了四个长长的雪道,每个雪道上都覆有厚厚的雪。所以,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不停的滚”。

  他很认同一句话“投资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你一旦建立起一个经过实践检验的投资体系,只要按照这个体系走,大概率不会有问题,只是赚钱多少的问题。这其中最大的风险在于别人摧毁了这个投资体系”。

  这里的“别人”,便是自己。因为只有自己耐不住寂寞,跟着各种风向“乱投”,偏离了自己的雪道和能力圈,才会摧毁最初的投资体系,走向失败。

  接力基金所选的四个雪道,都是高壁垒、能持续多年的“超级风口”。祁玉伟将这种超级风口比喻为洋流,底层浩浩荡荡,代表着大势。至于每个溅起的浪花(小风口)怎么样,他表示要“把握洋流,欣赏浪花。浪花可能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无法预估,但是底下的洋流是有确定性的”。

  基金成立时,投资的第一和第二个项目是瑞一医药和泰坦科技,两者都是在估值一千万左右时投资的。目前,瑞一医药以一亿多估值被收购;泰坦科技2016年的估值已达到8.5亿,目前正在申报创业板。开场的成功,也坚定了祁玉伟在四个既定雪道上坚持投下去的决心。

  聚焦中试末期,量产早期的高壁垒项目

  早期投资死亡率很高,这个月投资,几个月后项目“挂了”的情况比比皆是。所以,在项目的选择上,接力基金表现得很“特别”。从投资角度讲,基金的投资阶段定位在中试末期,量产早期。祁玉伟解释说,“我们投资的不是从0到1的阶段,而是从0.5到1,从1到100的阶段。”

  这个阶段的特点是,产品已经出来,有一点点销售额,但还未实现量产。“产品已经验证了或正在验证的过程中,这个阶段的投资是我们最擅长的。所以,我们一般不投没有销售额的公司,但我们要跟踪,到判断中的拐点即将到来时再投”。

  在投资方向的选择上,从新材料、医疗健康、节能环保到智能制造,有一个共性即:高壁垒、硬科技、高护城河。

  “新材料行业,从配方到工艺,容易形成壁垒。你做出来了,别人一般难以模仿。医疗健康涉及到的医药和器械,都实行注册制,需要拿许可证。如果别人去抄袭,存在法律风险。环保节能和智能制造领域也存在着类似的高壁垒”。

  祁玉伟表示,这里所说的壁垒,不单是指技术壁垒,而是结合渠道能力、团队能力等所构成的综合壁垒。具体到单个项目的投资,“一个是看事情,一个是看人”。

  看事情有三点,一是壁垒、二是时机、三是(市场)空间。关于时机,也有三点要看:一是看宏观政策;二是中观,即是否有配套的产业链,因为独木难支。三是微观,即标的企业处于中试末期,量产早期。

  在看人方面,接力基金也秉持三个判断。第一,有坚忍不拔的精神。早期创业,都将面临各种挫折与磨难,失败了要能爬起来;第二,有悟性。摔倒了爬起来后,要能吃一堑长一智,快速学习、在犯错中成长;第三,有远大抱负。有韧性的创业者生命力强,有悟性的创业者能赚钱。但对于投资人来讲,创业者不赚大钱,投资人不会有好的回报。那些追求小富即安的创业者对投资人来讲是有风险的。

  绝对的价值投资

  祁玉伟介绍,接力基金的投资理念包括三大块:

  一是绝对的价值投资。这一点,深受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价值投资理论的影响。2009年,国内做早期投资的基金很少,接力基金把价值投资的这套理论与中国的实践相结合,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到实践,最后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体系。“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艰难的路,但我们坚持走了八九年,在自己的能力圈、优势半径内不断实践,持续优化”;

  二是未来的成长企业。投资企业没有成长,基金就没有回报。而在企业的成长过程中,必然会面临诸多挑战和悬崖峭壁。“我们是老司机,知道哪个地方是沼泽,创业公司在哪个地方需要特别当心”。这其中,尤其是对企业成长规律的认识,多是受美国成长理论鼻祖菲利普费舍的影响;

  三是全面的风险控制。祁玉伟有丰富的风控经验,接力基金目前的风险控制流程都是在投资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的。

  如何让这一套投资理念得以执行?接力基金从三个方面将其变成现实。一是实行投研一体化;二是讲求项目的吞吐量,有了大量的项目,才能够通过层层筛选发掘出优质项目;三是发现那部分凤毛麟角的年轻人。“自古英雄出少年,特别有爆发力的项目往往是年轻人的”。

  祁玉伟认为,小荷才露尖尖角,要想立在上头,就需要对项目做进一步的跟踪和观察。早期项目就像璞玉,外面是石头,玉在里面。在石头堆里找到玉,需要大量的学习和积淀,通过不停地下功夫而成为行业里的老司机。“如果他是一个人才,我们愿意付出并提供持续帮助,到最后,投资便是水到渠成。我们喜欢这种顺势而为、瓜熟蒂落的投资。”

  独树一帜的“璞玉”

  对于在石头堆里挖璞玉这件事情,接力基金有自己的“捷径”。

  祁玉伟曾在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分管项目评审工作,创业基金会在上海有23个分基金会,都跟各个大学、科技园、孵化器有着密切的合作。作为项目评审专家以及创业导师,祁玉伟对这些青年人新创项目常年进行跟踪、培育,为接力基金储备了很多有潜力的项目。

  同时,接力基金投资的上百家企业的CEO,他们身边在创业的师兄弟以及他们的上下游公司也是优质项目源之一。

  因为接力基金独特的投资领域和阶段,以及坚持的精耕细作的投资风格,赢得了行业内一些后期基金和产业资本的认可,这些同行在遇到早期项目的时候也会推荐过来。

  在接力基金的100个投资案例里,有2家令人印象深刻的企业。

  朗亿新材料是做添加在塑料中的抗水解剂的,如果不添加,塑料会很快老化。而这个东西拜尔垄断世界33年,全球仅此一家。五年前,祁玉伟投资朗亿时,德国有一家企业也研发出了这种抗氧化剂,但在中国,仅此一家,全球只有三家。在此期间,国内有上市公司投入了几千万也没能做出来。

  朗亿的创始人当年为了研发这种抗水解剂,花费了巨大的心血。他曾告诉祁玉伟,如果今年年底没做出来,春节就不回家了,一个人继续研究。直到大年初七的晚上,他成功了。接受接力基金投资时,朗亿新材料的团队只有几个人,公司刚刚起步。投完的第二年,其销售额达到一千多万。现在已经是中国新材料创新企业中的佼佼者。

  另一家被投企业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在校6名博、硕士在2006年创办成立。在他们艰苦创业的初期,接力基金就发现了这个“露出角的小荷”并及时投资了150万元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实现了第一轮融资。融资后的12个月,公司研发出国内急需的上千种手性化合物,实现千万级销售。如今的泰坦科技,已成长为中国科学服务行业的领导者和龙头企业,近五年销售年均增长率近300%,今年初已进入上市辅导期。接力基金在泰坦科技投资上的回报已达到100倍。

  结语:在风险丛生的科技投资里,做潜行的琢玉者

  祁玉伟的微信名称叫“春华秋实”,春天开花,秋天结果,这意味着适时播种,挥汗耕耘,然后才能收获丰收的喜悦。这跟接力基金的投资哲学是一致的,在认定的雪道上默默潜行,才能辨别石头堆里的璞玉,获得高回报。

  正如LP们对接力基金的评价:睿智稳健、谦卑潜行;一如既往、春华秋实。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