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

刘强东带小天去抓大龙虾,马云带老逍去抓大螃蟹……天底下竟有这么巧的事

2017-07-17 16:41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梁宵
A A
两大巨头如今还在僵持不下,一面是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负责全面落实“五新”战略执行,一面是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借由一篇长达7000字的文章《第四次零售革命》中表态:零售不存在新与旧。

  7月14日中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CEO张勇(逍遥子)现身上海盒马鲜生金桥店,马云下单了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盒马鲜生的“阿里系”身份终于不再“遮遮掩掩”了。

  14日13:33,天猫发出了认亲微博。

  随后,菜鸟转发。

  就在上个月,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花名“老菜”)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的时候,还没有同意将两家的关系公之于众。尽管这在业内几乎人所共知,尽管盒马员工的门卡都透露了“阿里”后台,尽管北京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之前的法人显示为郑俊芳——现任阿里巴巴首席治理官。

  之所以保持低调,或许正如侯毅所说,是为了给盒马足够的“起跑”优势,过去的两年都在搭建物流系统、梳理技术、系统、流程。“盒马已经开了8家店,(目前已经有12家)别人想复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把很多复制者挡在门外的更大的可能,或许是因为大多数竞争者对未来零售的理解还如同“雾里看花”,因此也就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就连两大巨头如今还在僵持不下,一面是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负责全面落实“五新”战略执行,一面是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借由一篇长达7000字的文章《第四次零售革命》中表态:零售不存在新与旧。零售的本质一直都是:成本、效率和体验,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尤其巧合地是,就在同一天,京东集团与来华访问的加拿大总督江山携手启动了“京东超级品牌日·加拿大好物盛典”,同时双方还宣布京东生鲜加拿大馆正式上线运营;“奶茶妹妹”章泽天也现身活动现场,头衔为“京东公益基金会荣誉理事长”。

  据介绍,通过京东平台,原产加拿大的大龙虾最快48小时就可以从原产地直达中国消费者的餐桌。它们从加拿大经由国航和加拿大航空运输至中国,经过专业的检验检疫及清关、入关等一系列手续后,进入到京东位于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龙虾协同仓”,消费者下单后,将由京东物流全程冷链将鲜活的加拿大大龙虾送到消费者手中。

  京东内部人员告诉本刊记者,这次京东的加拿大生鲜首次采用了海外直采模式。京东和加拿大商家之间没有中间商,没有转运商。

  如果考虑到侯毅此前是京东的旧部,或许阿里和京东这两家的对垒就更加有戏剧性了。侯毅于2009年加入京东,先后担任京东物流的首席物流规划师及O2O事业部总裁——这也让外界一度猜测盒马属于“京东系”。

  暗流涌动之下,阿里和京东使出了不同的剑术。这场关于未来零售的押宝,谁又会笑到最后?

  背靠阿里“生态”

  跟着马云一起“视察”的逍遥子想必很满意,因为他其实也是盒马的总设计师,从盒马创立之前就参与了对模式的探讨。

  在此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时候,逍遥子曾提到“找人”的几个标准:有深厚的潜力或者优秀的特质,年龄在35~45岁之间,功成名就,财务自由。

  除了年龄之外,侯毅这位自称有着18岁心态的60后创始人应该说完全符合这些条件,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计算机专业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创业——挖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之后历经多个领域从事经营,1999年加入上海可的便利店10年,见证了可的从20多家向2000家门店的蜕变;此后在京东的物流生涯让他成为业内有名的物流专家。一位原来在京东就职、与侯毅打过交道的员工就评价他很有想法,也很有远见。

  因此,当时的侯毅与逍遥子可谓一拍即合,他们都想做一些别人看不懂的东西,首先就是设置了几个“传统零售”看不懂的目标。

  第一个目标就是线上一定要超过线下,这样才有价值;第二个就是线上线上订单(三公里范围内)每天5000单,突破行业记录;第三个线下变成线上的流量超市;第四个实现生鲜电商的低成本物流。

  这对于传统零售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对于一般的零售店来说,O2O的线上业务占到10%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另一方面,传统B2C生鲜电商如果客单价低,就很难覆盖物流成本,再加上B2C生鲜电商短保质期的商品损耗无法有效控制,所以导致最后品类越做越窄,只能够卖一些高价商品,而无法解决消费者日常消费的痛点——基于这些原因,侯毅几年前就断言这种模式难以持续。

  “提出目标的时候谁都不知道怎么做,但这也正是新零售的意义所在:就是之前没有出现过的,全新的模式。”侯毅说。

  盒马就成了这样一家“四不像”:它像一家超市,但在超过4000平方米的店铺中,还设置了30~40%的餐饮体验区;表面上看是门店,但店中、店后还“隐藏着”一个物流配送网络:店铺上方铺设了采用RFID物联网技术的全自动悬挂链物流系统,这样能够第一时间分拣店中陈列的商品,快速送到后场出货;店铺的后场则更是一个错综交织的传送系统,传送线上的保温袋井然有序地在各自的轨道行进,把会员线上选购的商品传送到集中的分拣台,统一配送——不管是先进的分拣配送系统,还是分秒更新的电子价签,都透露出这家线下门店,也是一家有着强烈互联网基因的企业。

  “现在有很多企业来这里参观,不过大多数都拒绝了。”一位盒马的员工表示对盒马模式感兴趣的企业很多,实在有些应接不暇。

  在侯毅看来,盒马的信息系统,前台的POS、ERP,后台的物流配送系统,app系统,都是完全一体化的,很难学习和复制;更重要的是支付系统:盒马的店铺主要以app支付,顾客需要下载APP,绑定支付宝,才可以购物消费——借助于支付宝这个实名认证体系,盒马一次性获得了用户的立体数据。

  “这一点也奠定了盒马鲜生的商业模式。”侯毅说,因为阿里的目的肯定不是要做一家线下超市。

  6月13日,在天猫闭门会上,逍遥子就提到“新零售”主要包括“四个重构,五个支柱”。“四个重构”,涉及供应链、销售全通路、品牌营销和用户连接、线上线下;“五个支柱”是客流、商品、订单、支付和会员。重构背后就是五个支柱的“数据化”,而且还有内部人士透露,逍遥子一直倡导“网状结”。

  或许,盒马鲜生就是阿里编织的新零售巨网上的一个结点。

  未来零售“交锋”

  “新零售”是马云2016年提出的“五新”战略之一。在6月9日举办的2017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马云对新零售再次定义为“核心是从向消费者销售商品转向服务消费者”,在回答一位投资者关于“阿里巴巴如何理解新零售”的提问时,马云表示,所有的线上线下从业者应该向同一方向努力,即让消费者快乐。

  因此,“中国零售平台年度活跃买家增至4.54亿,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高达5.07亿”的阿里开始加快其线下布局,2014年,阿里入股银泰,并实施三通(商品通、会员通、服务通)战略;而既2016年入股三江购物后,2017年阿里又与上海百联集团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同样的,亚马逊也相继开设了多家实体店铺。这当然不是为了再延续传统的零售模式,而是正如侯毅所说,要给消费者一个最好的完整的体系——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下单,都能享受轻松而便捷的、无障碍的一站式购物。

  便捷到什么程度呢?阿里推出的无人超市“淘咖啡”可能是另外一种尝试:整个超市没有一个售货员,商品无须扫码支付,无须收银员,系统会在大门处自动识别商品,自动从支付宝中扣款——这种模式类似于此前亚马逊推出的Amazon Go,不过,后者只能支持20人同时进店,“淘咖啡”则能支持50个人。

  一方面,以平台流量的轻资产模式起家的阿里正在通过线下布局而做重;而之前一直以重资产模式构建自己“护城河”的京东则似乎在背道而驰。

  在上述文章中,刘强东指出,零售的改变其实是背后零售基础设施的改变。未来零售的业态可以有许多新的形式,但背后的基础设施会越来越社会化、专业化。零售业会演变成为互联、共享的生态。

  那么,京东会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作用呢?京东的叮咚音箱可以感知和识别用户的声音,了解用户需求,并将其数据化;京东物流在多年运营的基础上向社会开放,不仅仅是输出,还会连接社会化的物流一起提供多样化的服务;不仅仅是连接,还会输出物流服务的标准;京东超过十年的商城自营经验,未来会输出从采销、物流、营销到售后服务等各个环节丰富的专业知识,积极探索零售全流程的智能化;同时在金融和数据领域未来会与社会分享更多的协同价值——听起来,未来的京东更像是一家服务平台。

  “两家企业相比,阿里是一家更强调梦想的公司。”一位分析人士指出,有梦想会看得更远的,但梦想最终也需要照进现实。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相关新闻